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 6月 25 2024
首页 / 新知快讯 / 24H看点 / 读懂王自如,读懂大公司

读懂王自如,读懂大公司

王自如这两天的事大家也都知道,让人各种不适。

当然了,我专门开帖蹭这个热点,并不是为了鄙视下他,那没啥意义,咱们聊个更深层次的问题,那就是“体制化”和“人身依附”。

其实王自如的那些话,在高度“阶梯化”的大型组织里非常常见,很多人适应了那种环境,拍领导马屁是下意识的,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的话听起来有那么肉麻。

这个特点并不区分国企私企什么的,只要是组织大到一定规模,里边的人自然就被异化了。

因为在大型组织里,你的地位和工资什么的,并不是你真的能为组织贡献那么多,而是你的领导觉得你可以。这种情况下,所有人自然而然就会发自内心觉得自己的生命线是在领导那里,别人的一句话,可能就决定了你未来几十年的命运。

跟很多人理解不一样的是,这个社会上很多那些处在高位的人,他们是很清楚自己能拿到工地老哥十倍甚至几十倍的工资,并不是因为他们能搬十倍的砖。

说得难听一点,大型机构里的提拔,是交易,而不是奖励。

当然了,这里不是说能力不重要,而是说你会发现能力没那么重要。一般的玩法是到了一定时候,几个候选人能力都差不多,最后领导选了那个最默契的人。

进了管理层,无论是政府当官,还是企业里当领导,一定要有“情商”,啥意思呢?

领导说啥话,你得听出来弦外之音。领导提拔你,并不是简单地要干活,那换谁都可以,为啥要提拔你呢,主要是你能给领导搞定事,替领导承担一些他承担不了的责任。

比如某件事难度很高,道德上也处于灰色地带,领导一提醒,你得自己赶着上,主动承担,不能等着领导给你直接指令,毕竟如果需要领导直说的话,领导也有责任了。

绝大部分时候都是这样,所有的机会,背后都可能是坑。换句话说,很多坑也是往上爬的机会。

如果你get不到领导的深意,那你和领导之间就属于没默契的,他很快不想带你玩了。

你说经常背锅那不是容易出事?

不一定,绝大部分时候,你背的锅都是以“风险”的形式存在,既然是风险,那就存在一定概率永远不会出事。

也就是说出了事你会很惨,不出事你和领导都会得到丰厚回报。另外风险的存在,客观上也逼着你去考虑怎么降低发生概率。

大家一定要知道一件事,越是位高权重的人,越没法去赌,如果必须赌,那就让小弟去赌。输了让小弟去顶,赢了一起分成果。正好小弟也想立功上位,双方一拍即合。

咱们以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为例,那里边高育良的很多坏事,就是让祁同伟去做。多说一句,咱们经常以电视剧举例,不是说已经沦落到把电视剧内容当真了,而是说聊这个最保险,而且那个电视剧非常写实。

后来祁同伟还有个自白,具体的我忘了,大概内容是这事你做了可能会倒霉,但是你不做就得出局,然后人家换个能做的人来做。

你不给领导背风险,那你就不是领导自己人,下次有了提拔机会,凭啥提拔你?

再想想《人民的名义》里的丁义珍,李达康要GDP,但是很多具体的灰色业务就是丁义珍在搞,后来出了事,李达康可以做到彻底的“风险隔离”,竟然完全没受影响。可是丁义珍就得仓皇出逃了。

后来李达康又想提拔“宇宙区长”孙连城取代跑路的丁义珍给他做事。可是这货实在是不上道,不知道是装糊涂还是真糊涂,领导各种暗示,他一概装作听不明白,没有一件事能和李达康保持同一个节奏。后来被李达康赶去少年宫了。

其实大家想想,孙连城从基层爬到了全国靠前的超级市重点区的区长,怎么可能这点情商嘛。摆明了就是不合作,不想趟李达康的浑水。

可以合理推测,如果高育良去拉拢孙连城,估计也纳闷这么个糊涂蛋怎么当上区长的。因为孙连城大概率已经嗅出来李达康和高育良总得完蛋一个,或者都得完蛋,不想趟他们的浑水。或者已经意识到自己内心深处对“进步”没那么渴望,不值得去冒险。

大家再想想,这个电视剧演的是2017年的事,那时候房地产还处在上升期,一切欣欣向荣。现在已经在下行周期,当时的很多雷现在已经开始爆了,如果孙连城那时候接受了李达康的暗示,去做那些事,说不定后果就是下一个丁义珍,得出逃美国,最后客死他乡。

丁义珍和孙连城就是一个人处在十字路口的两种选择,短期看孙连城太惨了,去了少年宫,可是长期看不一定,他躲开了一个巨大的坑。

没办法的事,风险和收益都是正相关的,这个世界上不存在高收益却低风险的事,如果存在,那一定是别人替你把风险承担了。

在网络上咱们都鄙视那种领导的背锅侠,现实里,你想去给领导背锅,领导都不想要你。

毕竟如果这工作的收入只有万把来块,可能大家都嗤之以鼻。如果像王自如那种年入几百个达不溜,是不是大家上杆子挤着去?

此外也有一些属于中年人独特的难言之隐。

人一旦过了三十五,游戏就会变得一点都不好玩。

不仅上有老下有小,关键是整个就非常尴尬。比如你万一失业,去应聘基层程序员,可是体力实在是扛不住,而且你领导比你小七八岁,你不嫌尴尬他都尴尬。可是想去面试领导,市场上几乎没人会需要一个领导,毕竟自家的员工也需要晋升阶梯。

这种情况下,你当前就职的组织对个人来说已经不是单纯上班的地方了,你离了这个组织什么都不是,你的生活会大幅下降一大截,这个时候对待工作对待领导,就有了“人身依附”。

而且尴尬的是,你在一个组织里混得越好,可能对这个平台依附越深。

再往深了讲,这里说的“平台”到底是啥?其实就是你在里边的关系,这个社会上有太多人,离了平台啥都不是。

说到这里,读者小伙伴可能要说,你这聊得跟王自如有啥关系吗?他那是恶心地跪舔。

其实我的意思是,在绝大部分体制里,稍微层级高一些的人,他们最清楚的一件事就是自己的地位是哪来的,那个“权力的来源”可以提拔自己,也可以毁了自己,可以让自己背锅,也可以让自己飞黄腾达。

所以自然而然就会处处为那个来源着想,这也是为啥说,权力只对来源负责。具体到个人,他会随时随地想着那个权力来源,不经意间,甚至条件反射般说几句恶心的谄媚话,就没啥奇怪的了。

注意了,这里说的“权力”,稍微大一些的组织,都差不多。

所以说,王自如的那段话出来之后,年轻人和中年人的体验非常不一样。

绝大部分中年人,饱受生活毒打之后,已经觉得无所谓了,不就是几句恭维话么,自己说过更恶心的,可是却没换来王自如的地位。自然对王自如并没有多少意见,甚至很多人发自内心地羡慕,觉得这货真是个幸运的好同志。

说到这里,可能有小伙伴要说了:被你一说,感觉社会好黑暗。

其实也不至于。

因为绝大部分人其实并不涉及“在大型组织里做给领导签卖身契”这个问题,就像90%的公务员一辈子连个科级也混不到一样,根本没资格担心祁同伟那样的困局。这个社会绝大部分人其实并不会触及王自如那种层面的问题。

基层其实把自己的具体工作做了就完事了,根本不涉及那些复杂的勾心斗角,也不需要承担额外的风险,哪怕你在诈骗公司上班,如果你是基层员工,被抓后大概率你被拘留37天就能放,你领导就得被抓去踩几年缝纫机了。

当然了,风险不高的事,毛病是工资收入一般不会太高。王自如说自己从来不看工资条,看工资条这种事是基层员工干的事,爬得稍微高点谁会去看那个。

有人问,出卖尊严赚钱好吗?

这个也分人,咱们绝大部分人是很在乎尊严的。但是在一些人眼里,没啥是不能交易的,你觉得尊严不容侵犯,那是因为卖不上好价钱。当然了,这种思维非常不好,咱们要严厉批评。

之前说过一句话,初期看技术,中期看关系,后期看山头。

也就是说,刚加入公司你能不能脱颖而出,主要是技术能力咋样,如果技术能力都不行,那你很难挺过前三年。

等干个三四年之后,你就应该和某个领导关系不错了,成了他的心腹,他有重要的事都交给你去做,他升职也把你带着,毕竟当了领导之后很快毛也不会了,手底下没几个干活的,基本寸步难行。

干到个十来年,如果进入了中层,就有了明确的山头态势,你的人生处境,很可能跟一个上边的领导强相关,他牛逼,能争取到资源和好项目,分给自己手底下的人,手底下的人层层往下分,大家干一年有了收益一起吃肉。这时候他比你的爹还亲,因为你爹对你命运影响没那么大。

上边的领导被边缘化,争取不到好项目,尽是些又烂又没油水的,下边的人跟着倒霉,苦哈哈干一年,最后奖金可能是每人一箱苹果,倒了八辈子霉。不过也别太担心,明年可能更差,因为效益差会导致骨干流失,没了能打硬仗的骨干,就算领导争取到大项目也搞不定,越混越挫。

你说我可不可以换个山头?也不是不行,不过每个领导和自己的小弟都是用了很多年磨合出来的信任关系,你想加入人家,人家也不要你,就算你过去了,你也是个外人,或者边缘人,得从基层干起。平时活让你干,小圈子开会却不叫你,到了年底,人家嫡系把肉分完,给你个骨头,大概就是这么个运转方式。

所以说,在大组织里,很多时候你加入了某个部门,跟了某个领导,可能未来已经差不多了。

绝大部分人了解的关于社会的运行逻辑,往往是刚进社会的那三年,也就是新手村,再往后就没人跟你讲了,因为讲不清了。

我导师以前在大学总跟我们讲要练好本领,将来在社会上慢慢往上爬,我还以为他混了一辈子象牙塔,并不了解“新手村”之外的东西。

他却跟我说,以为象牙塔里关系简单,是绝大部分人关于大学最大的错觉,哪怕小学都超级复杂,更别说他们那种充满人精的大学了。学校和医院,应该是最复杂的地方,因为在外边你可以跳槽什么的,这些地方几乎没法跳,人身依附比所有地方都严重。

当然了,如果你下定决心不往上爬,优势又出来了,因为公共部门不能随便赶你走。只是这些年也在改革,搞聘用制,甚至跟电子厂似的在搞劳务派遣,那就没招了。

说到这里你可能要问,不喜欢这样的生活怎么办?

别去大组织就行了,如果能降低点需求,比如房子别买那么贵的,孩子别生太多,整体还凑合。

最怕的事情就是家庭硬开支太多,你一把年纪混大型组织,那你基本上被绑架了,随时会被撕票那种,连呼吸都小心翼翼。

如果你不用出卖尊严,不用承担风险,还能赚到钱,那只能说你是个幸运的好同志。钱难赚,翔难吃,叠加“你不干总有人干”的东亚困局,“上位”本身就是个高难度的操作,所以本文的基调也并不是批评而是聊这事的深层次成因。

总之吧,还是希望大家不要过上那种“鄙视王自如,试图成为王自如,最后羡慕王自如”的生活。

关于 恰克

恰克
吃鸡吃鸡

检查

一天净赚一个亿,阿联酋航空怎么做到的?

全世界最能赚钱的航空公司都有谁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