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 五月 31 2020
首页 / 新知快讯 / 大公司 / 美团一季度要亏?财报揭秘未来增长趋势

美团一季度要亏?财报揭秘未来增长趋势

美团一季度要亏?财报揭秘未来增长趋势

周一(3月30日),美团点评(股票代码3690.HK,以下简称“美团”)发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

财报显示,2019年美团实现实现收入975亿元同比增长了49.5%,323亿元的毛利总额同比增长高达114.0%,经营溢利由2018年的-111亿增长至27亿,经调整后净利润为47亿元,并第一次实现了全年盈利。

另外,美团全年总交易金额6821亿元同比增长32.3%,平台年度交易用户达4.5亿,其中餐饮外卖业务继续保持强劲增长,全年交易87亿笔同比增加36.4%。

美团一季度要亏?财报揭秘未来增长趋势

这是一份亮眼的成绩单,单从数字面上看:不仅收入持续增长,而且各项业务也齐头并进,增长幅度皆优异,并没有太过“偏科”,其中外卖业务是亮点。

美团成立十年,可以说2019年是“成立十年中最黄金的一年”。

进入第二个十年的路途却并不顺坦,由于疫情影响,2020年第一季度的下行压力真实存在。美团方面表示:“餐饮外卖、旅行等业务从需求端到供给端都面临挑战,并预估今年第一季度业绩或亏损,目前尚不能评估此次疫情对全年营收可能造成的影响。”

美团一季度要亏?财报揭秘未来增长趋势

佣金逐年下降,外卖小哥工资占8成

根据恒大研究院近日发布的一份疫情报告中估算,受此次疫情影响,餐饮零售业的损失巨大。

“西贝哭穷”的故事可能大家都听说过。西贝董事长贾国龙此前在媒体上哭诉疫情给西贝带赖的损失不可估量,仅2万多名员工的月工资支出就高达1.5亿,若疫情无法有效控制,企业账上现金流撑不过3个月,直到近日获得浦发银行授信额度5.3亿元,才缓解了燃眉之急。

大如西贝尚且如此,更何况数百万中小餐饮商户。

也正因如此,美团正在逐步调节商家佣金的比例。根据财报显示,美团的佣金收入占比逐年下降,2018年佣金占收入百分比是72.1%,而到了2019年这个数字则下降到了67.2%。

要知道此前外卖平台的佣金大战还在轰轰烈烈地展开,饿了么在2019年将商家的合作佣金从15%调到18%,后又上调到22%,让许多商家感到难以负担,纷纷退出。

美团方面则通过平台对商家的数字化赋能而在佣金不升反降的情况下获得了漂亮的财务数字。

那么美团具体是怎么做的呢?

还记得去年外卖产业大会上美团高级副总裁兼到家事业群总裁王莆中是怎么说的吗?当时他提出要在未来5年助力千万商家打造“下一代门店”,核心是要把原来以堂食为主的门店通过软硬件改造和经营管理模式迭代,升级为同时具备线上和线下运营能力的门店。

按照美团的思路,外卖产业发展重心将由需求侧转向供给侧。

美团一季度要亏?财报揭秘未来增长趋势

希望在本地生活领域撕开一道口子的阿里照抄了这个思路,由支付宝领军,整合饿了么、口碑、客如云试图打造一个“数字生活平台”。不少人相当关注这场在本地生活服务市场展开的竞争。

对此,美团是这样回应的:“竞争从来都不是一个新问题。自美团成立以来,我们已预见到本地服务数字化具有巨大的发展潜力,为社会带来巨大价值,过去的业绩就是这一策略最好的印证。行业竞争加剧和对手加大力度投入只能进一步印证这种商业模式的潜力和巨大价值。我们相信中国市场庞大,而我们正处于这个行业的早期阶段。因此,我们欢迎其他参与者加入我们的行列,加快行业数字化和发展,这将让整个生态系统的所有参与者受益良多。”

一场无人事先预料但影响全球的疫情不但成为2020年的开篇,也阴差阳错成为“下一代门店”的试金石。

因为疫情中,以往那些以堂食为主的大牌餐厅成为最先倒下的一批,思维及时转变的紧急上线了外卖服务,而较早开始布局外卖的商家,受到的影响则要小得多。特殊时期,线上数字化能力成了救命稻草,令人唏嘘。

但对于美团来说,外卖产业的发展重心转向商家侧是很早就有的清晰认知,并且在不断进行供给侧数字化的尝试,帮助商家提升订单能力。这一点,我们也可以在财报中看到体现。

比如,财报显示2019年美团在线营销服务营收158亿元,同比增长69%,增速远高于佣金。其中,餐饮外卖业务的在线营销服务营收为51亿元,同比增长高达122%。

通过数字化赋能,2019年美团外卖的整体佣金收入是496亿元。那么赚到的钱花到了哪儿呢?你一定想不到,根据美团财报,2019年的餐饮外卖骑手成本高达410亿元,也就是说,外卖小哥们的工资占到了佣金收入的83%。考虑到2019年有399万外卖骑手从美团获得收入,这个数字的背后已经具备了极高的社会价值。

美团一季度要亏?财报揭秘未来增长趋势

投行预期第一季度亏损,但趋势向好

近期,高盛、花旗两大投行相继发布最新报告下调对美团今年一季度及上半年盈利预期,称美团一季度将录得亏损。

花旗的报告从供给及需求两个方面,评估了疫情对于美团的负面影响。称短期负面影响不可避免,加上宏观经济复苏前景明朗的前景下,预计承压严重的美团外卖和到店酒旅两大业务在一季度的收入都将降低。高盛则认为疫情带来的短期影响必然导致美团成本大幅上升,短期盈利表现受到深重影响。

这些分析当然是基于现实考量,从各个行业对比来看,餐饮、旅游和线下的健身房、培训班、舞蹈班等,是这次疫情中受损较为严重的行业,不少商家甚至已经挂出了转让或关店公告。

行业整体下行,对于平台来说,与商家一同扛压共渡难关也是为自身计,所以由此带来的财务压力事实上来自于美团在替商家分担成本。

美团一季度要亏?财报揭秘未来增长趋势

例如疫情期间,美团武汉地区免外卖佣金,并向受疫情影响较大的餐饮外卖商户返还不低于3%-5%的外卖佣金,还不包括骑手成本这项刚性支出。这也体现了美团作为平台的价值。

不过,相比相较高频、低客单价的外卖业务来说,低频、高客单价的酒店及旅游是美团点评更为重要的利润中心,美团点评的亏损与否,酒店及旅游的利润贡献占据绝对重要的位置。

以携程3月发布的财报可以看到,因为疫情影响,携程累计退订数千万订单,涉及金额超310亿元。美团的情况也是类似,这也是投行的担忧来源。

美团点评CFO陈少晖指出,虽然因为全球疫情影响,未来具备极高的不确定性,但是平台效应是美团业务支撑的关键因素之一。“用户在使用公司的一种服务之后,可能对平台的其他服务有更多信心,美团在这个领域具有优势”。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疫情期间有囤货的需求,快消品、药品等需求呈现高增长,美团买菜和基于外卖递送业的美团闪购在一季度迎来大幅增长,且在疫情期间的单位经济效益也有很大改善。

美团点评CEO王兴表示:“日用品零售占比目前还比较小,对公司(经营层面上)的影响不大。”但这些购物的经历,会让用户粘性更高,让线上日用品的购买更加普及。

那么今年面对压力的美团,在未来是否还能保持增长?

我们不着急找答案,而是看趋势。随着本地生活竞争的加剧,赋能商家的重要性越来越凸显,一个明显的变化是,美团更加重视B端。得益于在线营销产品对潜在消费者的曝光度,2019年,越来越多的外卖商家采用了美团在线营销服务,外卖的营销收入同比增长118.6%。

除了扩张数字化赋能的线下线下版图,美团还努力提高业务的渗透度。根据财报,2019年全年,三线以下城市的餐饮外卖业务的贡献度越来越大,其中新用户大多来自三线及以下城市。

同时,此次疫情当互联网服务成为大家在特殊时期的基础设施的时候,全社会都能意识到数字化的巨大意义,这对于美团这样长期深耕在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参与者来说也属于结构性的利好,虽然这种行业的结构性利好还需要一点时间去验证。

但美团,从来都不缺乏耐心。

关于 声波

声波
发现不同的声音

检查

SpaceX 载人飞船首发成功:马斯克的理科式浪漫与载人航天的新起点

北京时间 5 月 31 日 3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