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 四月 22 2019
首页 / 新知快讯 / 24H看点 / 阿里北京裁员,首批员工3.28之前告别大文娱

阿里北京裁员,首批员工3.28之前告别大文娱

阿里北京裁员,首批员工3.28之前告别大文娱

宣称不裁员的互联网巨头公司阿里巴巴,3月底将出清第一批裁员员工。

根据阿里官方及媒体公开新闻:一个月前(2019年2月21日),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逍遥子)在内部管理会上明确表示,阿里巴巴不会裁员,相反将继续开放招聘,加大对人才的培养培训计划。

北京地区人力资源市场及动态更新中的互联网猎头简历库显示,今年2月以来,大量阿里大文娱事业群员工批量出来求职。离职的原因是公司因业务调整,部门调整及HC压缩而带来的一系列减员动作。

裁员补偿N+1

数名阿里离职及准离职员工证实,3月28日是阿里大文娱优酷团队第一批裁撤员工的LAST DAY。根据公司要求,第一批裁员员工将在3月底走完所有离职流程,解除和阿里巴巴的劳务合同。这也意味着,他们将无缘每年4月(阿里财年)的员工年度年终服务奖。

但也有另外一种说法,作为阿里大文娱裁员战略中第一只落地的靴子,此次变动中的优酷业务线员工,多属于在过去的年度考核中,评分为3.25或3.5的员工。其中3.25为“低于预期”,3.5为“符合预期”。在绩效考核中,这两个分数意味着“没有年终奖”和“年终奖不多”。

裁员中给予的补偿标准是”N+1″,大部分离职且拿到补偿的员工表示接受。另外针对有股票的员工,提前一个月解锁股票。允许他们在3月28 日last day之前,拿走属于他们的可能要到4月以后才到期的股票。

作为杨伟东贪腐事件之后,阿里大文娱再次换帅的后续动作之一,2018年12月6日,阿里巴巴合伙人、阿里大文娱轮值总裁、优酷总裁樊路远(木华黎)发表内部信称,优酷将进行全面的内部整顿。

此次优酷批量裁员,被内部员工称为“只是个开始”,是阿里大文娱优酷内部整顿的一部分。被裁撤的员工涵盖了前台中台后台几个端,包括产品、技术、运营、市场、影视剧集等多个业务线,涉及到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多个城市的base员工。

从规模上看,虽然北京地区的裁撤总人数最多,但具体到每个团队,是按比例优化。但是落地到上海深圳等其他地区的裁撤,更倾向于对整个业务的放弃,有些小组型团队100%被裁撤。有产品团队的阿里员工认为,针对技术团队的调整在10%以内,但是针对于产品和运营的调整,将远超这个比例。

3周前,优酷技术侧就接到通知,不再接部分产品团队的需求。有较强连续性和一定工作周期的技术和产品工作全部放缓,等待靴子落地。

变化正在发生

阿里大文娱优酷内部,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

去年12月优酷新总裁樊路远(木华黎)上任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开始查考勤。无论晚上加班到几点,第二天早晨9:30前必须到公司。迟到的员工会被保安拦住并上报公司。

在内部的有些团队,有迟到1分钟罚款100元的说法。在微博和脉脉上,能看到不少相关的吐槽。除了员工本人,员工的高层领导也会连带被罚。有些业务线老大即便自己没迟到,每个月也会因下属的迟到罚上几千块钱。

这次这么多人离开大文娱优酷,除了部分司龄10年以上的老优酷,也有一些是加入不到1年但有多年行业经验的社招员工,业务架构的调整让这些人失去了位置。

一名刚从另一家大厂跳槽到大文娱优酷的员工称,去年入职之前曾反复确认,听说你们那边变动挺多,我选你们的OFFER合适么。对方回复说我们这边已经变动好了。这位候选人刚入职没多久,优酷原总裁杨伟东事件就爆发了,内部整顿工作同步开始。有些酝酿中的新业务连同新招来的人同时被砍掉。

这场悄无声息的人事调整没有官方公告或声明,HR拿着合同一个一个单独谈。在优酷内部,几乎所有变动员工都知道3.28这个last day。对于部分在职员工来说,因为业务的停顿,向上汇报的述职材料和PPT工作量增多。有时候,甚至要集合一个团队之力,帮助主管汇总和撰写汇报材料。

在社交网络,会偶尔有只言片语,随之又消失了。在人力资源市场,来自优酷的简历越来越多了。有猎头公司甚至收到了整个团队的简历,其中不乏职级较高的专家级候选人。

“和另外几家竞品比,优酷投入的也不算少。但团队执行下来,效率就差多了。”一名在职员工对此评价道。来自艾瑞的数据分析师说,“其实优酷去年的爆品节目也不少,比如《镇魂》《白夜追凶》,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数据就是没有做起来”。

调整架构,裁撤团队。看起来是一个优化和提升效率的正确路径。

大优酷:已经掉队的昔日王者

古永锵时代,优酷曾经是毫无争议的视频的王者。在2014年之前甚至更早,在视频网站中以大比分甩开爱奇艺和腾讯视频,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

2014年前后,优酷收购土豆之后,有传言说,优酷将会一举收购当时的腾讯视频,紧接着双方辟谣。后来腾讯不但没有卖掉腾讯视频,反而战略投入,持续深耕。不到2年时间,在大盘DAU和影视剧综等介质储备上超过优酷,成为爱奇艺眼中最具威胁的竞争对手。

2019年2月,综合艾瑞和QuestMobile等多方数据,优酷主客户端在用户规模、用户日活跃,用户月总使用时长等核心指标的表现,均落后于爱奇艺和腾讯视频。

资料来源:艾瑞MUT 2019年2月数据

资料来源:QuestMobile 2019年2月数据

优酷在愈发重要的付费会员数量比拼上也不敌爱奇艺、腾讯视频。

2018年3月17日,爱奇艺在招股书中公布,截至2018年2月底,爱奇艺付费会员规模达6010万。次日,腾讯视频宣布,截至2018年2月28日,其付费会员数已达6259万。三家在线视频平台中,只有优酷会员规模成迷,仅以“日付费用户同比增长”这一婉转的表达方式出现在阿里财报中。

2017年9月底,腾讯视频曾公布付费会员数量突破4300万。一位时任优酷会员小组负责人的员工表达了自己的吃惊。并坦言出于工作需要,多方摸底过腾讯数据,结论是腾讯4300万会员竟然是真的。当时在优酷内部,他们正在冲刺2000万。

这一数据,跟优酷官方2016年公布的3000万付费用户是对不上的。按照这个数据,2016-2017期间,优酷视频付费会员在精细运营了一年之后,数据没有任何上升反而暴跌了1000万。

除了用户数据层面的全面碾压,在内容介质的分发效率上,优酷也颓势明显。根据中信证券研究部2018年底的行研报告,2018年1月至2018年12月,三大在线视频平台剧集和综艺的播放量方面,优酷剧综的有些播放数据不及爱奇艺、腾讯视频的50%;综艺方面,优酷的播放量仅相当于腾讯视频的21%。

2017年9月19日,时任阿里大文娱一把手的俞永福曾放下豪言 “优酷怎么从第一的位置上被拉下来的,也要用同样的方式回到第一。”在他立下flag两个月后,便被调离了阿里大文娱。

在他之后的轮值班长杨伟东,开启了大胆激进的内容策略和不设上限的内容投入,并在“这就是街舞”等系列综艺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2018年4月20日在优酷春集上,时任优酷总裁的杨伟东身着干练的白衬衣亮相,重点发布了“这!就是年轻态”以及“燃烧吧!2018”两大综艺矩阵。

150天后的9月20日,优酷秋集,优酷内容侧派了优酷内容中心的高级总监宋秉华登台讲演。

2个月后,2018年12月4日上午10点,阿里大文娱发通知表示,优酷总裁杨伟东因经济问题正在配合警方调查,阿里影业董事长樊路远将兼任优酷总裁。

优酷新总裁樊路远其人

新任阿里大文娱事业群轮值总裁樊路远(木华黎)是一个战功赫赫的职业经理人。他是阿里巴巴30个合伙人之一,也是2014年阿里上市,和马云一起赴美敲钟的人。加入阿里巴巴12年,其中有10年的时间在支付宝。2018年12月,接替杨伟东,成为新任优酷总裁。

掌管优酷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强调工作纪律:不管头一天几点下班,早上9:30分,必须到达公司。这不是樊路远第一次做类似的整顿。早在2017年他调任阿里影业CEO的时候,就曾对影业同事因为加班而调整上班时间而不满,他下令禁止了加班晚到的行为。“每个人必须要具备阿里的那种味道。如果没有,你就慢慢在环境当中去磨合、去成长。”

2018年12月,连轴转忙完世界杯、欧冠赛、双11,双12的优酷团队,遵照新规,在每天早上9:30,准时来到阿里望京绿地中心的办公楼。因为所有人都卡着点儿到,导致楼下人满为患,堆满了一楼大厅,个把小时上不去电梯。9:30之后还没刷卡进入办公区的员工,被保安拦着一个一个登记迟到信息再放行,导致一楼的拥堵情况更甚了。

可能樊路远本人也没想到,自己在阿里影业验证过的政策,换到人数庞大的优酷团队落地下来,是这么个盛况。

有一天早上9:30左右进入阿里大楼的樊路远本人,也被过多的员工挤在门外进不去。看着保安检票员一样,一个一个登记迟到员工姓名,后面的队伍排成了龙摆尾。他走上前让保安把大门打开放行。

保安隶属于第三方安保公司,根本不认识樊路远,看了他一眼直接拒绝了,说我们领导有规定,迟到必须登记。

一系列整顿举措,彻底打破了员工的舒适区。当然,也有员工毫不隐瞒自己的不满:认为老板抓不住大局才会跑来抓细节,一年亏48亿的优酷业务,短时间内根本拉不回来。

但事实上,在业务层面,尤其是移动支付领域,樊路远备受称赞。

2010年,樊路远带领团队首创了快捷支付,不仅提高了线上交易成功率,也极大提高了消费者的用户体验。并于2013年推出中国最大规模的互联网金融产品余额宝,他也因此有了“余额宝之父”的称号。

当时正处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的过渡阶段,支付宝的用户使用习惯都在PC端。樊路远通过一系列强硬有效的营销手段,将用户从PC端迁移到了移动端,这也最终奠定了后来支付宝在手机移动支付领域中的江湖地位。

有媒体在报道中说樊路远是一个低调的人。

樊路远这样的人,做事高调,但是做人却是异常低调。2013年淘宝十周年庆典结束后,他和彭蕾、井贤栋、胡晓明一起,拿着超大垃圾袋默默收集观众留在座位上的一次性雨衣。(来源:电商报,作者:唧唧)

当然他也曾在一个高调的社交产品中败北。

在2014-2016两年时间里,支付宝相继在9.0版本中推出社交圈内容。被称作“抄微信,访点评”。干脆做个“附近的有钱人”功能吧。而支付宝圈子功能“校园日记”“白领日记”更惨。由于大量刺激荷尔蒙的照片,引来围观和争议。最后,只能以关闭业务和更高层出面道歉而草草收场。

那一次,阿里再一次被评价:阿里没有社交基因。

阿里到底能不能做社交?

一直以来,但凡提到社交、社区、社群这些关键词,大家会先想到腾讯。但是在阿里大文娱优酷主客户端里,依然可以看到社区的影子。

优酷的“星球”社区前身是天天动听。

2015年7月,阿里巴巴宣布成立阿里音乐集团,高晓松出任董事长,宋柯出任CEO,湖南卫视知名主持人何炅以兼职的身份出任首席内容官。

高晓松宋柯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拥有3亿用户的音乐播放器天天动听上面做社区。当用户升级天天动听APP时,阿里星球就可以在短时间内拥有亿级用户,成为当时名副其实的最大音乐社区。

但这款囊括了包括音乐播放器、粉丝社交、直播等众多功能的APP,遭到了几亿天天动听用户的排斥和卸载。数据暴跌之后,2016年12月12日,短暂存在了半年多的阿里星球宣布关闭并更名为优酷星球。此后这个“球”就作为一个tab,被抛到优酷,成为优酷主客户端的一部分。

此时距离阿里巴巴收购优酷已经过去一年有余。优酷当时的领导团队是总裁杨伟东、COO戴玮(元宝)、CTO庄卓然(南天)。其中元宝和南天都是深耕淘系多年的老阿里,在电商领域的产品和运营方面,有着多年积累。

除了接管星球的产品,优酷也接管了星球的团队。至此,一个由阿里空降团队,老优酷团队,阿里音乐转岗团队,外部招聘团队组成的新团队,开启了针对星球社区运营的新探索。

过去两年,他们针对星球做了全面的改版和各种产品创新尝试,但是结果并不尽如人意。被星球社区的竞品的爱奇艺泡泡和腾讯视频doki,数据和活跃度上升很快。

爱奇艺为了泡泡曾举全站之力为社区输送明星等KOL,而腾讯视频则在自家最热播的综艺如《创造101》等流量节目中,将粉丝打榜的逻辑深深的植入到doki之中。这些举措极大的提升了社区的黏性和活跃度。

“优酷星球社区的数据可能不及泡泡及doki的十分之一。” 一位从事行研的BI专家评价道。事实上,几乎不需要看数据。只要随手打开星球页面,不管推荐逻辑怎么千人千面,都能很明显的看出,首页推送的内容日期滞后,评论互动寥寥无几。社区人气可见一斑。参照优酷主客户端几千万的DAU,社区当下的人气,会直接带来蒸发式降温。产品的设计者和运营者以流量思维把流量引来了,用户一看没什么人气,还是会很快离开。

阿里这一拨的裁员,似乎也验证了优酷星球在社区尝试方面的受挫。在优酷内部,多个业务线的在职员工证实,星球整个业务线正在面临裁撤。

但也有消息说,针对社区的探索,也一直在寻找新的跨界合作的可能。一切还在推进中。但是,爱奇艺的《青春有你》、腾讯的下一季《创造101》还在持续给泡泡和doki社区赋能,留给星球团队的时间不多了。

在这些背景下,阿里系的管理团队如何定义社区和粉丝经济,以及优酷星球业务的何去何从,备受关注。

接不住流量的大优酷

流量是移动互联网产品的生命线。尤其是在渠道成本越来越贵的情况下,一个移动互联网产品的流量和留存,就变得至关重要。如果接不住流量,资源砸的越多,漏出去越多。

过去半年,优酷经历了两次数据暴跌。

第一次是砸重金没留住,数据先升后跌。2018年世界杯,阿里花了16个亿,购买了世界杯网络独播版权。世界杯期间,优酷的日活跃用户数(DAU)被拉高了千万。只是世界杯结束后没多久,这个数据又降了下来。

有人说世界杯的运营接不住,是由于时任总裁杨伟东的激进和一意孤行策略,导致运营团队来不及准备。事实上,在阿里大中台小前台的组织架构体系里,职级再高的职业经理人,也没有办法一言堂。杨伟东的职业身份属于业务前台。最终这笔16亿的巨款,出自阿里中台。一定有一套详尽的ROI测算方法,和一系列高职级负责人的签字,才批了这笔预算。

世界杯属于独家稀缺内容,世界杯期间吸引了大量球迷前往,优酷客户端数据急速攀升;但是世界杯之后,那些为了看球而来的男性用户,很难全部留存下来。再加上优酷主客户端本来的运营策略,也是对女性用户更为友好。

优酷平台58%的用户,都是女性用户。这也是为什么在早先砸过重金的《军师联盟》之后,选用了《春风十里不如你》接档,数据效果还不错。更早一些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虽不是独播,数据依然强势碾压独家的《军师联盟》。

第二次数据暴跌来自于一次重大改版。

在这次改版中,优酷把自己的所有的内容呈现,都改成了信息流的形式。即便是长视频,也在封面嵌套一个短视频。想以此达到更好的渗透数据。这对一个在线视频网站来说,是一个非常重大的改版。在优酷这次改版中,看到了类头条系的影子。但是类抖音的那种信息流,其实更适配十几秒的短视频。

此举遭到了用户的激烈反对,用户停留时长迅速下跌,跳出率攀升。意识到数据和口碑都不行的产品和运营团队,不得不切换版本,把产品改回了原来的样子。这么折腾一次。数据暴跌千万。

于是,一切都到了不得不优化的时候。

即便是阿里巴巴公司公开宣布今年不裁员,还计划招聘更多。但是,作为阿里大文娱一份子的优酷,已经走到了十字路口。

他们在阿里北京公司率先推出了裁员计划。几乎所有的被HR谈话的员工,都选择了接受赔偿主动离职。这一切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有些出差和派驻外地的员工甚至没有察觉。直到上周来找自己谈跨部门合作的同事,在这个周忽然整个团队都在钉钉里消失不见了。这才意识到有什么变化已经在发生了。

有人猜测,优酷本次的裁员规模大概在三分之一。也有员工说,3.28这一批裁员之后,4月还将继续。此时此刻,阿里北京团队的气压很低,他们在9:30准时上班,遵守考勤,埋头做事。一切安安静静,等待另一只靴子落地。

当架构调整和裁撤人力都做完以后,阿里北京团队能变成集团公司期待中的“大文娱”和“大优酷”吗?

也许只有时间和用户能够回答这个问题。

关于 恰克

恰克
吃鸡吃鸡

检查

搜狐视频2019再启视频新策略,张朝阳希望低成本创造优质内容

2019年4月17日北京,搜狐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