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 十月 21 2020
首页 / 新知快讯 / 24H看点 / 抖音控诉微信封杀这件事,恐怕仅仅是一场装腔作势的商战罢了

抖音控诉微信封杀这件事,恐怕仅仅是一场装腔作势的商战罢了

上周末5月18日是国际博物馆日,今日头条旗下的抖音发布了一则名为“第一届文物戏精大会”的H5。

在该H5刷屏几个小时后,在中午12点时被微信封杀,理由是“诱导分享”。

在被封后,抖音迅速修改了诱导分享的部分内容并申诉反馈后,H5解封且恢复了正常访问。

但当日下午15时,抖音又陆续接到用户反馈,H5分享至朋友圈后,只能自见,无法被他人看到。随后抖音委托制作方发送邮件申请解封。

5月18日晚,针对抖音声称博物馆H5被封杀一事,微信回应称并未封杀,而是限流且申诉即可恢复一事。抖音短视频再度发布声明称,微信方面声明失实,对于微信的态度与处置,让其无所适从。

究竟是抖音违反了微信的规则,还是腾讯方面故意封杀抖音,双方各执一词,如今已成罗生门。

但22日抖音方面在其微信公众号发出一篇名为《抖音的朋友们,对不起》的文章,直接盖章“第一届文物戏精大会”的H5就是“惨遭微信封杀”,且文中还列举了大量在“腾讯视频上被下架的正能力抖音视频list”,理由是“视频封面图可能含有不宜传播的内容”。

随后文章还截取了部分腾讯视频上的内容并用“省略号”无声地“嘲讽”了一番……

抖音与微信:谁是州官,谁又在纵火?H5事件显然不是抖音与腾讯的第一次冲突。

此前 头条创始人兼CEO张一鸣就因朋友圈发布庆祝抖音获得苹果商店一季度下载量全球第一的消息与腾讯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互怼。

张一鸣在其微信朋友圈评论称:“微信的借口封杀,微视的抄袭搬运,挡不住抖音的步伐。”马化腾看了以后,仅用7字回复,“可以理解为诽谤”。

张一鸣称,今日头条针对微视抄袭一直在公证,马化腾则回击,“要公证你们的太多了”。

随后,张一鸣就时有微信“针对抖音”的言辞曝出。

张一鸣曾评论称,“微信的借口封杀,微视的抄袭搬运,挡不住抖音的步伐。”马化腾在其朋友圈也时有回应,称这是“一视同仁,你过敏了。”

H5事件后,尽管腾讯方面积极表态,并搬出平台规则予以澄清,但从抖音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表的声明可看出抖音方面似乎并不买账。

腾讯和头条的战争,已经从暗战浮出水面。

我们抛开强弱、喜好、亲疏的情感因素不谈,头条与抖音是否纯洁无瑕的小白兔,微信又是否恶意竞争?

我们先来看看微信关于“诱导分享”的既定规则:通过外链或公众号消息等方式,强制或诱导用户将消息分享至朋友圈的行为。奖励的方式包括但不限于:实物奖品、虚拟奖品(积分、信息)等。

此次封杀抖音的“文物戏精大会”,给出的理由是“诱导分享”。

根据《微信公众平台运营规范》,其确实有关于诱导分享的禁止性规定。而“文物戏精大会”H5的最后,也出现了“想知道什么声音,5·18来抖音”、“下一步戏我来导”的字眼。

所以,微信封杀“文物戏精大会”并非“恶意”,而是照章办事。

其实,针对小视频内容在朋友圈的控制,微信其实一直都是非常严格。原因非常简单,因为广电总局的要求。

今年4月4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连续发文就“今日头条”、“快手”两家网站播出有违社会道德节目等问题,在不具备《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情况下持续顶风拓展视听节目服务,扰乱网络视听行业秩序。

其中,头条旗下“内涵段子”客户端软件及公众号永久关停。

随后,包括微信、QQ在内的社交平台在整治期间暂停了短视频App外链直接播放功能,但如果用户需要观看,仍可复制网址链接,并使用浏览器进行播放。

是的,并没有像张一鸣所说的那样,是腾讯在针对抖音。

在微信的《微信外部链接内容管理规范》里,更重要的一点是关于“视听内容传播”的具体规定:“外部链接不得在未取得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等法定证照的情况下,以任何形式传播含有视听节目的内容。”

而事实上这一点,抖音是缺失的。

虽然早在2017年2月份,今日头条就收购了山西运城市阳光文化传媒公司,意在换取阳光文化传媒公司的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头条旗下西瓜视频和火山小视频都使用了阳光文化传媒公司的《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但抖音所属的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肯定是不具有视听许可证的,所以有律师指出,《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持牌主体应该和App主体运营方匹配,否则存在牌照借用问题。

打铁仍需自身硬,抖音在道义层面上指责腾讯恶意竞争,恐怕在此之前得先通过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是否持证上岗的质询。

微信与外部App,是竞争亦是共生英国左翼作家乔治·奥威尔在他的著名著作《1984》中揭示了人们对“极权主义社会”的恐惧。

80年代的嬉皮士们则相信通过互联网技术便可消弭这种倾向——平等和自由是网络上最被推崇的词汇和精神。

但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随着BAT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崛起并垄断后,人们对巨头的恐惧与不信任的心态显然又回归了。

头条们所要向人们的展示与控诉的,就是微信的“垄断”与“霸权”。

只是微信虽然店大,但是头条系也并非弱鸡,仅仅是10亿与6亿体量的关系而已。说两强相争恐怕更为贴切。

微信与抖音的矛盾虽是个案,但结合此前张一鸣“借口封杀”的说法与双方之间的诉讼纷争,这背后是更深刻的商业考量。

笔者朋友圈多为媒体人,在抖音发出那篇名为《抖音的朋友们,对不起》的文章后,大家的态度可见一斑。

双方显然都面临一场输不起的流量战争——尤其对错过社交短视频爆发期的腾讯而言。

头条说微视抄袭抖音,可是抖音自己也是借(chao)鉴(xi)者啊……

腾讯自己的亲儿子微视确实属于掉队追赶者的角色,但是依托腾讯的资源优势也并非没有翻盘的可能,此前就有腾讯视频的绝佳案例。

最重要的还是其持有牌照这样的“硬通货”,在面对关键时刻时可以自身硬气。

至于究竟谁是垄断,谁是开放,此前的一篇《腾讯没有梦想》的雄文倒是给出了精准的阐释。

该文中,作者对腾讯许久没有创新的业务表示了诟病,同时指出将大量的资金与精力用作战略投资。

2011年3Q大战后秉持开放的腾讯至今确实成了中国互联网公司背后的助推手。

马化腾在致合作伙伴的公开信中也提到要与合作伙伴们形成一个“数字生态共同体”。

反观头条这边则一味筑墙,护城河倒是越来高,却似乎成了另一个百度。医疗、保健品,二跳广告玩弄规则,就差酿成第二个魏则西事件了。

在用户时间越来越贵的互联网下半场,一切竞争的本质都是对流量的争夺。但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商业自有其逻辑。

封杀也好,合作也好,只要没有逾越法律,一切都可商榷。

最后,关于抖音官方微信号指出的腾讯视频内容低俗的说法,笔者只想用不久前的一则新闻来“省略号”。

试问连孩子都不放过的App,又有什么资格五十步笑百步呢?

关于 声波

声波
发现不同的声音

检查

京东2020双十一新主场底气强劲,“热爱季”抢占优势

霜降未至,十月金秋正浓。10月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