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 4月 24 2024
首页 / 人工智能 / VR / VR/AR的“芯”病,有救了!

VR/AR的“芯”病,有救了!

昔日的XR头号拥趸扎克伯格表示,AI将会成为Meta明年最大投资领域,人力资源也将全部向AI集中。稍早之前,字节跳动旗下的PICO也被传高层离职、削减团队规模。

扎克伯格和Meta的公开“叛变”,PICO的战略收缩,都让本就举步维艰的XR行业雪上加霜。6月初苹果Vision Pro发布时掀起的全民热议,看起来只是一场虚火,AI大模型仍牢牢占据话题中心,留给XR这个过气风口的时间和发挥空间已经不多了。

然而,凡事总有转机。Meta和PICO意兴阑珊,新势力却开始冒头了。据韩媒ET News报道,高通副总裁、XR业务总经理司宏国近日确认,高通将联合三星、LG开发下一代XR头显设备,但暂时无法透露详细内容。

在高通看来,芯片是决定XR设备性能的关键因素,也是其发力点。高通、三星、LG强强联合,会充分发挥自己的技术优势,改进XR芯片性能。

但一款好芯片,真的能解决行业面临的各种难题吗?

半导体凛冬未过,巨头抱团找后路

今天这三个主角,都不是第一次和XR行业扯上关系,近段时间也传出不少合作绯闻。

三星在今年5月就被传将研发下一代XR头显,对标竞品为苹果。当时盛传的合作伙伴,就有高通的名字。今年2月举行的三星Galaxy UNpacked 2023上,三星电子移动体验业务总裁卢泰文还和高通CEO安蒙、谷歌高级副总裁Hiroshi Lockheimer有过一番密切交谈,谷歌安卓生态系统副总裁Sameer Samat也曾暗示和三星有下一步合作机会。

不过耽搁几个月后谷歌已一门心思扑在AI大模型上面,反倒是LG加入,和三星、高通组成铁三角。

当然了,LG和XR行业的交集也不少,一直专注于供应覆晶薄膜、OLED显示屏等部件,此次强势入局也不是毫无预兆。毕竟早在去年5月,LG高层就暗示“正密切关注XR市场,如果规模和盈利达到公司标准便会迅速进入”,但要等待时机。

真正令人感到诧异的是,XR市场的热度在今年明显下滑,难道这就是LG高层所说的合适时机?

说到这个话题,高通、三星、LG们可能会有些无奈。

一方面,XR市场没有处在最佳状态,但也不是毫无亮点。头显设备出货量下滑是不争的事实,今年一季度便大跌33%,二季度跌幅进一步扩大至49%。不过头部品牌的地位依旧稳固,整个行业的马太效应甚至越来越明显。

原因无他,在热潮褪去后,一级市场融资冻结,新项目起步艰难,实力欠佳的企业和品牌被加速淘汰,资源和用户都向头部聚拢。根据Counterpoint的统计,今年二季度前三大品牌的占有率合计达到87%,Meta自己独占半壁江山。三星们或许也意识到,只要自己的实力足够强大、顺利跻身一线,还是不愁生意。

另一方面,半导体寒冬仍未过去,终端消费市场疲软,三星、高通、LG自家的主业压力都很大。

三季度,三星电子利润同比骤降78%,储存芯片业务亏损额从上一季度的4.36万亿韩元缩减至3.75万亿韩元,仍是一个惊人的数字。虽然三星预计四季度储存芯片价格将再度上涨,特别是AI大模型预训练所需的高性能芯片,但也不敢保证什么时候能扭亏为盈。

XR或许不算一条完美的出路,但也值得尝试——毕竟XR头显是一个想象空间很大的硬件载体。除了娱乐需求之外,XR硬件在教育、医疗等多个行业的应用前景也值得关注。苹果Vision Pro发布前,就有不少媒体关注其在健康监测功能上的创新,一如Apple Watch等设备之前所做的那样。

当然,前提是产品性能、质量经得起检验。

一款好芯片,能解XR万般愁?

市面上的主流XR头显,口碑确实毁誉参半。老生常谈的内容缺失、定价过高等问题自不必说,性能的争议也不少。

XR头显的性能争议是全方位的,焦点集中在几个环节:比如续航能力、交互效果、视觉效果等。其中,有一些问题可以靠镜片、光学手段来解决,比如苹果Vision Pro就尝试采用“液态镜头”专利技术,通过可调节液态镜腔改善折射、定焦效果。但绝大部分争议,都和芯片性能有关。

从功耗到分辨率、刷新率、数据传输速度、显示延时等最基本的功能,再到考验AI算力的图像渲染、环境感知,都由芯片决定。尤其是目前占据主流的一体机,对CPU的算力、GPU的渲染能力要求更高,分体机还可以借助处理单元转嫁压力。

说到芯片,高通可就回到主场了。作为XR专用芯片的开山鼻祖,高通技术过硬且有丰富的产品应用案例,综合实力毋庸置疑。

高通最早在2015年涉足XR芯片领域,不过初代产品设计十分简单,只是针对骁龙820的改款,优化了VR头显的延迟、图像渲染校正等功能,甚至算不上一颗XR专用芯片。直到2018年,高通发布了第一代专用XR芯片骁龙XR1,次年发布的大朋V2一体机则成为该芯片的首发产品。

高通的初代产品骁龙XR1,已经针对性改进分辨率、交互体验等问题,骁龙XR2则在CPU、GPU性能上做出较大提升。要知道,骁龙XR2是全球首款支持5G传输的产品,单眼分辨率、续航能力都较上一代产品有成倍增长。

在这之后,高通和Meta开启了深入合作。2022年,双方签署了合作协议,共同研发基于骁龙XR平台的定制化芯片组。被Meta寄予厚望的“王炸”产品Quest 3,使用了高通的骁龙XR2 Gen2芯片——这也是高通迄今为止性能最强的XR专用芯片。

(图片来自Meta Quest官网)

苹果Vision Pro的芯片性能也饱受好评,尤其是在交互效果和显示效果上。

Vision Pro搭载了M2和R1两颗芯片,由台积电的先进制程代工技术保驾护航,分辨率和像素密度分别达到3648*3144和3387ppi。不过这款产品的性能仍面临一些争议,比如两块高性能芯片的配置和轻薄的机身会否影响散热效果,以及算力能否长期支撑高精度图像生成。

高通给出的应对之策,是继续卷性能。根据司宏国的说法,三星和LG都将基于高通的第三代XR专用芯片研发XR头显产品,从而向苹果的Vision Pro、Meta的Quest发起挑战。最终的时间表尚未确定,不过高通新一代XR芯片最早可能在明年一季度面世,如今相信已进入研发的关键阶段。

在高通新一代XR专用芯片的加持下,三星、LG的硬件产品值得期待。而对于Meta、苹果两个老玩家来说,更大的考验要开始了。

苹果、Meta低调应对,算力大战一触即发

对比踌躇满志的高通、三星、LG,一批老玩家表现得有点佛系。

苹果和Meta上一次集体出击,已经是今年6月的事情了。Meta赶在WWDC之前抢发Quest 3,但499美元(128G版本)的价格再一次让大部分消费者望而却步。苹果Vision Pro现在看起来很难改变出道即巅峰的命运,发布短短数月已经先后传出削减产能计划、因价格过高而计划开发“阉割版”产品等消息。

如今高通撺掇三星、LG两大巨头下场瓜分江山,Meta、苹果,还有刻意低调的PICO,真的能稳坐钓鱼台,丝毫不感觉紧张?

苹果的处境其实很简单。苹果和高通、Meta都是单纯的竞争关系,和三星也没有实质性的利益关联,因此也不用操心博弈之术,只需要把重点放在产品研发上面就够了。只不过Vision Pro刚推出不久,苹果对市场的研判仍不够精确,用户反馈也来不及收集,所以并不着急制定下一步计划。

相比之下,Meta的情况比较特殊。正如上文所说,自2022年以后,高通和Meta就成为深度合作伙伴,高通能研发出更高性能的芯片,对Meta不是坏事。但双方也都有自己的小算盘,早早做好几手准备。

Meta不想过度依赖高通,一边找联发科、三星合作定制芯片,一边在内部成立了芯片研发部门,还曾将部分芯片的代工订单交给三星;高通也希望有更多厂商加入,扩大XR市场规模,尽管这会影响Meta的市场份额。换句话说,高通、三星、Meta之间的利益纠葛十分复杂,现阶段谁都离不开谁。

但无论如何,各方都很清楚XR专用芯片的重要性,并押宝下一代产品的性能提升——尤其顺应潮流提升AI算力。

骁龙XR2 Gen2就已经在AI性能上下了很大功夫,GPU性能提升超过2倍,相比之下CPU的性能提升只有33%左右。此外,结合NPU神经处理单元的应用,使得算力提升超过8倍。值得一提的是,高通另一个王牌产品骁龙8 Gen3也是重点发力GPU和NPU,支持超过100亿参数的模型运行。

Meta高层也说过,AI技术可以显著改善XR头显的性能,暗示将发力自研芯片。今年5月,Meta就发布了应对未来10年AI算力增长需求的一系列研发计划,包括自研AI优化数据中心、AI模型定制芯片和专用GPU等。虽然这些产品、技术距离落地还有一段时间,但Meta的投入和决心是不用怀疑的。

苹果更不用说,不久前刚宣布将每年投入至少10亿美元发展AI技术,芯片肯定会占据一个重要位置。

苹果A系列、M系列芯片的算力水平,在业内已处于领先位置,尤其是采用台积电3nm先进制程工艺的M3芯片。M2芯片负责运算和交互,R1芯片负责定位、传输和图像处理的Vision Pro已经展现了很好的效果,只是稳定性仍需时间检验。如果下一代产品能用上M3芯片,性能必定会有很大改善。

司宏国曾向媒体表示,XR头显就是一个“移动的算力平台”。现在看来,这句话正成为现实。高性能、高算力芯片未必能解决所有问题,但肯定会改变体验效果。有更好的产品体验,消费者也乐于看到各路巨头继续卷算力——前提是,下一代产品的价格不要涨得太离谱。

关于 声波

声波
发现不同的声音

检查

这就是OpenAI神秘的Q*?

还记得去年 11 月底爆出来的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