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 五月 22 2019
首页 / 新知快讯 / 24H看点 / 摘下银行工卡,换上骑手工装, 我在上海送外卖

摘下银行工卡,换上骑手工装, 我在上海送外卖

我在上海送外卖

本文的主人公,经历过外企在中国的辉煌时期,也正在经历国企转身带给个人的那种阵痛和撕裂。当环境发生变化,踩空在股市、P2P、各种互联网平台。他一直认真、乐观和不断努力,寻找各种各样的突破口。但是,大盘对个体的收割,几乎是无法绕开的。

上海男人小朱有2份工作。

白天,他在上海某国企银行上班,是窗口的柜员;晚上18:00下班以后,他会立刻摘下银行工卡,换上骑手工作服,变身外卖小哥,送餐工作一般持续到夜里十点或者十一点。这样的工作状态,已经持续两年多了。

不要对银行有什么高薪误解。小朱所在的体制内银行,一线柜员从业10年,工资到手3000元~4000元左右,远远低于同行标准。下班后变身外卖小哥,是因为银行收入确实不够支持生活。

外卖平均每单可以赚6元。晚上众包订单时多时少,没有规律,全看运气。多的时候一两百元,少的时候一晚上几十元,大部分时间都在等待。平均下来,每个小时的收入也就十几元。

外卖骑手最开心的是能接那种顺路的单,一趟连送三单,挨着很近,但这种机会不多。众包形式的外卖不是那么好抢单的,如果拒绝了一个有点远的单子,会受到平台的惩罚,很长时间派单量稀少。

平台设置了外卖骑手评估成长体系,除了每日排行榜,还会根据送餐单量、评价、行走里程等权重,分为青铜、白银黄金之类的等级,每个等级里还分123个等,需要逐级做任务才可以晋升。

因为是兼职,银行职员小朱干了2年外卖配送,等级还是“倔强青铜”。

银行十年,收入是一条抛物线

小朱早年从上海华东师大毕业。毕业后从300个候选人中脱颖而出,以校招管培生的身份去了上海嘉定效益最好的外资工厂,新人工资+奖金每月2000元出头,工作体面。周围的人都说进了这厂女朋友都好找(后来果然在这厂找到了老婆)

几年后,公司环保认证,SOP流程优化,仓库闲置了。小朱的主管主动接了一个新活儿:找来了设备,让团队承担一些生产任务。通俗的理解,就是把生产油漆放在大锅子里提炼。管培生变身一线工人,用小朱的话说叫“吸毒三年”。

小朱在这家外资工厂工作了6年,辞职后加入了现在的国有银行。起初入职感觉国企福利好,过年发了好多东西,吃的用的都有,“食用油是一发一箱”。与福利对应的是,银行的工作也很累,客流量大,压力也大。

上下班全程指纹签到,12小时在360度监控之下工作。日常工作是开会、点钞、做客户营销,还要考各种金融从业资格证。上班接押运车,晚上送车;虽然晚上5点半下班,但到点根本走不了。要把外面的排队业务都做完,还要整理和归纳单子。每天的工作时间差不多在早7点到晚7点,整整12小时;。

小朱和他的同事们,最怕业务出错。一旦出错就要自己掏钱补上差额。技术发展这么快,但是小朱他们行工作流程几十年来没怎么优化过。存取款、开卡,在其他银行走这个流程,只要三五分钟,在小朱他们这要花十几分钟,填写五六张单子,没有任何一个智能的流程和系统,全靠手动,必须反复核对。

每天要拿出百分百的耐心,如履薄冰。同事们算错账要自己赔钱,小额的就是几百几千,大了几万十几万都有。小朱算是出错率不高的细心人,能保证2年时间内出错的次数在个位数。但是他也后怕过,自己出错最多的一次是17万,好在追回来了。因为是熟客,客户给予了支持和谅解。

当然,不谅解的也大有人在。赶上每月养老金发放的日子,恨不得手脚并用。工位上一坐就是一天,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唯一能喘口气的机会,就是去洗手间的时间,完全属于个人。但有时候,窗口“暂停服务”的牌子一撂下,后面排队的大爷大妈就炸了,“骂人、砸窗、找你们经理”。

一些上海老阿姨有时候会把这种情绪砸给旁边的保安大叔:“你们服务态度噶差额啦?”保安大叔:“侬滑稽伐?伊拉拿3000一个月,侬还要要求撒态度啦?”

2010年,小朱的月薪达到了8000多元。那是他记忆中,在这家银行的薪资巅峰。此后,收入就如同下行过山车:逢年过节发福利没了,季度奖金没了,年度旅游没了,还有夏天发的购物卡也没了。过年不再有年夜饭,后来到手工资勉勉强强3000元。每个网点从7个窗口缩减到2个窗口。人力少了,活儿不会少,调休也没了。

这天,一起工作了10年的“傻小子老高也辞职了”。

 “我可以暂停服务吗?”

“我也累了。”

小朱和易到用车

2010年,是银行职员小朱在银行工作的第二年。那一年,凭着不错的人缘和做事细心的性格,业务准确率全行第一。收到了客户的锦旗,还入选了上海市嘉定区银行系统的“最佳服务先进个人”。

同一年的北京中关村创业大街,易到创始人周航创立了中国第一家网约车公司,这比Uber还领先了几个月。今天满大街都是的滴滴,是在2年之后的2012年才成立的。

当时作为普通银行职员小朱和网约车还没什么交集。但是,生活在一线城市,家有老人孩子但是没有私家车的小朱,是网约车的精准用户人群。时间很快就来到了2015年。

与2010年相比,2015年的中国城市物价上涨了56.56%。而小朱的孩子,也刚好到了学龄开始上学了。

算法如下:(1.0038*1.0338*1.0638*1.0938*1.1238*1.1538-1)*100%。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2015年3月,Uber 宣布要在中国市场烧掉10亿美金的补贴——这在当时是个天文数字,更令人惊讶的是,滴滴立刻用同样的力度参战,双方开始用比这更迅猛的速度烧钱。

乘客只对红包有忠诚度。

银行职员小朱也在这一年的3月成为易到用车的用户。确切地说,除了易到用车,他还下载了包括滴滴、Uber、滴答在内的很多网约车APP,因为这样可以省钱。如果要出趟远门且时间不赶,可以用手机上五六个软件接力打车。

“滴滴的红包用完了,就下车再叫台Uber,Uber之后可以用易到,本来出租车100多块钱的远程,估计最后花不到20块钱。”

众多网约车品牌,定位中高端用户群的易到给小朱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整个2015年,滴滴和Uber各自烧掉了100多亿元人民币。撑不住的易到和周航接受了来自乐视和贾跃亭的投资。公开信息显示,2015年10月,乐视以7亿美金拿到易到66.67%的股权。

乐视管理团队进驻易到,易到从2015年11月开始了大规模的充值返现,用户充值100元,易到补贴100元。

银行职员小朱,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一万一万地往易到里面充钱的。一方面返现优惠力度空前,另一方面,他觉得易到体验不错,对这个平台产生了深深的信任。

大规模充返给易到带来了起死回生的惊人效果。截至2016年6月30日,长达227天的“100%充返”活动总充值金额超过60亿元,比乐视的投资总额还高。贾跃亭制定的“百万日订单、新增百万司机、新增百万车辆”三个百万目标提前半年达成了。

而用户小朱,也跟随着易到和乐视一起,产品从用车开始,到乐视手机再到乐视大生态。几乎通过充返、满赠等形式支持了所有的乐视周边产品。

2016年,显然是易到和用户之间甜蜜的一年。用上了乐视手机的小朱在微博上说:“感谢周总,贾总。”

但彼时周总和贾总可远没有小朱那么开心。

100%充返,意味着用户每一块充入的钱都带来了100%的负债。上市7年,融资超过300亿的乐视证明过自己的融资能力,但易到加入之后,乐视这场击鼓传花正好敲到了尾声。

易到那些返赠给用户的乐视电视、手机,实际都是易到走账购买,充100返80+乐视生态大礼,有可能是真实价值不到20元的生态产品。

一开始易到团队觉得这件事能降低成本,但后来发现,乐视把所有的库存产品,通过易到平台消化了。

什么都往下吃的易到,终于意识到这对自己太不健康了。

2017年3月,易到充返寅吃卯粮兜不住了,乘客小朱发现易到叫车有点难了,车越来越少。而他不知道的是,易到司机端的账户也提不出来钱了。警车开始整日整日地驻扎在易到公司楼下——愤怒的司机们正在围堵易到办公室。

4月,周航和乐视公然翻脸了。小朱也转发了疑似周航的朋友圈,他说:“资本的事情我们不懂,我充了上万元给我利息吗?会不会像烂大街的投资理财一样跑路?”

后来深陷危机的乐视将易到抵债于韬蕴资本。两易其手的易到风光不再,后来尝试出售易到的韬蕴自己也深陷泥沼,涉及多笔违约兑付被申请冻结资产,还因P2P平台懒财网背负8亿债务。

2019年3月,易到再次裁员。半年没领到工资的被裁或者准被裁员工堵住了公司大楼。

有人说,易到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而他们的4年忠实用户银行职员小朱,易到账户里还有8000多元人民币,可是他已经打不到车了。

为了送外卖,他买了一个新电驴。而他易到账户里那取不出来的8000元,按照每天下班送4小时~5小时的外卖来算,需要连续工作700小时~800小时,历时五六个月才能赚回来。

做丈母娘喜欢的女婿

“今天和丈母娘摊牌了 。不知道咋办,老婆家亲戚要借钱,我背负数十万债务,借不了。”

小朱常常感慨送外卖不易,昨晚众包做了7单。下班后18:00~23:00,下雨了,浑身淋湿。送了一个小区的2个网吧,还给128弄送了鸡排。“准时送到还给点评4颗星,太不善良了。”“有个公寓下次能不送就不送了,地形简直是笼子。找不到,浪费时间。”

这两天股票又跌了1.6万。这要送多少外卖?

炒股四年。2016年不赚不亏,2017年亏8万,2018年亏28万。本来小朱想给老婆换个车,这下连车带牌都亏完了。

时间就这样到了2019年4月,事实上,小朱的股票从上礼拜一直跌到今天。银行的工资还是在3000元上下浮动。心里琢磨要不要换个工作。

比如去京东做站长或者从站长助理做起,做6休1,至少月入5000元。但是前几天听说他们也取消了底薪,又降低了五险一金,可能达不到那个收入了。

眼下,是周末先把家里裂缝的墙壁修补一下。装修是去年在优居客平台找装修公司干的,没几个月就裂成这样。现在平台倒闭了,无处维权。

当初找优居客装修的时候,是听说是个一站式互联网装修平台,在那装修还有投资等金融属性。装修就给12%返利,组团成功给18%返利,分24个月返还。人性贪婪,中招了。参加过优居客的特卖会,感觉东西特别贵,但是当时有返利就狠狠心买了。

平台倒闭,返利的14000元没有了。庆幸的是不管好坏,自家装修勉强算完成了。更倒霉的是有的邻居钱交了,平台倒了。付出去的十几万、几十万拿不回来,房子也没装修上。

2年的兼职外卖小哥生涯,让小朱熟悉了上海的大街小巷,熟悉了很多餐饮品牌以及餐饮环境。

对于小朱个人来说,最大的变化是,天天进出各种餐厅,自己开始每天带饭了。小朱眼中的外卖餐饮卫生环境真是一言难尽,即便有些是大品牌,有些很有名。依然让习惯了在家里吃饭的小朱觉得,下不去筷子。

10几年前刚刚毕业的小朱,为了找一个好老婆而去了当时那家体面的外资工厂。后来证明找到的人果然是对的。这么多年,炒股、投资、换工作,谈不上春风得意,宏图大展,但是每天下班回家,家里总有四菜(六菜)一汤。

接下来小长假快开始了。对于小朱来说,那意味着要暂时和银行柜员身份说拜拜,外卖小哥马上要上岗了。

关于 声波

声波
发现不同的声音

检查

任正非:和平年代不应该隔绝自己

5月21日上午,华为创始人、C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