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 四月 22 2019
首页 / 新知快讯 / 24H看点 / 靓丽的理财产品背后,也许躲着一个可怕的对手方

靓丽的理财产品背后,也许躲着一个可怕的对手方

那些包装靓丽的理财产品背后,也许躲着一个可怕的对手方?躲过股市的调整,却没躲过理财产品的“坑”;这是当下某类投资者的真实写照。

3年前,第三方财富管理平台钜派投资集团(下称“钜派投资”)登陆纽交所,其迎来了发展中的“高光时刻”:业绩与用户均在此后的一段时间大幅增长,钜派投资更是跻身成为第三方财富管理行业的龙头之一。

而近期,钜派投资再次成为焦点,却不是因为业绩“更上一层楼”,而是多款产品“踩雷”。多位投资者向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其购买的钜派投资代销或发行的产品遭遇兑付问题。一些投资人甚至质疑钜派投资:盲目追求速度和规模的过程中,风险早已积聚。

钜派投资曾经的“光环”逐渐褪去,它的遭遇和问题,也折射出第三方财富管理行业当下发展的困境。

“翻船”

有着十余年理财产品投资经验的张林没有想到,在股市震荡中都没有受到伤害的自己,却在第三方财富管理平台上踩了“坑”。2017年,他在钜派投资平台上购买了一款名为“伸栢资产基金”的产品。

根据张林提供的“伸栢/柏资产基金”介绍及产品协议(注:产品介绍中出现栢/佰,经投资人确认,系同一款产品),该基金募集规模为4500万美元,认购起点10万美元,锁定期24个月,预期年化收益为5%。钜派投资负责募集的资金为优先级资金,优先劣后比为1:1,基金回撤15%为预警线,回撤30%为平仓线。投资标的为香港股票和债券,同时也留存了一定比例的现金。

张林最初是有疑虑的,但最终被理财经理的说辞打消。张林称:“理财经理当时说股票是以选择香港市场流动性好的大盘蓝筹股为主,债券则主要投评级在BB级以上的品类。而且1:1优先劣后的产品设计,优先级的用户利益能得到有效保证,不管任何极端情况都不会影响本金和收益。”理财经理反复强调产品安全,张林最终购买了25万美元的该产品。

产品资料显示,该基金投资经理为“伸栢资产管理”(英文名iReachCap-italManagement),投资顾问为“纵横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纵横资产”);基金经理为余刚,其同时是纵横资产的董事和负责人员。除了知晓上述企业注册地在香港,记者并未在启信宝等平台上找到更多企业的相关信息。

2017年2月,“伸栢资产基金”正式成立,此后净值表现正常。直到2019年1月30日,张林突然收到两则公告,其中一则是关于优先级基金的月度报告,显示基金的净值为1.0458;另一则则是基金清盘说明函,函件落款为“弘盛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弘盛集团”),后者称收到伸栢资产管理通知,由于董事离任,伸栢资产决定对该基金进行清算退出。自1月8日起,暂停该基金正在进行的认购、赎回、股份转让等。

本应于2月1日完成第一批兑付,但张林等人并未如期拿到本金和收益。紧接着的2月23日,张林收到伸栢资产管理发布的一则亏损公告,显示优先级客户未赎回金额约为4596万美元,而当前现金及股票资产约为4026万美元。也就是说,当前该基金已出现了近12%的账面亏损。与此同时,理财经理告诉张林,劣后资金其实一直都没有到位。

1月30日告知基金正常,2月23日告知基金亏损,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为何会有如此剧变?此前未露“身影”的弘盛集团为何会发布基金清盘说明函?劣后资金没有到位,优先级资金为何就已使用?该基金的实际投向究竟是?钜派投资未给出明确答复,仅表示自己是代销方,也是受害者,会陆续处理部分资产进行兑付。

张林称,一位接近投资管理方的内部人员告诉他,实际调研中发现,该基金投资的股票中有30%是流动性极差的小盘股,这些小盘股很难变现,一旦变现将面临股价80%以上跌幅的“雪崩”;与此同时,该基金所投债券的实际评级也低于BB级。而钜派投资之所以会选择代销这款产品,主要是为了冲业绩规模,因此风控审核上会出现相应问题。另据其他投资人称,弘盛集团的角色应该是伸栢资产基金的一级代理,钜派投资属于二级分销商。启信宝显示,弘盛集团注册地在香港。

“需要注意的是,香港的证券投资咨询牌照并不在内地通用。专业的投资咨询机构应该向客户推荐符合两地监管政策的理财产品,如果存在违规操作,并不会因为免责条款的存在而不用承担责任。”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告诉记者,现在有很多人打着香港公司的牌照在内地违规进行证券投资咨询业务,这应引起主管部门重视。建议投资者谨慎投资这类产品,因为如果出现纠纷,将会遇到法律上、经济上的诸多麻烦。

记者注意到,钜派投资在最新的通知中表示,自3月15日起将账面现金资产平均分配给每一位优先级投资者,分配资金占优先级客户未赎回金额的比例为11.21%。此外,股票类资产正在逐步抛售中,完成部分将会在次月一并分配给每一位优先级投资者。

张林承认确已收到部分资金,“但显然将面临不小的投资损失,而且平台上曝出问题的产品越来越多,后续兑付堪忧。没想到自己一个专业投资者,竟然会‘翻船’”。

“连环雷”

眼下,钜派投资需要应对的问题并不仅仅只是上述“伸栢资产基金”这一款产品。

公开资料显示,钜派投资成立于2010年3月,总部位于上海,下设财富管理、资产管理两大版块;其中,财富管理板块下主要有钜派财富,资产管理板块则包括私募股权基金易居资本、钜洲资产以及上海钜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钜澎资产”)。钜派投资平台产品主要分为代销和自行发售。

一名上海地区的钜派投资用户告诉经济观察报,其从钜派投资购买了5款产品,分别是信文天业契约型私募基金、赢翰资产上海南翔虹湖天地项目私募基金(下称“上海南翔”)、钜澎和光稳赢优先私募投资基金(下称“和光稳赢”)、钜安长江上海核心商业专项私募基金(下称“钜安长江”)、钜澎大观稳盈优先私募基金(下称“大观稳盈”),涉及投资金额达到2000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前三只基金为钜派投资代销,后两者为钜澎资产募集、管理的基金。目前,除了和光稳赢,其他均已发布延期付息或逾期公告。上述用户透露,钜派投资已口头告知和光稳赢投资者后续兑付恐难如期完成。

与此同时,钜安盛运私募债、钜澎定增投资基金等钜派自行发售产品也被曝出兑付延迟;钜澎臻界供销大集并购重组2号基金、北京联创新三板一号基金等代销产品也出现兑付问题。此外,“钜增宝璀璨稳盈1号”私募投资基金,影视类基金“中恒合A的演唱会基金”和“麒麟影视基金”,也于去年先后被曝出兑付问题。

钜派投资平台上还有多少项目无法有效兑付?涉及多少金额?投资人资金流向了何处?最新进展如何?记者就此多次联系钜派投资,但截至发稿前,尚未收到回复。

而据上述投资人提供给记者的资金募集书,上海南翔、钜安长江等5款产品,累计募集金额已超过30亿元,其中,和光稳赢项目(1-4号基金)共涉及546名投资人,大观稳盈项目(1-2号基金)共涉及364名投资人。

在旗下产品大量“爆雷”的情况下,钜派投资的股价自2018年下半年起就一直下跌。截止到美东时间3月21日,钜派投资股价跌至3.95美元,而其一年前此时的股价还约为18美元,股价已经跌去78%。

缩影

在多名第三方财富管理行业人士看来,钜派投资之所以陷入当下的困局,或与前期激进扩张、风控缺失等问题不无关系,但也与去年以来急转直下的市场环境有关。而钜派投资眼下面临的危机也并非第三方财富管理行业的一个孤例。

一位资产管理行业的人士称,从海外成熟市场的情况来看,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比较理想且成熟的收费模式是按照公司管理的资产总额向客户收取资产管理费。但目前国内的三方财富管理公司,主要还是以销售各类理财产品以及向卖方收取产品分销渠道佣金为主。

在佣金导向的模式下,部分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为了冲规模,获取更高的收入,逐步牺牲风控和用户体验。哪家产品返佣高,就主推哪家产品的情况更是屡见不鲜,整个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在野蛮生长中赚得“盆满钵满”。

但随着2018年4月资管新规正式落地,在要求消除监管套利、打破刚兑、打击产品多层嵌套的压力下,不少信托公司与基金子公司开始压缩通道+资金池、非标债权类产品规模,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代销规模随之缩水。

“去年宏观经济增长放缓,再加上年中P2P爆雷潮,私募违约频发等等,市场恐慌情绪蔓延,传导至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再加上部分项目风险逐渐暴露,这些机构开始进入‘寒冬期’。”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陈嘉宁告诉记者,钜派投资平台上的项目兑付出现问题,并非孤例,是行业普遍现象,只是一些机构在出现兑付问题后,用自己的钱填上了“窟窿”。

记者注意到,近年来,包括恒天财富、汉富控股等第三方财富管理平台均在不同程度上遭遇产品“爆雷”的风波,有的至今尚未走出困境。张林也坦承,他买的其他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的产品,也在去年出现了兑付问题,“只不过在钜派投资平台上项目‘爆雷’的频率更加频繁和集中”。

“我自认为是一个很谨慎的投资者,但‘爆雷’率几乎100%,这除了我自己的原因,市场野蛮发展、销售导向带来的管理跟不上是主因。绝大多数机构根本不具备资产管理的能力,毫无风控可言。”张林告诉记者,很多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事前用漂亮的PPT和尽调报告欺骗投资者,收完管理费后走人,留给投资者“一地鸡毛”,这是中国第三方财富管理市场最真实的写照。

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部分第三方财富管理平台上销售的产品,都属于相对次级的资产。“好资产都在银行、券商等机构手中,基本是不太好卖的资产才会给到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华北地区某私募基金管理人毕研广告诉记者,尤其是私募基金又属于“去刚兑”、高风险产品,多数时候投资者出现投资损失,只能够自己承担风险。但是,若私募基金管理人存在违法犯罪行为(比如挪用基金资产导致的亏损、伪造虚构投资标的等)或者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存在违规销售行为,则另当别论。一旦出现违法违规问题,相关监管部门应该保护投资者相应权益,追究相关机构的法律责任。

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未来还有多大的发展空间?陈嘉宁直言,第三方财富管理机“闭着眼睛赚钱”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未来如何让用户在你这里买产品?如何拥有券商、银行、基金、信托等不具备的差异化优势?对比国外成熟的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可以发现,要想活下去且活得好,就必须提供专业化、定制化的服务。

但显然,投资者信心的修复尚需一个漫长的过程。“在那些包装靓丽的理财产品背后,很可能就躲着一个可怕的对手方。”张林给自己定下了新的投资纪律:第三方平台上的产品一律禁投,流动性差的金融产品严格控制比例,今后以购买公开市场交易品种和银行理财为主。

关于 吉运好熊

吉运好熊
清华计算机系

检查

搜狐视频2019再启视频新策略,张朝阳希望低成本创造优质内容

2019年4月17日北京,搜狐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