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 12月 9 2023
首页 / 人工智能 / VR / 扎克伯格如何看苹果头显?没有突破性的创新

扎克伯格如何看苹果头显?没有突破性的创新

在过去的9个月时间里,Meta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始终处于困境中。他的公司经历了大规模裁员,并在努力通过雄心勃勃的虚拟现实计划获得主流支持。

在美国当地时间周四举行的全体员工会议上,扎克伯格透露了如何帮助公司重回正轨的计划。会上,扎克伯格对最近的裁员做出了解释,并首次提出了如何将人工智能与被其称之为“元宇宙”的虚拟现实计划相结合的设想。

在经历了Meta成立18年以来最动荡的时期后,扎克伯格希望通过这次演讲重新鼓舞员工士气。他表示,他做出了关于裁员的“艰难决定”,总计裁员21000人,目标是“建立一家更好的科技公司”,更快地推出更好的产品。他认为Meta在这方面做得不好,因为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该公司的员工人数已经超过了8万。据两名与会员工透露,扎克伯格称:“我希望我们利用这段时间来重建和发展我们的文化。”

扎克伯格在Meta位于加州门洛帕克的园区向数千名员工发表了约15分钟讲话。这次演讲是在一个名为“黑客广场”(Hacker Square)的户外设施内进行的,还向全球数万名员工进行了直播。

这是Meta在过去三年中为数不多的几次全员会议之一,Meta的其他高管也发表了演讲,包括首席技术官安德鲁·博斯沃思(Andrew Bosworth)和首席产品官克里斯·考克斯(Chris Cox)。

在AIGC领域取得质的突破

虽然Meta多年来始终在积极研究人工智能,但在将研究成果转化为消费产品方面,它比谷歌和微软等竞争对手要慢。扎克伯格希望员工们知道,该公司正处于人工智能竞赛的中期。

他透露:“去年,我们在生成式人工智能方面取得了许多令人难以置信的突破——质的突破,这让我们有机会利用这项技术,推动它向前发展,并将其应用到我们的每一款产品中。我们将在行业中发挥重要而独特的作用,以其他人无法做到的新方式将这些能力带给数十亿人。”

扎克伯格周四详细介绍了人工智能代理计划,这些“代理”可以帮助用户使用Meta的所有应用,包括WhatsApp、Messenger和Instagram。

扎克伯格说,Meta将致力于创建人工智能模型,让更多的人可以使用。最终,这些模型将融入他的元宇宙计划。他表示:“人人可以访问符合我们的产品愿景,即支持更多的人工智能,而不是单一的人工智能。我们的目标是开发新的人工智能产品,支持并扩大人与人之间的联系。”

扎克伯格设想,人工智能助手可以帮助人们“创造内容,更好地表达自己和自己的想法”,或者是某种人工智能版本的“教练”,在人们情绪低落时给他们提供建议和鼓励。

人工智能代理可以通过WhatsApp等产品为客户提供服务。WhatsApp是一款全球流行的即时通讯应用,Meta始终致力于将其打造成企业主和客户服务的重要工具。每个企业都可以使用个性化的人工智能算法。扎克伯格在会上说:“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兴趣,我们需要各种各样的人工智能来满足所有这些不同的兴趣。”

重金押注开源技术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Meta将重金押注于开源技术。这意味着,Meta将与那些希望利用该公司已经完成的工作构建自己算法的研究人员分享其在人工智能方面的成果。在过去的十年里,该公司已经花费了数十亿美元来构建运行人工智能的系统,并吸引顶尖的研究人员来研究世界上最困难的人工智能计算机科学问题。

Meta表示,该公司正在为员工提供几个内部生成式人工智能工具,以帮助开发原型,该公司正在举办一场黑客马拉松,让员工展示他们的人工智能项目。

Meta计划为Instagram用户推出一项服务,允许他们通过文本提示修改照片,并在应用的故事功能中分享照片。此外,Meta计划让其Messenger和WhatsApp服务用户与更复杂的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互动,以此作为一种娱乐形式。

不过,Meta没有回应最近来自参议员理查德·布卢门撒尔(Richard Blumenthal)和乔希·霍利(Josh Hawley)的一封信,信中表达了对该公司LLaMA大语言模型公开泄露的担忧,以及“在垃圾邮件、欺诈、恶意软件、侵犯隐私、骚扰和其他不当行为和危害中滥用该模型的可能性”。

Meta的某些做法受到了批评。公司外部的研究人员和政界人士表示,向许多其他人开放人工智能算法可能会催生恶意、自动化和智能化的系统,加速错误信息的传播。批评人士认为,这些复杂的算法需要严格控制。

扎克伯格在讲话中为Meta的战略进行了辩护。他说,开源软件可以让外界对这项技术进行更严格的审查,因为它可以被数百万技术人员看到。与外部公司密切合作将使Meta的平台变得更好。

扎克伯格还表示,他希望人们可以随心所欲地开发各种不同的人工智能程序,而不是依赖两三家大型科技公司提供的少数几个程序。

但扎克伯格说,这并不意味着Meta会放弃其元宇宙计划。他说,使用生成式人工智能技术的程序最终可以帮助人们构建新的元宇宙物品和体验。他还表示,该公司计划将其人工智能助手引入下一代智能眼镜中。Meta在2021年发布了一款智能雷朋眼镜,但销量一直低迷。

苹果头显不是我想要的

扎克伯格似乎并没有对苹果公司推出的首款混合现实头显Vision Pro感到不安。

苹果称Vision Pro将开创“空间计算”的新时代。但扎克伯格在会上称:“我真的很好奇他们会推出什么,这对我们自己的发展来说是一个好兆头,他们在我们尚未探索过的技术领域没有任何重大突破。”

扎克伯格批评了这款设备使用的高端材料和高昂成本,同时指出,他还指出,Meta即将推出的Quest 3头显价格要便宜得多,仅为499美元,而Vision Pro的价格为3499美元,这让Meta有机会接触到更广泛的用户群。

扎克伯格对员工们说:“我认为,他们的声明确实展示了我们两家公司在价值观和愿景方面的差异,我认为这一点非常重要。Quest让人们以新的方式互动,感觉更亲密。相比之下,苹果头显的每次演示几乎都是一个人独自坐在沙发上。我的意思是,这可能是未来计算的愿景,但却不是我想要的。”

扎克伯格现在可能松了一口气,但在苹果发布头显之前,Meta肯定一直处于紧张状态。就在几天前,该公司发布了Quest 3,尽管这款设备要到秋季才会发货。长期以来,Meta始终试图将自己定位为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领域的领导者,每年投入数十亿美元,这引起了许多投资者的担忧。苹果头显的推出标志着一个重大的竞争威胁。

Meta在VR游戏和健身领域取得了早期的成功,但它一直在努力进入苹果所追求的高端和通用计算市场,去年的Quest Pro在很大程度上被视为失败产品。

扎克伯格有关苹果头显的点评如下:

苹果终于发布了他们的头显,我真的很好奇他们会推出什么。显然,我还没见过它,所以当我们开始使用它的时候我会了解更多,看看会发生什么以及人们是如何使用它的。

从我最初看到的情况来看,我想说的好消息是,他们在我们尚未探索过的技术领域没有任何重大突破。他们采用了更高分辨率的显示器,再加上他们为显示器提供动力的所有技术,其成本增加了七倍,现在需要大量的电力,需要外部电池和电缆线来使用它。他们在设计上做出了取舍,这对他们想要的用例来说可能是有意义的。

但是,我认为他们的声明确实展示了我们两家公司在价值观和愿景方面的差异,我认为这一点非常重要。我们的创新是为了确保我们的产品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尽可能容易获得和负担得起的,这是我们工作的核心部分。我们已经卖出了数千万台Quest。

更重要的是,我们对元宇宙及其愿景从根本上讲依然是社交的。Quest让人们以新的方式互动,感觉更亲密。相比之下,苹果头显的每次演示几乎都是一个人独自坐在沙发上。我的意思是,这可能是未来计算的愿景,但却不是我想要的。我们在如何处理这个问题上存在着相当大的哲学差异。看到他们所做的以及他们将如何竞争让我更加兴奋,在很多方面,我乐观地认为我们正在做的事情很重要,并且会取得成功。但这将是一段有趣的旅程。

关于 Aaron

Aaron
新生代的小编辑

检查

专访OpenAI CEO阿尔特曼:中国在AI领域会很出色

11月的旧金山,为了迎接在这里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