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 十二月 13 2019
首页 / 新知快讯 / 24H看点 / AWSL成B站年度弹幕,这些年轻人在想啥?

AWSL成B站年度弹幕,这些年轻人在想啥?

如果用一个词形容2019年,各位客官的选择是——

硬糖君坚定提名“AWSL”。短短四个字母,却足以精准传达本人面对年终总结时的焦虑,年会抽奖时的欣喜,年底催婚时的苦闷,当然,更多还是面对美人时的……最关键的是,沉迷bilibili(以下简称B站)整年的硬糖君,完全绕不过这个梗嘛。

今天(12月4日),B站照例公布年度弹幕数据,“AWSL”力压“泪目”“妙啊”“我可以”等高频词,成为2019年B站年度弹幕。过去一年,B站用户总共发送14亿次弹幕,AWSL出现了3233620次。

弹指一挥间,B站的年度弹幕竟然都搞三届了。而放眼全网,互联网用户的“黑话”热情在今年再创新高,不同圈层都制造了典型新词:社畜的“太南了”、粉丝的“上头”、B站自然就是“AWSL”!

在这个多元圈层时代,词语的功用已经超越了交流,逐渐成为一种身份标签、一种社交货币。就像在B站这样的青年文化社区,弹幕作为用户互动的重要方式,背后承载着一代人的社交习惯、审美趣味甚至时代记忆。

如果我们将B站弹幕排位赛视为一次对年轻文化的大数据普查,就会发现其产业价值远比想象中更大。我们可以从中窥见年轻用户的兴趣图谱和社交景象,用以反哺内容创作和娱乐营销。嗯,硬糖君今天的slogan就是:想要拥抱年轻人,从读懂B站年度弹幕开始。

“阿伟”在B站

“B站年终弹幕”公布前,许多网友把C位投给了“我可以”。毕竟这仨字,都刷倦了。

如今,“我可以”也挤进TOP10成功出道,但站位却输给了练习时长一年半的“AWSL”。民意使然啊,毕竟AWSL去年就夺得了“年度动画流行梗”。哼,果然还是要输给这些选秀“回锅肉”。

追溯AWSL的B站奇幻漂流,绕不开YouTube知名虚拟主播白上吹雪。这一白发兽耳的女高中生外表甜美,性格安静,妥妥的正统派可爱Vtuber。每当它营业直播时,无数宅男就会在评论区狂刷“卡哇伊”。而当粉丝的激动情绪积累至巅峰,最终在一句“あ、私は死んている”(A Watashiwa Shintei Lu ,即AWSL)中得以释放。

有趣的是,“あ、私は死んている”翻译成中文就是“啊,我死了”。AWSL的缩写竟在中日两国具有相同含义,实现了跨地域和语言的情绪共振。尤其是后期白上吹雪听到“AWSL”就会出现害羞躲藏的举动,更是掀起了粉丝玩梗狂欢。

很快,AWSL就由ACG受众带到B站,成为了年轻群体的追番暗语。当粉丝被动画里的可爱形象弄得血槽清空时,总会刷上一波“AWSL”表达自己的激动和赞美。

而在B站用户的逆天创造力下,AWSL又先后经历了汉化、具象化,在含义延伸和高频使用中辐射到更多受众。时至今日,AWSL已经有“啊我死了”“阿伟瘦了”“啊我睡了”等近十种脑洞大开的解读。通过反复虚构和解构“阿伟”这一社交符号,人们让他在弹幕上尽情传递自己的观影感受和审美取向。

如今AWSL已经席卷B站,美食、娱乐、游戏区都有他刷屏的战绩。有趣的是,在不同语境下,“阿伟”的形象能指截然不同:围观吃播时,“阿伟”是难逃欲望的俗人;学习舞蹈时,“阿伟”是挑战极限的勇者;吃鸡消遣时,“阿伟”又成了放飞自我的大娱乐家。

UP主们也围绕“AWSL”来剪辑作品、设置留白,为大家创造刷屏互动的机会。其中,UP主@为什么会吃不胖 上传了标题为“AWSL!一遍心动,两遍入坑,三遍血槽空!”的视频。ASWL一词简单粗暴地表达了粉丝对偶像斋藤飞鸟的喜爱,也引导了弹幕里整齐的“阿伟”应援。截至发稿时间,这则内容已获得315.6万播放,12.5万收藏。

B站全民玩梗,也推动了“AWSL”的出圈普及。电影《扫毒》里张家辉说着“阿伟已经死了”的截图,更是戳中网友嗨点。一时间,B站鬼畜专业户和弹幕热词联动,真是全靠群众自发就实现了病毒式传播。

想必在年度弹幕的加持下,“AWSL”又将掀起新一轮的设定比拼赛。不同属性的使用者赋予“阿伟”新的身份,让其穿梭在不同时空的弹幕里,上演一场场“生离死别”的戏码。阿伟如果死了,那也一定是被你们累死的!

造词大赛现在开始

早年大众的刻板印象里,谐音词、缩略词、生造词等常被认为是年轻人的非主流行为,或许你还记得早年的火星文?但如今,造词文化经过内容衍生、社交传播的交叉渗透,已经迅速影响着全民的网络生活。人民日报的新媒体标题毫无障碍的使用着各种新词,饭圈用语的普及速度更是惊人。

就说今年,六学、九学、明学都是靠“语言艺术”实力出圈。即便硬糖君的老妈,也会吆喝几句“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可见x言x语魅力无穷。

新词的传播人群和走红路径紧密相关,即便在B站这个限定的场域里,“AWSL”“我可以”“注入灵魂”带有的流行元素都不同,包含了洗脑、有趣、画面感强等种种优势。但可以肯定的是,高频弹幕一定是使用者指向性的选择,必须能强烈表达他们的观影感受、心理诉求和精神期盼。

AWSL能成为年度弹幕,关键在于它具有极强的概括性,能被运用到不同场景,填补了年轻人复杂心理状态表达词的空位。尤其是在“太长不看”的新内容消费习惯下,打字简单、内涵丰富的AWSL简直占尽优势。

当然,表达极致的词语也并不意味着存在感一定强。分析B站年度弹幕,能够完全融入圈层社交系统的词语,大多遵循“基础热度—创意传播—固化记忆”的传播逻辑

流行词往往依托现象或作品获得原始热度。在核心用户反复使用和传播下,这些词语包裹的信息被不断放大和丰富。当越来越多受众卷入其中,围绕流行词聚合的“语义场”形成,最终成为集体认知。

当B站用户打出“AWSL”“泪目”“名场面”“注入灵魂”时,脑海里会自然浮现某些固定场景和氛围。比如“注入灵魂”常见于因UP主操作带来的强烈反差。每逢吃播UP主@大祥哥来了掏出芥末,美妆UP主@机智的党妹带上假发,游戏UP主@怕上火暴王老菊惨死敌手,无数网友就会默默发出“注入灵魂”。

新词一旦拥有了基础热度,语义泛化、趣味解读的系列操作就会立刻跟上,带动内容的创意传播。特别是生产者和传播者趋于一体化,意味着网友最能把握新词特色,将此嫁接于适合传播的载体和话题。

因此,使用者为AWSL创造了“阿伟”的虚拟形象,通过遣词造句、制作表情、自创注解,助力该词从B站弹幕突围,一路攻进微博、豆瓣、朋友圈,最终构建成大众记忆。

“造词”的传播效应得到反复论证后,商业机构也开始摸索这类营销战术。当我们谈论着“盖楼式友谊”“双十一编外人员”“无递自容”等新词时,就已经被“狙击”。

在年度弹幕读懂年轻人

2017年,“囍”以超过21万的出现次数成为B站年度弹幕,也为外界认识B站用户提供了全新视角。

最初,大家使用“囍”字是看中了字形本身对称的美学风格,以及情侣重逢时的和谐氛围。

但随着“囍”频繁出现在B站用户日常中,用户开始赋予该词主观情绪,并从中找到了CP内容的阐释策略。他们不再局限于现有的撒糖视频,主动进行拉郎视频创作,为冷门CP寻找跨屏示爱的机会。

用户对“囍”的追逐,推动大量优秀剪刀手横空出世。正是这一年,伏地魔x林黛玉、岳云鹏x吴亦凡、高桥一生x冯巩等魔性CP席卷而来,不断刷新着B站拉郎视频的播放成绩。

这也进一步强化了B站独特的二次创作氛围,并为影视行业提供了“试吃出圈、产粮吸粉”的宣发新思路。如今,“产粮”已成为评估明星人气、节目热度的重要指标。前一段不是还有明星抱怨自己在B站的“产粮”视频太少吗?

为了尽可能吸引优质用户,影视作品、艺人也开始选择在B站打响宣发第一枪。今夏的《陈情令》《哪吒》,就靠着B站的二次创作视频赚足人气。拿着B站cut去安利,比什么都好用。

2018年,B站的年度弹幕是“真实”,年轻用户越来越关注现实题材、社会话题。擅长日常生活戏剧化的UP主在这一年迎风起飞,戏精牡丹、大连老湿王博文都圈粉过百万,探讨家庭、社会和学校中争议话题的视频最容易爆火。

年轻群体对现实题材的热情延续至今,2019年剧集领域的《小欢喜》《都挺好》、电影方面《少年的你》《烈火英雄》等作品的成功便是明证。所以,想要压中明日爆款,B站弹幕是重要风向标啊。

弹幕指导创作的逻辑,在2019年同样适用。“AWSL”“泪目”“名场面”“注入灵魂”“我可以”等B站热词,本身就揭示着年轻用户对影视作品的观看诉求。悲喜掺杂才能跌宕起伏,名场面为全片注入灵魂,换来观众对剧中角色的“我可以”,角色热度也就延续到演员之上。

“我每段时间会仔细观察下弹幕,从粉丝刷屏留言的片段里找内容共性。”UP主阿肆(化名)告诉硬糖君。阿肆发现自己发音不准时,粉丝更爱刷屏调侃“正片开始”。为了保证作品互动效果,阿肆会刻意在固定词语读音上屡屡出错,给用户制造互动机会。硬糖君终于明白,为什么美食UP主@厨师长农国栋每期都要“宣(鲜)几下”了。主动注入灵魂,妙啊。

2019年B站年度弹幕,为过去一年画上句号,也为新一年的趋势提前预告。诸君不妨照着答案提前押注,明年流行什么。

关于 恰克

恰克
吃鸡吃鸡

检查

科技创新如何诠释人文价值?SEED AWARD树全球科创比赛新标杆

从3D打印心脏到纯电动飞机,从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