星期二 , 6月 25 2024
首页 / 新知快讯 / 大公司 / ARM终于上市,但时代变了

ARM终于上市,但时代变了

当地时间9月14日,世界上最知名的芯片IP公司Arm于纳斯达克挂牌交易。本次IPO,Arm公布的发行价格为51美元/股,发行市值约为540亿美元,最终收于63.59美元,完全摊薄后估值达到679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Arm IPO后,软银仍持有约90%的Arm股份。外媒表示:“Arm股价的表现表明,IPO市场在经历了非常平静的一年后可能会迎来复苏。”

Arm还能重铸当年荣光吗?更多人担忧Arm上市后的市场前景。从2016年被软银收购退市,到2023年再度上市,Arm面对的市场与竞争环境变了。

Arm的时代

Arm于1990年在英国剑桥成立,主营业务为芯片IP,时至今日Arm已经成为世界上最知名的RISC芯片IP公司之一,客户包含苹果、谷歌、三星以及英伟达等顶尖厂商。

刚刚诞生的Arm公司其实并不能完全独立运行下去,彼时的他们只是一家有着12个工程师的小公司,还需要依靠与其他公司合作生产产品。1993年,Arm与苹果合作开发的第一款产品Newton Message Pad问世,但触屏的平板电脑产品理念在上世纪90年代还过于超前,产品刚问世就遭遇滑铁卢。

但这也让Arm意识到完全依靠单一产品的经营模式是做不长的。

当年Arm本可以加大与不同厂商的合作力度,推出更多的产品进行试错,总有一款产品能够打开市场。

但刚刚从摩托罗拉跳槽过来的新任CEO鲁宾·沙克斯比却走出了一条新路,他创造性地提出了IP授权的商业模式。即芯片厂商只需要向Arm公司支付许可费、专利费等费用后就能获得Arm芯片的授权,我们可以简单理解成靠卖知识产权为生。IP授权模式不仅可以极大提高芯片流片效率,还能规避大部分制造端带来的问题,例如制造工艺、良率甚至原材料供应等。

这是一个属于Arm的时代。

彼时Arm凭借在RISC指令集领域呼风唤雨的能力,搭乘着移动端发展的东风,让Arm生态,甚至整个RISC指令集都有了挑战英特尔X86的能力。

不仅是在移动端,随着苹果与Arm合作的深入,苹果MaC笔记本全面转向Arm架构,至今仍旧牢牢占据部分PC市场。

Counterpoint Research报告数据显示,2022年PC单位出货量整体下降15%,2023年或将进一步下降,但Arm笔记本电脑销量仍在持续增加,预计2023年将达到15%以上。

市场变了,还是两次

2016年7月,日本软银集团以243亿英镑(当时汇率约合2155亿元人民币)现金将Arm收入囊中。以当时的视角看,软银与ARM的结合可谓强强联手。

彼时的软银正处于时代浪潮的顶端。

在孙正义的带领下,软银10年间以820亿美元,完成了超过140笔企业收购,其中就包括美国第四大电信运营商Sprint以及日本第一大搜索引擎雅虎日本,此外在本世纪初期对阿里巴巴的收购也让人津津乐道。本次对于ARM的收购,也自然在孙正义的安排的商业版图之下。

回头看ARM。彼时Arm公司的架构已经斩获全球95%的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市场。

2015年推出的Cortex-A73与ARM Mali-G71,成功助推搭载它们的高通骁龙835 SoC成为数码爱好者口中的“一代神U”。此外,2016年也被称为VR元年,这同样离不开应用着ARM授权的芯片的推动。

然而当年的ARM面对的情况却是“叫好不叫座”,每年营收仅为10亿英镑,仅为行业中游水平,恰逢2016英国脱欧,英镑兑换日元汇率大量贬值, 软银也就能用更低的成本拿下当年这个全球IP龙头企业。

但Arm在被收购后的营收程度并没能让软银的股东满意。Arm在2017年-2019年的营收分别为18.31亿美元、18.36亿美元和18.98亿美元,增长寥寥。对于软银来说,收购ARM绝不能是个亏本生意,Arm未来只有继续卖出或尽快上市。2018年软银股东大会上,孙正义承诺在五年内,即最晚在2023年进行推动Arm完成上市。

不过孙正义的如意算盘,被突如其来的疫情与投资失败压力一脚踢翻,市场变了。

2019年,软银遭遇两次重大投资失败:WeWork上市失败和Uber暴跌,这也让软银全年亏损70亿美元,间接导致后期基金募资难产。

此时孙正义手中的牌,也仅剩Arm属于较优质资产,尽管Arm营收不如预期,但卖出的话仍旧能拯救软银此时的现金流危机。

2020年,英伟达CEO黄仁勋表示对ARM十分感兴趣。黄仁勋在一次采访中表示:“Arm是一家与科技史上任何公司都不同的公司。我们将会把英伟达领先的人工智能计算与Arm庞大的生态系统结合在一起。”

据当时英伟达与软银的谈判,英伟达将支付215亿美元的股票和120亿美元的现金。与2016年刚收购Arm时相比,软银还能小赚一笔。

但Arm的体量还是太过庞大,其在全世界半导体行业的影响力要远远超过它的营收能力,ARM的归属权更替也将会影响全球半导体产业布局。监管机构对于收购交易的批准可能需要长达18个月,且交易需要得到英国、中国、欧盟和美国监管机构的同时批准。

随后,英伟达在谈判中与英国政府在监管问题没能谈拢,收购陷入僵局。

收购失败,仅剩上市一条路可走。

2022年,全球经济陷入下行趋势,软银基金也同样未能幸免,在抛售阿里巴巴的股票后,孙正义又望向了手牌中的Arm。

若上市成功,Arm将有望拯救软银的财务状况于水火之中,孙正义又开始着重推动Arm的上市计划,这也就有了今年9月14日Arm纳斯达克IPO的结果。

不过如今Arm面临的市场,也早已不是当年企图出售给英伟达时的样子,市场又变了。

无论是2016年与软银的强强联合,还是2020年9月差点与英伟达的携手共进,Arm始终是全球第一的移动端芯片IP提供厂商。

如今我们身处的后疫情时代,消费电子市场整体疲软,移动端市场正全面处于下行姿态。中航证券研报数据显示,2022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12.1亿万部,同比下降11%。苹果因iPhone14销量不及预期,2022年第四季度出货出现当年以来的首次下滑。安卓端,三星、苹果、小米、vivo、OPPO全年出货量分别同比下降4.2%、4%、19.8%、22.7%、22.7%。

就最近两年消费市场的整体表现,寒气并不属于华为一家企业。当然,吹到寒气的,也包括Arm。

数据显示,2022年全年,Arm的CPU架构累计应用于全球超过99%的智能手机、超过2500亿颗芯片中。本次上市Arm的招股书也显示智能手机和消费电子产品的专利费收入占到Arm专利费收入的50%以上。

我们甚至能直接认为,消费电子市场的收缩就意味着Arm营收的收缩。

好在2023年半导体产业新的突破口来了。以ChatGPT为首的生成式AI极大地推动了AI芯片市场的成长。

为了当下市值与未来发展,Arm只好收起曾经的荣光,将AI大篇幅地描绘在自己的成长故事中。好在Arm也不算是临时抱佛脚,过去Arm在移动端GPU的持续发展让Arm得以迅速转型。

今年6月,Arm发布的全新GPU架构全新的ArmImmortalis,让Arm在移动端GPU领域更近一步。同时更加高性能的GPU也推动着移动端AI进一步发展。

讲好AI的故事,或已成为Arm当前最重要的事。但是AI时代下,Arm并不是唯一的讲述人。

对手变了

或许2019年的Arm可以选择一种更加中立的方式来处理中美贸易争端。但如今Arm对于中国企业架构使用的限制,为Arm凭空造出了一批富有潜力的敌人。

2021年3月30日,Arm正式推出了Arm V9架构。Arm公司表示,过去的5年中,通过将芯片指令集架构授权,Arm已经实现了累计出货超过1000亿颗基于Arm架构的芯片。未来十年,合作伙伴的出货量将超过3000亿。

Arm大胆推测,随着Arm技术的进步,未来Arm或类似RISC架构的芯片取代x86应该是确定的趋势了。

都战胜英特尔了,新的对手在哪里?

2019年,美国加强了对中国半导体产业的限制,凡是涉及到美国参与的专利或者技术都将受到商务部审核。更关键的是,美国的长臂管辖还将面临随时升级的可能。

美国制裁华为伊始,Arm就暂时中断了与华为的合作关系,但华为仍旧可以继续基于V8架构继续设计。在V9架构的授权上,Arm曾肯定表示要将V9出售给华为,不过在后续的合作商名单中,华为始终都没能上榜。

尽管没有官方宣布禁止华为使用V9架构,但事实上Arm已经这么做了,无论是出于自愿还是迫不得已。

前几天华为Mate 60Pro系列发布,用最有力的证据证明了自研架构的价值。Mate 60 Pro搭载的麒麟9000S芯片,采用两颗自研“鲲鹏”架构大核。据了解,该核心的架构是基于Arm V8.2的基础上继续研发的。

相比芯片代工的完全限制,就华为来说,被芯片架构掐脖子反而不那么致命。因此,尽管从主观意愿上,Arm可能并不想限制华为使用V9架构,但这也给让全球的芯片设计企业提了个醒——Arm架构,也是可能被断供的。

因此,出于设计与稳定性的考虑,“去Arm化”正逐渐成为芯片设计厂商必须考虑的问题。

替代Arm,中国厂商普遍将目光望向了RISC-V。

如果将时间调回2020年,彼时RISC-V基金会总部刚从美国搬迁到瑞士,RISC-V在中国才起步。同样作为RISC指令集,Arm已经筑起了牢不可摧的生态高墙,RISC-V的作用可能仅能在某些小众领域芯片做补充。

但Arm断供风险爆出,让RISC-V仿佛一夜之间转正。此外,由于Arm高昂的IP授权费用,越来越多的国外厂商将RISC-V视为更便宜、更有吸引力的替代方案。

市场研究公司Tractica预测,RISC-V的IP和软件工具市场在2018年为5200万美元,到2025年时将增长至11亿美元,7年增长了20倍。

2022年7月,RISC-V国际基金会首席执行官Calista Redmond在嵌入式世界大会上宣布 RISC-V架构处理器核的出货数量已突破100亿颗。在会员数量上看,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RISC-V国际基金会的会员单位已经超过了3664位。

更重要的是,通过RISC-V架构,中国真的正一步步实现架构国产化,是拥有全世界认可的主流架构和主流生态。通过对RISC-V产业链的搭建,中国还逐渐拥有了一大批从设计到系统,从工具到测试,最终到人才培养的全流程自主研发与发展能力。

今天Arm的对手是一个RISC-V,未来Arm面对的将是以庞大市场做背景,拥有全产业链的生态完全体。

曾经的小众,如今正一步步获得能与Arm一较高下的能力。或许现在RISC-V还不具备挑战Arm的资格,但越来越多的大厂正逐渐加入或尝试使用RISC-V,因此Arm的未来仍旧有着巨大压力。

写在最后

就目前的市场占比看,RISC-V仍不会对Arm构成重大威胁。Counterpoint Research研究总监Peter Richardson表示:“RISC-V的问题是不成熟。它对更先进的设计没有同等程度的支持。RISC-V距离领先地位还很远,但对于一些工作负载来说,RISC-V可以工作得很好。”

从1990年至今33年时间,Arm早已通过在研发阶段的大量投入建立起了高深的技术与生态护城河。任何后来者,包括RISC-V在内,都不可能在几年之内完成超越。

对于Arm来说,当务之急是保持在移动端的生态位置稳固,同时加大在AI领域的投入来应对未来发展。

市场永远在高速变化,竞争对手也在高速发展,留给Arm的时间还剩多少,无人知晓。

那个曾经属于Arm的时代,或许早已改变。

关于 Aaron

Aaron
新生代的小编辑

检查

一天净赚一个亿,阿联酋航空怎么做到的?

全世界最能赚钱的航空公司都有谁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