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 六月 17 2019
首页 / 新知快讯 / 24H看点 / 音乐流媒体为何集体跳脚?

音乐流媒体为何集体跳脚?

有个朋友在微博上问了我一个问题,这次就聊聊这个吧。

这位朋友提到的“美帝上调版税的法令”,指的是今年2月7日美国著作权版税委员会(Copyright Royalty Board,以下简称CRB)做出的一个最终裁决:要求包括机械录音版税和表演权版税在内的音乐版税总税率在未来五年内逐年上涨。

版税的收入占比从2018年的11.4%上涨到2022年的15.%。涨幅达32.5%。(比现行的10.5%增长44%),内容总价值的占比从2018年的22%上涨到2022年的26.2%,涨幅达16%。

之所以说是“最终裁决”,是因为,这个决定去年1月CRB已经提出过一次,并且留给了利益相关各方一年的讨论期,这次的决定是最终裁决。

30天内如果利益相关各方没有反对意见,就会提请政府有关部门监督执行了。利益相关各方如果不服,可以上诉上诉到美国联邦上诉法院华盛顿特区巡回庭。按照外媒的说法,30天缓冲期内,除了Apple以外,目前美国市场上的几个主要的流媒体服务商都正式上诉了。

所以最终结果,还要等庭审。

其实,CRB这个裁决,并不是针对流媒体的,包括了实体和数字在内的所有音乐发行方和分销商。也就是说,无论是唱片公司还是流媒体,都需要按照CRB要求的税率支付给音乐创作者。

而且,有趣是的是,根据CRB发布的裁决文件,仲裁的起因跟流媒体并没有关系:2016年,NMPA(美国国家音乐版权商协会)和 NSAI(美国纳什维尔国际歌曲创作者协会)和索尼音乐谈判谈崩,于是找到CRB来仲裁。

但是,对于仲裁结果,流媒体服务商们的反应是……集体跳脚!

CRB最终裁决发布之后,谷歌、Pandora和Spotify发表联合声明,称CRB所发布的死板的法定税率如果执行,将会伤害所有音乐版权方和著作权人。

另外,外媒称,亚马逊也已经上诉。

尽管相关裁决涉及的版税既包含了“机械录音版税”(mechanical royalty),也包含“表演权版税”(performance royalty),不过,各方诉求的焦点集中在“机械录音版税”上。

CRB裁决文中提到,随着实体消费转向数字消费,美国版权方的收入结构发生了变化:

2012年,美国版权商的收入构成中,机械录音版税占36%,到2014年,占比下降到23%。

根据CRB裁决文的注释:实体消费和付费下载不支付表演权版税,按需点播的交互型流媒体既需要支付机械录音版税,也需要支付表演权版税,不按需点播的非交互型流媒体只支付表演权版税。

据此,机械录音版税占比下降和表演权版税占比上升是可以理解的。不过,版权方提出,希望为机械录音版权设立一个独立的税率,确保机械录音版税收入。

法官并没有支持这个诉求,也没有支持版权方的另一个诉求,单次播放按0.0015美元计算。

流媒体方面的诉求主要有三个:

1.税率按总税率(All-in)计算:不为“机械录音版税”或”表演权版税“单独设立税率。

2.最低税率按照10.5%执行

3.排除“Mechanical Floor”(机械录音层)

此外,不同的流媒体平台也有自己的“小算盘”。比如亚马逊要求家庭账号、学生账号、折扣账号等不同账号应该区别对待,如果打折就要降低税率,另外版税不要超过APP商店或终端价值的15%;Spotify要求版税增长幅度不超过公司收入减少的15%;苹果希望税率只是针对试听超过30秒以上的用户;谷歌还希望免费试用用户按零税率计算。

最终,CRB的法官接受了流媒体平台所希望的总税率(All-in)的计算方式,但没有采纳10.5%和排除“机械录音层”的要求。

解释一下什么是“Mechanical Floor”。(我想不到更好的翻译,暂时翻译为“机械录音层”,欢迎留言探讨)

个人理解是,如果排除Mechanical Floor,那么,CRB的决议中就只会提总税率,而不会提”机械录音“和”表演权“字样,那么,就意味着,机械录音版税未来有可能不受总税率的保护。

所以,版权方强烈要求保留Mechanical Floor,因为他们担心流媒体平台跟表演权代理组织(PROs)会在谈判占据优势,导致机械录音版税占比无限下降,甚至有可能最终等于零。

流媒体阵营则认为有总税率就行了,没必要单独设立机械录音版税税率和表演权版税税率。

CRB的决议文件中提到,法官认为机械录音版税对于音乐创作者来说是一个有价值的激励,也有助于版权方跟PROs的谈判,应该保留”机械录音“说法。

最终结果就是我们在本文开头中看到的那样:CRB采纳了”总税率“的说法,也明确了总税率里包含机械录音版税和表演权版税,但也都没有单独设立税率。

那么,流媒体阵营为什么要集体跳脚呢?很简单,盈利压力太大。现行税率下都不盈利,如果税率继续增长,盈利就更难了。

所以,这一次,不会再让步更多了。

关于这一点,我曾经在《季度财报那么好看,为什么Spotify还要选择战略转向?》分析过。作为目前全球付费用户量最大的流媒体平台,Spotify今年仍然预亏2~3.2亿欧元,所以他们当然不希望税率增长。

所以,Spotify的诉求也很有意思,版税增长幅度不超过流媒体公司收入减少的15%。可以说,Spotify的考虑非常实际。

流媒体阵营里也有”反骨仔“,付费用户量仅次于Spotify的第二大流媒体服务商Apple Music在30天”缓冲期“内始终保持沉默,等于是默认了CRB的决定。

冲裁的发起者,美国国家音乐版权商协会CEO为此还特别表扬了Apple Music,说只有Apple Music是音乐创作者们的朋友。

考虑到蒂姆·库克去年曾经说过苹果公司做音乐不为挣钱,Apple Music的沉默也可以理解了。

从这件事上,我们可以看到,随着音乐行业收入来源的流媒体化,流媒体的行业话语权正在提升。

至少……敢上诉了!

Billboard网站的一篇报道提到,这是涉及到美国版权法案音乐词曲版权条款的决议中,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上诉的情况。

流媒体腰杆子硬也是有理由的。

按照美国唱片协会RIAA最新公布的数据,2018年,美国音乐市场零售总收入达到98亿美元,上涨了12%,其中流媒体收入达到74亿美元,增长了30%,占市场总收入的75%。

毫不夸张地说,美国音乐市场收入已经被流媒体平台控制了。市场地位的变化,必然会带来游戏规则的改写——当下的版权格局是建立在传统唱片业模式下的,流媒体的崛起必然想要建立一个符合流媒体市场的新模式。

流媒体的意愿集中体现在两方面:

1.效率优先:CRB的决议文中多次提到,流媒体阵营之所以反对机械录音版税独立设定税率,是因为流媒体阵容认为,目前的音乐版权体系已经很复杂,不利于提高经济效率。流媒体的思路就是希望版税结构越简单越好。

2.兼顾公平:亚马逊、谷歌和Pandora的诉求里都表达了不同账号、不同消费行为区别对待的要求,这体现了流媒体经济的特色。跟传统音乐零售相对固定的消费模式不同,互联网消费是比较灵活多样的。流媒体平台希望CRB设定的税率能够考虑不同账号、不同用户属性之间的区别,同时也考虑流媒体盈利难的现状——Pandora和Spotify都提出了税率和收入减少挂钩的诉求。

这可以说很互联网了。

类似的故事,在每一次时代更迭中都发生过,而且,有可能重新定义音乐行业相关角色。

举一个例子。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前十年,Music Publishing指的是音乐曲谱出版业,但是随着录音产业的崛起和曲谱出版业的式微,Music Publishing后来变成了现在的词曲版权管理。

在这个过程中,有两个案例被认为是一个关键节点,就是发生在1910年代中期的苏萨案和赫伯特案。

两个案例都是音乐人通过自己的Music Publisher起诉被告未经授权表演自己的作品,但最初都被初审法庭驳回了。1917年,美国最高法院推翻了下级法院的判决,认定两个案件中的被告方都侵犯了版权。

美国的业内认为,美国最高法院的这一决定,将出版商的身份从曲谱销售者转变成版权管理者,重新定义了music publishing的基本特征。

这里并不是说流媒体如果上诉成功,就一定会颠覆音乐产业,但是,音乐产业目前处于从传统唱片业向互联网音乐彻底转变的冲刺阶段,任何一个判决,都有可能改变音乐产业的未来。

而且,无论结果如何,市场的发展都正在从更深的层面改变音乐行业。

关于 声波

声波
发现不同的声音

检查

又是一年618:流量散去,服务崛起

又是一年618,电商大促季正接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