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 5月 29 2024
首页 / 新知快讯 / 大公司 / 因3亿欠款,海航被起诉

因3亿欠款,海航被起诉

青岛国资入主后的凯撒旅业,将前大股东告上了法庭。

4月19日,*ST凯撒(000796.SZ,下称“凯撒旅业”)发布关于公司重大诉讼的公告,披露一起涉及海航系航空公司的诉讼案件。根据凯撒旅业公告,被告海南航空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旗下十余家关联航空公司涉及的债务款项本息等共约3.03亿元。凯撒旅业已向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目前该案件已被法院受理。

与此同时,海航集团财务公司亦有一笔针对凯撒旅业下属公司的债务诉讼案件,涉及金额过亿元。

从牵手控股、借壳上市到“去海航化”、诉诸法庭,凯撒旅业与昔日大股东越走越远。而随着去年底青岛国资方牵头重整,凯撒旅业也在走向另外的发展岔口。

一、对簿公堂,涉及拖欠账款均过亿

此次诉讼主要关于凯撒旅业与海航系之间的配餐服务账款。

航空配餐业务是凯撒旅业的主营业务之一,目前,其与国内外近百家航空公司均有采购机票和提供航空配餐及服务。其中,海南航空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及下属航空公司、天津航空有限责任公司、北京首都航空有限公司、西部航空有限责任公司、大新华航空有限公司等原海航十六家关联航空公司均为凯撒旅业重要客户和供应商。

此次诉讼所涉及的欠款则发生在2021年海航系重整之时。2021年3月13日,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对海航集团等321家公司进行实质合并重整。重整程序期间,凯撒旅业公司相关主体与重整主体存在继续履行合同。

2021年3月31日,凯撒旅业及下属子公司与海航系航空公司对相关基础合作协议的继续履行事宜签署了系列《协议书》,并约定各航司《配餐服务协议》等正常配餐协议继续履行。根据协议,海航系航空公司分期支付5.46亿元,涉及的各航司在重整计划批准之日起6个月内清偿完毕。

凯撒旅业4月19日发布的最新公告指出,受制于海航系航空公司协议签署后实际控制人招募及变更的原因,海航系方面只清偿部分款项后无理由地拒不支付协议约定剩余款项。2021年12月8日,海航集团航空主业板块实际控制权正式移交辽宁方大集团,实控人变更为自然人方威。

该公告还指出,凯撒旅业一直按配餐协议约定正常提供配餐服务,但海航系航空公司对于重整后的正常配餐款也时有拖欠,截至2024年3月存在应付款项超过0.3亿元。

为此,凯撒旅业提起诉讼,要求海航系航空公司支付2021年签订相关协议时剩余款项及违约利息;支付截至起诉之日的欠付款项;以及承担原告因案件支出的律师服务费及全部诉讼费用。

其中,海航系航空公司涉及的剩余债务款项本金合计为2.47亿,违约利息合计为2224.6万,欠付款项合计为3371.3万元,合计约3.03亿元。涉及债务款项较大的航空公司为海南航空、新华航空。

针对该诉讼事件,4月19日,时代财经联系海南航空方面,相关负责人称该诉讼案件仍在求证中。时代财经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凯撒旅业时,证券代表人员则表示,目前案件正在诉讼流程,至于诉讼案件是否影响到配餐业务合作及收入,该人员称预计不会对业务产生过多影响,与海航系的配餐服务合作仍在正常进行中。

另根据4月11日凯撒旅业披露的累计诉讼公告,海航集团财务公司(下称“海航财务公司”)同样有一笔针对凯撒旅业下属公司的债务诉讼案件。2022年6月,凯撒旅业原发行“17 凯撒 03”公司债券摘牌,公司与债券持有人海航财务公司协商签署《公司债券场外兑付协议》,并提供部分下属企业股权质押作为展期增信措施。

不过,此后凯撒旅业未能如期还款,去年5月,海航财务公司申请并由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出具执行裁定书,裁定冻结涉及凯撒旅业下属部分企业银行存款1.4亿元,或查封、扣押、冻结、划扣相应价值的财产。

凯撒旅业证券代表人员解释称,去年公司正在进行重组重整所以没有按时还款,海航财务公司方面也已做债权申报,将按照重整方案去偿付,不过海航财务公司方面或不认可相关方案而继续追偿。

根据披露的案件进展,2023 年12月15日,海航财务公司传递文件告知其将向凯撒旅业下属企业继续追偿,对于已确权的普通债权(涉及金额1.3亿元)对应偿债资源予以预留、提存,暂不受领。2023年12月20日,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启动对凯撒旅业质押下属子公司股票的评估拍卖程序,目前评估程序正在进行中。

北京至普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圣认为,海航方面对债权进行预留和提存可能是出于自身的债权利益考虑,担心及时领取债权后引发自身其他债务兑付问题,“海航本身也有一些债务待处理,这可能是通过消极履行自己债权的方式,达到迟延履行自己债务的目的。”

二、羁绊十余年,凯撒“去海航化”

如今对簿公堂的凯撒旅业与海航之间也曾有过一段甜蜜期。

2010年前后,海航系开始大肆扩张,瞄上了彼时旅行社龙头凯撒旅游。

2011年,海航旅游以2.8亿元收购凯撒同盛合计51%的股权,实现控股,原股东凯撒世嘉退居二股东。海航的入主对于彼时扩张期的凯撒来说起到不小助力,不仅整合了海航系的航空旅游、配餐等业务,确立“旅游+航空”发展模式;并在2015年9月,借壳海航旗下主营航空配餐业务的易食股份,登陆A股,更名为“海航凯撒旅游”。

搭上资本快车,凯撒旅游迎来快速发展阶段。到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攀升至80.45亿元,同比增长21.24%;净利润2.21亿,同比增长3.82%。

2017年起,海航集团资金压力问题逐步显现,加之质押比例较高,容易引发股权平仓或减持。2019年,海航系多次被动减持凯撒,最终在9月将凯撒旅游第一大股东宝座拱手让位于凯撒世嘉及创始人陈小兵。

重掌控制权的陈小兵带领凯撒加速“去海航化”,公司名称由“海航凯撒旅游”改为“凯撒同盛发展”,证券简称为“凯撒旅业”。

但在海航失去控股权后,凯撒的发展也开始走下坡路。主攻境外游产品的凯撒除了要应对互联网巨头对旅游业的蚕食,也在2020年起受到疫情强烈冲击,三年间亏损累计超24亿元。

2021年,凯撒尝试通过吸收合并另一大出境游巨头众信旅游自救时,海航旅游却对交易方案投入了反对票,彼时有分析认为是海航系担心股权被稀释。加之市场变化等原因,最终双方联姻告吹。

时隔三年后,因控股股东凯撒世嘉债务到期无法偿还,抵押的凯撒旅业股权被连续平仓,2023年5月海航系再度掌握实控权,第一大股东由凯撒世嘉变更为海航旅游。

尽管重回大股东之位,但这次海航旅游似乎并无“恋战”之意,表态称为维护全体股东利益,将不主动谋求对凯撒旅业的控制权,维持凯撒旅业控制权的稳定。

不久后,因为到期债务无法清偿问题,凯撒旅业被债权人申请重组,三亚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破产预重整。

三、陷入破产重整,凯撒迎来青岛国资入主

疫情期间遭重挫的凯撒旅业,这两年并没有因旅游复苏而快速恢复元气。

2019年陈小兵重掌凯撒旅业后,曾接连开启了一系列大刀阔斧式的动作,包括迁址、管理层洗牌、布局新零售、免税等新业务,但并没有溅起太大水花。

免税业务曾经是凯撒旅业押宝的关键,甚至在2021年将公司总部办公地由北京迁至海口,先后通过入股中服免税旗下入境免税店、免税公司等,全面加速海南战略落地。受益于免税概念,凯撒旅业的股价曾在2020年得到一波拉升。

但据2022年财报,其持股的三家免税企业中,仅天津中服免税带来盈利42.47万元,江苏中服和北京嘉宝润成分别亏损206.63万元和607.5万元。

而主营的出境游业务,也受制于国际航线供给、签证等,没有迎来明显的业绩复苏。2023年前三季度,凯撒旅业录得营收4.83亿元,同比增加69.2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仍亏损约2.36亿元。

同时,债务雪球越滚越大,加上股东凯撒世嘉侵占资金、实控人陈小兵被立案调查、上市平台被戴帽面临退市风险等,凯撒旅业还没有走出困境。

在2023年6月被申请破产重组后,同年8月21日,经凯撒旅业预重整投资人遴选,确认三亚旅游文化投资为中选预重整产业投资人。但随后三亚旅文集团放弃投资凯撒旅业。

去年11月,新发布的重整方案显示凯撒旅业将引入产业投资人和财务投资人,通过注资、注入资源等方式盘活经营。其中,产业投资人牵头方为青岛市北区国资旗下的青岛环海湾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下称“环海湾文旅”),鲁创基金为联合体投资人。

12月,凯撒旅业发布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公告称,根据《重整计划》,权益变动完成后,环海湾文旅将持有公司总股本(回购库存股注销完成后)的13.62%;鲁创卢比孔河基金占总股本3.40%,二者构成一致行动关系,合计持股17.02%。与此同时,海航旅游持股比例从21.83%减少至10.93%。

同时,凯撒旅业控股股东将变更为环海湾文旅,实际控制人变更为青岛市市北区国有资产运营发展中心。

青岛国资的入主显然将对凯撒旅业的发展模式及业务重心带来改变。目前,凯撒旅业正加速在山东青岛的布局。凯撒旅业在重整草案中提及,未来将以“青岛的资源+凯撒的能力”为策略,提升在青岛市北区文旅产业的影响力,积极推进与山东省多个大型文旅集团的广泛合作等。

今年3月6日,凯撒旅业发布公告称,拟以自有资金出资1亿元在青岛设立全资子公司“凯撒海湾”,并称这是实现公司旗下目的地板块战略转型发展的重要举措,将依托青岛市北区独特的资源禀赋与控股股东强大的资源整合能力,打造精品文旅项目。

凯撒旅业近期也在加快扩张步伐。4月18日,凯撒旅游宣布在全国招募“门店合伙人”,4月17日,旗下凯撒体育宣布成为巴黎奥运会贵宾款待产品在中国内地及香港特别行政区独家代理商。

获得国资救场的凯撒旅业终于可以喘一口气,而更有悬念的是,这家昔日出境游巨头能否借此扭转颓势。

关于 声波

声波
发现不同的声音

检查

亚洲传奇对冲基金,死于内幕交易

亚洲最大、最成功的对冲基金之一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