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 5月 29 2024
首页 / 新知快讯 / 24H看点 / 职业倒爷横行的闲鱼,要收服务费了

职业倒爷横行的闲鱼,要收服务费了

二手交易平台起家的闲鱼开始加收服务费了。

5月16日,闲鱼发布《软件服务费收取政策说明》,其中提及闲鱼拟对于在平台开展高频且高额交易的卖家收取软件服务费,该收费政策预计于6月6日正式生效执行。

根据说明,当月用户的闲鱼账户下产生的成交订单数量大于10件且累计成交金额大于10000元的情况下,针对当月超出收费门槛的成交订单,平台将以每笔订单的实际成交额为基数收取1%服务费。

可以看出,闲鱼此举瞄准的并不是普通用户,而是商家和职业卖家。

自2020年,闲鱼决意从C2C的二手交易平台,转向包括消费者、商家以及服务商的C2X多元交易平台开始,大量职业卖家不断涌入闲鱼,也给期待从个人买家手中买来闲置商品的用户带来极大困扰。

“闲鱼虽然名义上是二手市场,但早就没多少人真的出二手货了,大部分都是显示包邮、全新等字样的商家、职业卖家挂出的商品。”闲鱼老用户张启向时代财经感慨道。

在他看来,新政策似乎有望通过拉高交易成本的方式打压平台上过分活跃的职业卖家。张启分析指出,订单数量大于10件且累计成交金额大于10000元,代表该用户一个月能卖掉超过10件商品,且商品的均价能在1000元左右。

“一般来说,个人卖家难以达到这样的水平,只有商家、职业卖家才能卖出去这么多,被征收1%的服务费。”

不过,时代财经采访中发现,对于利润丰厚的商家和职业卖家而言,1%的服务费不难承受,反而是一些交易体量大、单价高的个人卖家,会倾向选择其他不收服务费的交易平台。

一、职业卖家入侵,闲鱼越来越像淘宝

职业卖家“入侵”闲鱼已经成为不可否认的事实。

不止一位闲鱼用户告诉我们,他们现在打开闲鱼,满眼都是商家和职业卖家挂出来的产品。特别是在数码产品领域,甚至都已经很难找到个人卖家。

这背后,离不开闲鱼的扶持。想要拓展业务边界的闲鱼,最早在2019年就打造闲鱼优品频道,为职业卖家的进驻铺路。2020年,闲鱼又推出pro账号,升级卖家运营工具,后升级为“鱼小铺”。

2020年3月,闲鱼还曾启动“1亿元现金帮扶华强北”计划,旨在帮助6万多户华强北商家。为此,闲鱼为华强北商户开辟出了一条入驻的绿色通道,并辅以亿级精准流量扶持。

职业卖家为闲鱼带来GMV增长相当可观。阿里巴巴发布的财报数据显示,2020财年,闲鱼GMV超过2000亿元,同比2019年增长超过100%。

但问题也随之出现。与鼓励职业卖家同步发生的,是个人卖家开始遭受挤压。同个人卖家相比,商家、职业卖家深谙流量之道,对商品市场价更为敏感,也拥有更多的时间来运营,销量与芝麻信用远高于个人卖家,平台流量也向这些职业卖家倾斜。

一项显著的例子是,个人卖家淑仪曾在闲鱼上架一款偶像明星的周边。在同样都是全新的情况下,淑仪挂价20余元,同期专业黄牛挂价30余元。然而,在便宜近3成的情况下,淑仪的商品依旧无人问津,而黄牛手中的周边却能迅速售罄。

“平台不给个人卖家流量,现在想要出掉闲置变得越来越难了,反倒是一些商家赚得多。”淑仪向时代财经表示。

在一个定位“卖闲置、淘二手”的平台上,个人卖家却逐渐隐形,闲鱼变得跟淘宝越来越像。哪怕是被认为用来打压职业卖家的服务费,或许也很难改变这一趋势。

“收费很正常,早晚的事情。”在闲鱼每个月交易额超过10万元的相机经销商阿泽看来,相比起淘宝等传统电商平台高昂的推广费用,闲鱼1%的服务费根本不构成压力,他对平台此举早有预期。

与之相比,作为高价玩偶玩家的淑仪却倍感压力。她时不时会跑到线下活动为其他同好代购“以贩养吸”,月流水偶尔能超过万元。但这些代购本来就只能赚一点辛苦钱,毛利不过5%。正是因此,她格外看重1%服务费,表示未来会转去其他二手交易平台。

二、一年半时间流失5000万用户

在闲鱼“淘宝化”的过程中,最先流失的实际是买家。

大量职业卖家涌入平台的同时,由于闲鱼相对并不健全的售后服务系统,以及较低的准入门槛,也令众多良莠不齐的商家,甚至不法分子趋之若鹜,一时间平台内鱼龙混杂、乱象丛生。

最为突出的问题便是职业卖家隐瞒产品真实情况、销售假货、规避售后等。黑猫投诉平台显示,截至目前,搜索“闲鱼”有超过10万条的投诉,投诉缘由包括职业卖家太多、假货泛滥、货不对板、平台客服不作为。

与此同时,利用货物信息不对称赚差价的灰色产业也在闲鱼蓬勃发展。不少职业卖家要么在闲鱼上网罗低价二手商品,到手后加价售卖,要么直接从其他低价平台上选中商品加价发布至闲鱼。

当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意识到这类情况,他们开始加速从闲鱼逃离。

张启就告诉时代财经,他曾挂出一台二手数码相机,因挂牌价较低,大量职业卖家前来询问。当他意识到这一点后,张启对闲鱼的不信任感随之增强。自那之后,他使用闲鱼的频率显著降低,“我真的不想再做冤大头了”。

第三方统计机构易观千帆数据显示,闲鱼月活在2021年6月到达巅峰的1.43亿,随后开始逐渐下滑。截至2023年1月,闲鱼月活仅剩9739万。一年半时间,月活下滑了近5000万。

闲鱼也曾试图解决售后不健全的问题。2022年10月8日,闲鱼施行了一条新规范,开始提高对经营性商家的要求。规范要求经营性商家必须提供“七天无理由退货”服务,买家退回商品应当保持完好。

根据规定,闲鱼的“七天无理由退货”新规适用范围是经营性卖家,发布新品且为特定类型商品时强制开通,其余商品类型卖家可根据情况自愿开通。不过,商家仍有多种方式对“七天无理由退货”进行规避,比如发布新品时特意标注“99成新”等。

如何塑造一个更为良好的交易氛围,阻止用户的流失,已成为闲鱼壮大必先冲破的桎梏。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张启、淑仪、阿泽为化名)

关于 声波

声波
发现不同的声音

检查

亚洲传奇对冲基金,死于内幕交易

亚洲最大、最成功的对冲基金之一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