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 7月 21 2024
首页 / 新知快讯 / 24H看点 / 深中通道开通,中山能成为深圳的“浦东”么?

深中通道开通,中山能成为深圳的“浦东”么?

2024年6月30日,深中通道正式通车试运营。

这条位于珠江三角洲伶仃洋海域的超级工程,集“桥—岛—隧—水下互通”于一体,东起深圳宝安国际机场,西至中山翠亨东互通,总长约24千米。

深中通道北距虎门大桥约30千米,南距港珠澳大桥约31千米,是环珠江口A字形交通网络骨架的关键一横。

其中,连接广东深圳、中山、广州南沙区的跨海通道,为双向八车道,主线设计速度为100千米/小时。

深中通道的开通,不仅意味着珠江两岸的“深莞惠”和“珠中江”两大城市群被串联在了一起,也让深圳到中山通行时间从2小时缩短至30分钟左右。

对于中山而言,更是喜从天降。

一、中山:打造深圳的“浦东”

2018年,连通粤港澳三地的港珠澳大桥正式通车,成为中国也是全球最长的跨海大桥之一。

不过,港珠澳大桥虽说将香港、澳门和珠江西岸连成一体,可还是有一处小缺憾。

由于大桥采取了“单Y”设计,未预留到深圳等珠江口西岸的通道,使得深圳只得“望桥兴叹”,更让不远处的中山等市既委屈又无奈。

中山,古称香山,因是孙中山先生的故乡而得名,是全国4个不设区的地级市之一,也是传统制造业强市。

虽有通江达海的地理优势,还曾与东莞、顺德、南海一起被称为“广东四小虎”,凭借雄厚的电子制造、小家电、灯饰等产业而称霸一方。

曾经中山靠着“一镇一品”的特色,打造出一批知名企业,如古镇的灯饰、小榄的五金、沙溪的服装、大涌的家具等,创造了“中山舰队”的工业神话。

可如今的中山却有些掉队。

2023年,中山的GDP为3850.7亿元,相比十年前,增幅超过100%,但排名却是全省倒数行列。

倒不是中山不努力,实在是省内的兄弟城市发展实在太迅速,自己在地理位置上又缺乏好的“带头大哥”:既不如珠海毗邻澳门,也不像佛山与广州亲如一家的优势,更不如深圳两翼的东莞与惠州,处处受到呵护。

过去,从中山开车去深圳等地,需要绕行虎门大桥,起步就是两个小时,与那些彼此通过跨江大桥抬脚便到的城市,实在没法比。

由于客流量巨大,虎门大桥是每逢节假日必堵。

中山当地曾有一个段子说,中秋节带了十盒月饼回老家,结果堵在虎门大桥,等下桥后,月饼只剩下两盒……

从中山到深圳,大桥不仅经常堵车,通勤距离还超过100公里。

与那些相互间通过跨江大桥抬脚便到的城市,中山人只能艳羡地叹口气。

在这种情况下,通过深中通道承接来自深圳的高新产业外溢,无疑成为中山渴求的“及时雨”。

其实,在深中通道通车前夕,中山为链接深圳外溢产业早已做好了准备。

珠江口已建成、在建以及规划中的部分跨海通道,图片来源:中山房频

作为深中产业联动的“桥头堡”,中山拥有广珠城际、广澳高速,中开高速、中山港澳码头等大湾区重大交通基础设施,100公里范围内通达大湾区5个国际机场、4个国际港口。

更重要的是,从2022年开始,中山通过“工改”腾挪出大片的工业土地,已拆除整理低效工业用地超3.9万亩,可谓蓄势待发。

深中通道开通后,从中山的马鞍岛到深圳宝安,地理距离仅有30多公里,而且直接串联深圳西部城市核心区,像前海、南山、国际会展中心、宝安国际机场等等核心节点,都被纳入“30分钟通勤圈”范围。

这是什么概念?

基本上相当于从深圳市内的龙华到福田中心的时间。

难怪中山市领导在深中通道开通之前,谈到中山与深圳两地合作前景时,将其描述为“上海浦东与浦西的关系”。

这个愿景着实令人兴奋,毕竟上海这些年的经济飞速增长,浦东新区功不可没。

2023年上海GDP为47218亿,其中浦东GDP就达16715.15亿,占比达到35%。

中山,能否让深圳再造一个大深圳,又能否成为新的“浦东”,想想都令人激动。

值得一提的是,深中通道两端,链接中山的正是深圳如今的核心发展区——前海。

通过这条海底隧道,意味着中山一头就扎进深圳未来最被看好的发展区域。

而且,中山的制造业体系配套非常齐全,深圳的高科技企业研发后,可以到中山直接来进行生产落地。

在这种情况下,来自深圳的高新产业外溢,无疑成为中山渴求的“及时雨”。

不仅如此,深中通道开通,也让中山与香港的关系更为密切。

二、中山成为港澳地区的“后花园”

香港人历来喜欢中山,吃在中山、住在中山,是不少香港人周末的必修课。

这是因为众多香港人祖籍以广东中山、惠州居多,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第一家中外合作酒店就是霍英东跟何鸿燊投资建设的中山温泉宾馆。

90年代开始,一批又一批港人到中山买房,当时香港最流行的内地旅行,就是“中山买房团”。

根据相关数据统计,近五年港澳客置业热点城市TOP5中,中山以25%的占比,高居第一。

中山获得香港人青睐,除了“侨乡”属性的加持,也因中山风景秀丽、空气质量佳,曾六次蝉联“全国文明城市”,并先后荣获“联合国人居奖” “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等荣誉,从而吸引不少港人回来居住、养老。

这些年,只要稍微关注下中山,就会不断听见新闻报道,某位香港明星在中山置业了,某位香港名人选择在中山养老,这种“明星效应”在大湾区其他城市,甚少出现。

更关键的是,相比其他城市,中山对港客最具吸引力还是性价比,是“临港城市”中房价较低的城市之一,均价15000元/平,就通行距离、居住环境、房价等因素来看,中山都是香港居民的首选。

不过,早期香港人去中山,大部分坐船到中山港;不想坐船的,只能坐大巴,绕行虎门大桥。

即便港珠澳大桥开通之后,香港人经珠海去中山坐车,其实还是需要颠簸半天时间,被港人戏称为“痔疮”团,意思是长途坐车太过辛苦。

如今,中山通道开通,使得中山与深圳距离缩短了半小时,也意味着香港到中山的车程将会缩短至少30分钟。

其实,香港专门做跨境业务的巴士公司已经开始筹备,计划从每天20班增至30多班,其中大部分都是开往中山。

对于去腻了珠海、深圳的港人来说,中山确实极具诱惑。

要知道,中山也是大湾区有名的美食之城,荔枝柴烧鹅、石岐乳鸽、风生水起菊花捞鸡、阜沙咕噜肉、麦香焗神湾菠萝、盐油蒸吊水鲩鱼……令港人垂涎已久。

最主要是,中山很多方面的价格比深圳便宜太多。

甚至,由于交通等费用降低,香港目前推出的“中山一日游”,包含游古村、吃美食、逛公园,最低只要199元港币。

若觉得199元港币太贵的话,还有一天来回的团队,只要88元港币。

同样的情况,对于澳门、深圳等地的居民来说也适用。

大批外地游客来到中山,自然也不只是吃吃喝喝,从投资到创业,从买房到养老,中山也真正成为了港澳两地的“后花园”,更成为大湾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不过,深中通道开通后,中山能否真正“躺赢”,还值得观察。

三、中山面临的现实挑战

深中通道对中山来说,看似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实际也未必。

中山如今提出“深圳与中山双向奔赴,两地联手面向世界招商”的策略。

提出这样的招商概念,是因为中山规划的“4+X”产业中健康医药、装备制造及机器人、新一代信息技术、现代服务业,与深圳主导产业有着高度的重合性。

这意味着,中山是将自己与深圳放在同台竞技的角度。

但别的不说,中山与深圳早已不是一个量级:

2023年深圳的地区生产总值(GDP)为34606.40亿元,其中工业增加值为11818.61亿元。而中山市的地区生产总值为3850.65亿元,规模以上工业实现增加值为1506.30亿元。

很显然,双方的差距极为悬殊。

在这一背景下,中山市或许在招商领域,不仅与深圳无法“双向奔赴”,更面临人才和资源被深圳“虹吸”的危险。

因此,中山或许要改变下思路,变“双向奔赴”为“拥抱深圳”,做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此外,前面提到中山为承接深圳的产业外溢,推行“腾笼换鸟”的工业改革政策,清理数万亩土地。

但这样的政策也带来一个弊病,俗称“倒洗澡水连孩子一起倒掉”。

意思是,在中山“工改”过程中,许多不达标的本地企业被迫搬迁,大量曾经是中山工业基石的中小型企业不得不改换门庭。

如何在承接深圳产业转移同时,继续对本土企业进行扶持,帮助其转型升级,提供有效的资金、政策等扶持,是中山目前最急需解决的现实问题。

还有一个可能很多人未必注意到的,深中通道通车后,接住这“泼天富贵”的可不止中山,还有江门。

江门和中山都是珠江西岸的制造业城市,彼此相邻,也竞争多年。

2004年之前,江门的GDP领先于中山;2004年~2018年,中山GDP领先于江门;直到2019年,中山又被江门超越;2023年中山和江门的GDP分别为3850和4022亿,江门领先中山的优势不断扩大。

这些年,当中山还在埋头房地产业时,江门却通过承接深圳产业转移,孵化出华南激光谷和新能源电池产业链。

甚至,中山在提“双向奔赴”时,江门针对承接深圳外溢产业,却低调地提出“深圳总部+江门基地”、“深圳研发+江门生产”、“深圳服务+江门制造”等口号,显得很务实。

随着深中通道建成通车,企业投资自然优先考虑到经济实力更强、配套更齐全的地方,江门毫无疑问会是中山的劲敌。

毕竟,中山最大的优势就是比江门快半个小时到达深圳而已。

不过,作为激活大湾区交通网络的“关键一横”,深中通道的开通,只是在大湾区的城市间又画出一道“起跑线”。

谁会在未来这条漫长的区域赛道领跑和超越,依然需要时间和耐心来检验。

关于 恰克

恰克
吃鸡吃鸡

检查

目标“第一城”,广州出手了

竞逐万亿级新赛道,广州这次表现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