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 七月 5 2020
首页 / 新知快讯 / 24H看点 / 网易云音乐“绞杀”在线K歌领域,版权争夺失利后遗症明显

网易云音乐“绞杀”在线K歌领域,版权争夺失利后遗症明显

网易云音乐“绞杀”在线K歌领域,版权争夺失利后遗症明显

曾经作为用户心中低调小清新的音乐App网易云音乐如今在其东家网易在香港二次上市以后也一改低调作风,频繁在版权、新品上落子。

近日,网易云音乐宣布与太和音乐独立音乐联合体Indie Works 达成战略合作,合作音乐人包括窦唯、二手玫瑰等。

此前,网易云音乐还战略投资了一家总部位于卢森堡的AI音乐初创公司AIVA,金额是170万美元。

随后,网易云音乐还高调宣布进军K歌市场,发布了新产品音街App,还要投入两亿,三年内培养百位音乐新星。这是要与这个领域的领头羊唱吧争夺市场的节奏。

不过,更大的动作是版权领域。

在音乐界盛传着一句至理名言:“得版权者得天下!”不管是腾讯还是网易,在音乐的版权这件事上可谓剑拔弩张,头破血流。

在Indie Works之前,2020年,网易云音乐已经和吉卜力工作室、滚石唱片、华纳版权、少城时代、CUBE娱乐达成版权合作。

有行业人士分析认为,网易云音乐布局新的产品线,不断拿新版权,除了用户侧考量外,另一个重点是,网易必须很快建立起属于网易云音乐自己的产品矩阵。

网易云音乐“绞杀”在线K歌领域,版权争夺失利后遗症明显

网易云音乐抢夺“K歌”市场的目的?

我们知道此前张杰在东方卫视618晚会重新演唱《天下》一曲,顿时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其实,本身这首歌如今的知名度并没有十分出彩,但是对于很多网友来说,这首歌代表了青春的记忆。

因此,此歌再战成名。

可是在这之前,腾讯旗下的QQ音乐就曾与网易云音乐争夺过张杰歌曲的版权。但是由于QQ音乐与张杰关系密切,因此,张杰大部分歌曲版权都被腾讯纳入麾下。而网易云只能望洋兴叹,默默打造自己的音乐社区。

可是,还是有很多用户在不经意间上传大量未获得授权翻唱版本的音乐和MV,这应该引起网易云音乐的重视。

以张杰为例,搜索“张杰 Cover”字样,网易云音乐人上传的翻唱歌曲数不胜数。即使没有直接获利,但这些显然是未经过原词曲版权方翻唱授权的音视频,无疑给发布者和网易云带来了实际流量,有着商业使用的嫌疑。

在2019年,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一份腾讯音乐就周杰伦歌曲版权诉网易云音乐侵权的一审判决文件。

判决结果显示:网易云音乐等公司赔偿腾讯音乐经济损失及制止侵权的合理开支共计85万元。在引发网友热议之外,有专业人士不免为网易云音乐的发展担心。

原来,不仅仅是歌手张杰的歌曲版权在进行拉锯战,还有众多知名歌手的版权成为各方争夺的关键。

但是和大版权库的合纵连横是件费时费力的事,网易显然有着自己的盘算。

网易云音乐“绞杀”在线K歌领域,版权争夺失利后遗症明显

图片来源:音街App截图

6月16日,网易云音乐举办主题为“趁年轻放肆唱”的音街上线发布会,正式发布专为年轻人打造的独立K歌APP“音街”。

当天,网易CEO丁磊也入驻音街力挺。从表现来看,音街App自3月份开启内测以来,市场反馈不错,上线第四天,在App Store免费音乐榜排名就升至第36位。网易自己说内测期间,95后人群占音街用户的90%以上,其中00后占比接近50%。投入2亿资金并集结网易云音乐资源打造百名音乐创作者,也显示了网易云音乐入局K歌市场的决心。

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Q4,我国在线K歌用户规模为2.82亿人。这一市场,目前是腾讯音乐旗下的全民K歌占据绝对的优势,排名第二的是老牌K歌软件唱吧。而全民K歌之所以能够后发制人,分析认为主要是由于腾讯系App强大的社交能力和腾讯音乐的版权支撑。

重点是,K歌这件事“钱”景也非常可人。目前仅有腾讯音乐的公开数据可以作为参考,根据腾讯音乐的最新财报,2020年一季度,主要依赖全民K歌的社交娱乐服务营收约43亿元。

网易云音乐“绞杀”在线K歌领域,版权争夺失利后遗症明显

图片来源:全民K歌官网

根据艾瑞调研结果,中国在线K歌用户在各年龄层均有分布,用户的平均年龄为29.2岁。其中25-29岁年龄段用户最为集中,占比高达50.3%,说明年轻用户仍是主力消费群。从性别构成来看,在线K歌男性用户占比为50.6%,女性用户占比为49.4%,男女比例基本持平。从地域分布看,北京、上海、广东,占全国用户数量的58%,其中北京的用户数量占比超过30%。

网易云音乐“绞杀”在线K歌领域,版权争夺失利后遗症明显
网易云音乐“绞杀”在线K歌领域,版权争夺失利后遗症明显

图片来源:艾瑞

音乐领域如此重要的一块大蛋糕,想分一块的人很多,阿里也在去年上线了唱鸭和鲸鸣两款K歌App。众多互联网巨头涌入,证明K歌市场的潜力被看好。

但对于现在的后来者来说,想要挑战已经占据稳固市场份额的全民K歌和唱吧,必将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一位音乐行业人士点评认为,网易云音乐做K歌,优势在于产品调性和平台用户积累,网易云音乐上的主流用户是年轻人,全民K歌和唱吧的用户群更广泛。网易云音乐是希望寻求一种差异化打法,找到一个新的营收点,能否奏效尚未可知。

网易混乱的音乐生态亟待拯救

中国在线音乐平台上市,腾讯音乐的先例必然有值得参考之处,其版权优势、产品矩阵以及盈利模式都为这类公司在资本市场上拼杀打了样。以前业内有种声音认为,网易云音乐单凭一款产品,或许过于单薄。

这种单薄也会反映在用户的不满之中,行业著名的投诉平台黑猫就有多起关于网易云音乐扣费问题的投诉。

例如6月22日,“匿名”消费者向黑猫投诉网易云音乐软件内扣费问题。

网易云音乐“绞杀”在线K歌领域,版权争夺失利后遗症明显
网易云音乐“绞杀”在线K歌领域,版权争夺失利后遗症明显

这些情况虽然是个例,但对品牌的伤害非常大。

虽然网易刚刚二次上市,开局十分风光,但是从最赚钱的游戏业务的表现上看,这次上市其实有着逼不得已的意味。

游戏作为网易的核心业务,在竞争日益激烈的游戏市场一直有着难言之隐。

2019年年报显示,去年第四季度网易的在线游戏营收为116.0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3%,占到网易总体营收的73.75%。尽管同比之下的成绩有所进步,可是环比之下疲态明显,前几个季度网易的游戏业务收入增速分别为35.3%、13.6%、11.5%,可以看出网易已经呈现明显下降的趋势。

另外,2019年是手游市场集体爆发的一年,但是网易在2019年的国内手游市场占有率仅为16%,相比于巅峰时期29%的市场占有率,网易的手游业务已经跌落到近四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网易面临的挑战有两个方面,一方面要逆转自身在国内游戏市场占有率的发展曲线,另一方面又要积极开发新游戏,以及拓展海外游戏市场业务,提高海外市场的竞争力。然而,技术开发、扩大市场、营销推广等等战略都需要大量的资金,就算网易财大气粗,也可能在发展的过程中面临资金难题。

通过上市重新衡量自身价值,能够提高资本市场对网易实力的认可度,为游戏业务的发展吸纳更多资金,在资本的带动下有利于缓解游戏业务的疲态,为游戏业务的发展提供充足动力。

作为非主流的音乐业务,网易云音乐虽然无法解决公司的核心问题,但是以一种积极的姿态,拓展网易云音乐的疆土,建立自己的音乐生态也是非常重要的。

网易云音乐也清楚,版权是绕不开的关键一步。2020年以来,网易云音乐除了拿下众多知名公司版权,也拿下了《歌手·当打之年》《我们的乐队》等音乐综艺的版权。

自从卖掉考拉这样的电商业务后,网易就将重心转移到了内容赛道。丁磊不断对网易云音乐力挺,甚至多次就音乐版权问题公开发声,他说,过去网易云音乐面临的版权短板问题,是因为有公司垄断版权不卖给网易,并非网易不愿意花钱或者口袋里没钱。

丁磊的不断表态似乎起到了效果,2020年,网易云音乐至少已经和6家大型知名的音乐公司达成了合作。

丁磊对网易云音乐寄予厚望,当然也源于他自己就是资深用户,他曾表示,“我相信,网易云音乐的变现方式绝不会拘泥于付费会员、数字专辑、直播等模式。网易会创造出与众不同的商业模式。”

综合上述,网易的二次上市可以看做是一个全新的开始,“游戏”、“教育”和音乐三大核心业务可能会因此释放出无限的潜能,但是网易要想被市场持续认可,实现业绩新突破,可能还需要启动新引擎,电商战略大有可为,可是网易还缺少一些火候,二次上市能带来多大的后劲,还需要时间来证明。

关于 恰克

恰克
吃鸡吃鸡

检查

就在六月份网易、京东等中概股密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