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 十一月 27 2020
首页 / 新知快讯 / 大公司 / 等不到IPO这一天,投资人正在抛弃滴滴?

等不到IPO这一天,投资人正在抛弃滴滴?

在过去8年里,30多家投资人耗资220亿美元,使滴滴改变了打车行业的格局,成为网约车寡头。因为“黑天鹅”和业务模式,滴滴始终未能解决盈利问题。加上一级市场市场估值见顶,二级市场同类公司估值重创,一部分投资人开始撤离。

有投资人要卖掉滴滴,他们等不到IPO这一天了。

7月21日,流拍一次之后,某“全球领先的网约车出行平台公司”部分股权,再次出现在阿里拍卖平台上,起拍价为9200万元。标的公司指向滴滴,引发广泛关注,拍卖项目随即“申请撤回”。

滴滴公关对外提示,“疑似滴滴股权出售身份不明,股权本身无法辨别真实性,请大家注意潜在风险”,公关还提到“IPO不是滴滴当前最优先的事情,公司目前暂无相关计划”。

阿里拍卖平台之外,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也挂出滴滴股权项目,转让182.31万股,正在征集意向投资人。交易所工作人员向豹变透露,“转让方是一家国企的两个子公司”。

一年前,另一家国企投资人挂出滴滴的13.75万股,准备转让,报价是5800万元,至今无人接盘。滴滴的投资人中,有国资背景的是中信产业基金、中投公司、中国人寿、中国邮政等。

投资人历经八年长跑,合计给滴滴注入资金超过220亿美元,帮助滴滴灭掉快滴、收购Uber,把滴滴养成网约车领域的绝对龙头。

滴滴没能依靠强势地位,给所有的投资人带来希望。

1

为什么滴滴很难盈利?

柳青宣布滴滴上线8年来迎来首次盈利,在这之前,滴滴已经累计亏损超过500亿美元。

滴滴总裁柳青尝试给投资人一点点盼头。

2020年5月7日,柳青对媒体透露,“滴滴的核心业务已经小有盈利”。这是滴滴上线8年来,首次宣称实现盈利。至于到底赚了多少钱,采用的什么指标,柳青没有透露。

柳青/视觉中国

在网约车大战中,滴滴实现了对快滴和优步中国的合并,从此坐上了网约车行业的“铁王座”。

是个成年人都知道的商业规律,一家公司独大于某个行业,赚钱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儿?滴滴也是这么想的。

财新网报道称,滴滴在2015年融资时,滴滴十分乐观地告诉投资人,滴滴2016年到2018年预计利润将分别为5.4亿美元、10.2亿美元、15.1亿美元,并计划在2018年登陆美股,整体估值达到870亿美元。

已然成为网约车寡头的滴滴,并未享受到应有的“待遇”,实现盈利的消息迟迟没能出现。

2019年2月,程维的一封内部信显示,滴滴不但还没盈利,而且亏损一年比一年厉害。从上线到2018年,滴滴6年间累计亏损390亿元,其中2017年亏损25亿元,2018年亏损猛增至109亿元。另有媒体报道称,截至2019年底,滴滴累计亏损超过500亿元。也就是说,滴滴2019年亏损达到110亿元。

滴滴盈利为何如此困难?

这需要从滴滴业务板块说起。滴滴的主营业务主要包括快车、专车、以及顺风车、拼车等。其中,快车业务承担了滴滴的主要运力,是主营业务中的顶梁柱,但快车业务也是滴滴主要亏损来源。

快车业务和传统出租车,在价格上并无明显的竞争优势。出租车行业本身的低毛利不仅增加了快车业务的盈利难度,同时也限定了快车业务的盈利天花板。

滴滴也并不是没有盈利板块。包括礼橙专车、豪华车在内的专车业务,倒是具备很强的盈利能力,在同一行程下,专车比快车价格高出了一半甚至一倍多,只是专车业务的体量太小。

顺风车和拼车业务模式与传统巡游车有着显著差异,盈利能力也更强,用户付费比出租车低,司机同时获得了更高的收入。顺风车也是滴滴最赚钱的业务,2017年就为滴滴带来了8亿元的净利润。不过两块业务同样存在盘子太小的窘境,赚来的钱补不了快车的窟窿。

所以,滴滴并不是没有盈利能力和希望,只是需要考量如何将专车、顺风车和拼车业务的盘子做大。

2

最赚钱业务遭遇黑天鹅

郑州空姐遇害,滴滴一朝回到解放前。

业务板块明晰后,顺风车成了滴滴的天选之子。

当滴滴铆足了劲正在顺风车业务上冲刺时,两起恶性安全事故让滴滴“一夜回到解放前”。

2018年5月,郑州空姐在滴滴顺风车上遇害。三个多月后,温州乐清的一女孩遇害,凶手也是滴滴顺风车司机。

两起恶性事件让网约车行业开始面临空前的监管风暴,整改和约谈成为滴滴当年的“主旋律”。

程维、柳青不得不出面道歉,宣布“对滴滴顺风车业务模式重新评估,在安全保护措施没有获得用户认可之前,无限期下线。”

程维/视觉中国

顺风车在滴滴的业务里是最符合共享经济精神的产品,也是滴滴最赚钱的业务,滴滴给顺风车司机搭建平台,抽成30%。

停掉顺风车业务,对滴滴来说无异于断掉一只臂膀,但舆论以及监管的压力,让滴滴不得不对顺风车“痛下杀手”,而且逼迫“all in 安全”。

滴滴首席出行安全官侯景雷对外透露,滴滴2019年投入20亿元,2020年投入30亿元,用来提升整体安全层级。

当安全事件降温后,滴滴熬过监管,在顺风车业务上线的边缘“疯狂试探”,终于在2019年11月恢复试运行。

滴滴意欲重新振作,2019年底,程维曾表示网约车2020年的目标是近50%的增长。孰料另一只“黑天鹅”飞出来,新冠疫情的爆发为滴滴的复苏蒙上一层阴影。

4月28日,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一份报告显示,2020年一季度,受新型冠状肺炎疫情影响,部分城市暂停了网约车服务,用户规模为3.62亿人,使用率下降至40.1%。

柳青在接受CNBC采访时称,疫情期间网约车业务受到重大打击,5月在中国的乘车量已达到新冠病毒暴发前水平的60%至70%。

3

打江山易,守江山难

美团出行、哈啰出行,如祺出行、享道出行、3T出行,网约车的二次大战一触即发。

滴滴在All in安全时,曾经被压制住的对手们,正在趁虚而入。美团专车、神州专车、曹操专车们,再次发起猛攻,以至于滴滴不得不应对新生网约车平台的挑战。

程维/视觉中国

2018年底,哈罗单车上线打车服务,从两轮业务又踏入四轮的战场。趁滴滴顺风车下线,哈罗出行又推出顺风车业务。

网约车这块肥肉,互联网公司也眼馋。高德、携程、美团加大补贴力度,趁机抢夺用户。传统车企瞄准空档,也加入网约车战局。广汽集团推出“如祺出行”、上汽集团推出“享道出行”、一汽、东风、长安推出3T出行,他们资金实力雄厚,地方政府关系过硬,在合规上更胜一筹,而上述很多车企本来就跟滴滴有合作,一旦建立自己的网约车平台,难免会胳膊肘往内拐。

目前,中国已有140多家网约车平台公司取得了经营许可,全国合法网约车驾驶员已达150多万人,日均完成网约车订单超过2000万单。

有分析人士称,网约车是一个没有护城河的行业,因为乘客和司机对平台的不具备忠诚度。乘客和司机只会通过价格和收入“用脚投票”,不存在“逃逸成本”。

2019年12月,Talk Aata 发布的一组数据显示,滴滴在过去一年里,乘客和司机端APP使用量,分别下降了5%和23%。这说明,滴滴的活跃用户和司机数量一直在减少。

滴滴想要守住市场份额不被蚕食,还得继续烧钱。

4

800亿美元值不值?

Uber市值568亿美元,Lyft市值93亿美元,滴滴的800亿美元估值凭什么撑起来?

从天使投资人王刚算起,一路上为滴滴输血的投资机构超过30家,有互联网巨头腾讯、阿里,有国资背景的中投公司、中国邮政,有国外财团软银、SDT。

资本逐利是本能,有多少投入就期待多少回报。他们动辄十几亿的资本投入到滴滴,需要承担昂贵的资金成本和投资机会成本,想要赚钱退出,要么有新的投资人接盘,要么上市到二级市场变现。

在一级市场上,2016年滴滴合并Uber后,融资变得越来越困难,2017年至今只有4笔融资,且软银作为老股东多次跟投,2018年的融资更是完全空白,这让早期的投资人退出变得困难。

同一时期,滴滴在一级市场的估值也频频下探。2019年5月,Uber的招股书显示,滴滴估值为516亿美元,比2018年末的600亿美元估值缩水14%。2019年7月,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滴滴股权转让,按估值475.44亿美元标价,滴滴估值下探至新低。

一级市场估值触及天花板,投资人只能谋求二级市场退出。

2018年,投资人曾看到变现的曙光,滴滴准备赴美上市。然而,安全的“黑天鹅”突然降临,让滴滴IPO进程受阻,往后的时间里,每次传出滴滴准备IPO的消息,都遭到公司的辟谣。

2020年7月21日,财新援引滴滴高层的人士消息,称滴滴正在筹备港股上市,但具体的方案尚在推进中,而前一日则有报道称,滴滴出行正在与投行洽谈,计划最快年内IPO,目标估值超过800亿美元。

现实可能没有滴滴想象的那么好。滴滴的同行Lyft、Uber在2019年抢先上市,但资本市场兴致并不高。

Lyft作为全球首家上市的网约车公司,上市第二天就跌破发行价,截至7月22日,Lyft市值仅为93亿美元,较最高市值跌去60%。

网约车鼻祖Uber,在递交招股书时,Uber将其IPO定价区间设定在了每股44美元至50美元之间,最终华尔街的定价是45美元,靠近定价区间的低端。

Uber上市后同样遭遇血洗,首日破发报收42美元,如今市值只有568亿美元,远低于Uber最后一轮私募融资时的760亿美元,这意味着解禁后,投资人将血本无归。

滴滴一旦上市同样会面临资本市场的严格审视。Uber2019年的年报显示,该公司持有的滴滴约15%的股份,价值为79.5亿美元,则对应滴滴的估值约为530亿美元。

尽管柳青在今年5月接受采访时公开表示,滴滴的网约车业务已经在疫情前实现盈利,但突遭“黑天鹅”,疫情期间网约车订单量一度下滑九成,滴滴能否真在不到一年之内增加近300亿美元市值,还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5

结语

美好的故事在资本市场总会受到追捧。

不论是滴滴高调宣布进入自动驾驶、成立金融生态管理部,还是上线跑腿服务、滴滴货运、社区电商“橙心优选”等,滴滴都在努力向外讲述着一个与以往不同的网约车故事。

当然,滴滴多元化经营的另一个目的是,提高滴滴的MAU(月活跃人数)。疫情期间,程维提出滴滴未来3年的战略目标是“0188”。其中,“0”是指安全是滴滴发展的基石,没有安全一切归0;“1”表示3年内要实现全球每天服务1亿单;两个“8”分别指国内全出行渗透率8%、全球服务用户MAU超8亿。

站在用户的角度,滴滴打破了出租车行业的垄断问题,让打车变得便捷,有效打击了宰客行为,也让城市闲置运力得到高效运用。

站在商业角度,盈利问题是滴滴当下最需要解决问题,这不仅是解决自己发展的问题,也是让投资人重燃信心的一种方式。

关于 声波

声波
发现不同的声音

检查

完美日记上市,如何摆脱网红宿命

北京时间11月19日晚,完美日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