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 四月 22 2019
首页 / 新知快讯 / 24H看点 / 周星驰还是那个星爷吗?

周星驰还是那个星爷吗?

周星驰还是那个星爷吗?

春节档三强,第一个被《流浪地球》拖下马的,是《新喜剧之王》。

变局急速地在大年初二就发生了,《流浪地球》不负众望地爬到了当日票房第二的位置,《飞驰人生》和《新喜剧之王》以不小的差距落后着。

《新喜剧之王》危机感胜之,淘票票专业版上显示,大年初二《新喜剧之王》拿下近1.1亿票房,首日票房2.7亿,缩水一半之多,而后几日《新喜剧之王》的排片也在逐渐被挤压。

另外,其当日上座率也只维持在30%左右,远远低于前三名的上座率,而处在当日票房第五的《熊出没6》也只以2000万左右的票房成绩落后于《新喜剧之王》,其反超之势步步逼近。

口碑方面,豆瓣评分已下降至6分,徘徊在及格线边缘,网友的评论两极分化严重,一方面,“炒冷饭”和“卖情怀”的声音不绝于耳,另一方面,“小人物的感动”类的说辞也是一面大旗。

回到春节档还未打开大门之前。2018年11月29日,贺岁档序幕即将来拉开之时,《新喜剧之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宣布定档大年初一,而这个名字的定出,以及后续一系列的宣发手段,比如周星驰主动自嘲“炒冷饭”,营销海报各种包含周星驰经典元素,请出张柏芝再现《喜剧之王》“我养你啊!”的记忆,《新喜剧之王》赚足了情怀的噱头。

《喜剧之王》经典剧照

结果证明,观众的期待值并不低,根据艺恩智能报表发行版数据截至2月2日显示,《新喜剧之王》在2月5日~2月11日预售票房8639.7万元,其中二三四线城市表现突出,预售票房分别为2545.64万元、2333.58万元和2272.77万元。从预售情况上看明显有下沉趋势,受众人群明显表现出男性占比高于女性的现象,而在人群年龄层上,20~29岁年龄层占比则高达53.38%。各方面数据紧紧跟着《疯狂的外星人》和《飞驰人生》,位列第三。

而《新喜剧之王》在电影上映之前再遇风波,曝出停止部分影院密钥的消息。根据2019年1月29日《中国电影报道》等多家媒体报道,《新喜剧之王》发行方联瑞影业正在申请停止76家影院(527个影厅)的密钥,若成功,则这些影院在春节档期间将不能放映《新喜剧之王》。

不少网友看到此消息后纷纷评论:《新喜剧之王》之所以敢在离春节档已不远的时候这么抗争,最大的原因还是“周星驰”三个字。

但走到春节档的第二日,曾经被称作票房灵药的“周星驰”三个字,到了现在真的还那么灵吗?这么多年,周星驰又拿着自己的“周星驰IP”下了一盘怎样的棋呢?

“周星驰IP”发酵史

除去20世纪那些让周星驰火遍全国、身价暴涨的经典之作,回顾21世纪经他导演所出手的作品,我们不免要再向周星驰尊称一声“星爷”。

先来看《功夫》。这部2004年12月在中国内地上映的电影,据公开数据统计,累计票房1.73亿元,豆瓣评分8.2。虽然就电影画面、特效等方面来说,有着那个时代的印记,但这部电影在很多人心中仍是可以和《大话西游》并肩的经典之作。

即使是在国外,《功夫》也是被认可的。烂番茄是美国一个主要提供电影相关评论、资讯和新闻的网站,由于数据专业度相对较高,因此网站影片信息具备较强的说服力。下图可见,《功夫》的新鲜度比现在最热的《复仇者联盟:无限战争》还要高,足以证明其在美国的被接受度。

烂番茄《功夫》数据

2005年,周星驰凭借《功夫》这部喜剧动作片,获得第42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导演奖。继《功夫》之后,2008年周星驰再次自导自演了科幻喜剧片《长江七号》。

据公开资料显示,这部《长江七号》总票房2.03亿,豆瓣评分6.5分。这部冠以科幻喜剧的电影,与周星驰以往的电影风格相悖,参杂了温情且悲剧的元素在其中,却让观众开始更认真地去看待周星驰所出手的喜剧电影下的深度,不少观众也开始意识到,这位演过无数喜剧的“喜剧之王”,也有属于自己的悲伤。

《长江七号》2008年获得香港电影年度票房冠军,这部电影,也成了周星驰截至目前为止,所出演的最后一部电影。5年后,周星驰携他的导演作《西游降魔篇》再度归来,定档春节档。

《西游降魔篇》剧照

据灯塔专业版数据所示,《西游降魔篇》总票房12.47亿,豆瓣评分7.1分。它以2.13亿美元的票房成绩,打破了《卧虎藏龙》的票房纪录,成为华语电影全球票房第一的影片,被人称为“春节档繁荣期的开始”。随后的2016年,周星驰又以一部《美人鱼》,获得33.92亿的票房成绩,在当年拿下2016年内地电影票房冠军的宝座。这个成绩,一直保持到2017年,被暑期档的《战狼2》超越。

“周星驰”三个字成了电影票房的灵药,“周星驰”的IP被打造出来,因个人的品牌效益而产生的票房号召力被用到极致,无数观众愿意选择为这三个字贡献自己的电影票。

到2016年为止,周星驰似乎成了电影圈中最大的赢家。

2017年,由周星驰监制、徐克执导的《西游伏妖篇》同样在当年的春节档上映。这部电影的海报上,大大的“周星驰”、“徐克”两个名字,周星驰已然被作为一个品牌,用来给电影增添额外的竞争筹码。

从灯塔专业版可以找到,2019年暂定上映的《美人鱼2》和2020年暂定上映的《功夫2》,周星驰所执导的作品一部比一部快速的推向观众的视野。而这其中,又有多少是来自周星驰本身对电影的热爱呢?

从香港到内地,周星驰的资本脚步

为了拍摄一部真正属于自己的电影,曾在1994年,周星驰成立过一家公司,名叫彩星电影公司。周星驰带着这个公司的团队,请来刘镇伟做导演,拍摄了自己的第一部电影,也就是现在被奉为经典的《大话西游》。

只是这部电影在当时由于剧情并不被人理解,而票房惨淡,没多久,周星驰就宣布这家公司破产。转而在1996年,周星驰成立了第二家电影公司星辉海外有限公司。

这个公司经营至今,可所产出的作品屈指可数:1996年的《食神》、1999年的《喜剧之王》到最新的,也只有2008年的《长江七号》。

《食神》剧照

2009年6月,帝通国际宣布拟以3亿港元收购Granville Identity商场,而通过这起收购,周星驰持有帝通24.21%的股份。随后2010年5月,周星驰持有股份变为35.64%,成为帝通第一大股东,帝通正式更名为比高集团,将主要业务放在电影制作这一块。周星驰也在同年表示,在未来5年内将会推出10至20部电影。

壹娱观察发现,《长江七号》之后,在《西游降魔篇》的上映前期,即2012年,周星驰曾与董平操盘的文化中国公司,签下过一个“七年五部”的片约。原本并非《西游降魔篇》最初投资方的文化中国公司,在电影进入后期制作时,突然以800万元的价格,溢价20%,从周星驰拥有的比高集团手中买下了该片30%的股份。

而这次入股,一定程度上开启了周星驰与内地民营资本合作的大门。后来,比高集团也与华谊兄弟签署了合约,华谊宣布加入了《西游降魔篇》,虽然在后来的票房分红问题上,有报道称,周星驰与华谊闹掰,转而在下一部电影中投向了光线传媒,但以《西游降魔篇》和最初入股的文化中国公司为首,周星驰开始在内陆有了属于自己的“电影投资团”。

再回到上述的文化中国公司,在购买《西游降魔篇》30%股份之时,据公开资料显示,文化中国与周星驰签订了那份“七年五部”的电影投资协议中,文化中国将为每部电影投资人民币1000万元。而这份协议,在一定程度上加快了周星驰电影的产出速度,七年的约定,不到五年的时间,周星驰已完成了3部电影。

但2014年6月,文化中国被阿里收购,改名为现在的阿里影业后,关于这个合作的后续消息就鲜少见诸报端。

随后的2016年,一部《美人鱼》以33亿的票房让资本方再次对周星驰重点关注起来,随后的2016年底,上海新文化影业有限公司将周星驰手下2002年创办、100%控股子公司PREMIUM DATA ASSOCIATES LIMITED(以下简称PDAL)公司以13.26亿元收购,成为控股股东,绑定了周星驰这一IP。

《美人鱼》剧照

同时,周星驰承诺:“未来所有影视剧作品,新文化都将有20%的投资权。且在未来四年内,将给新文化公司带来10.36亿的收入,若未达到,将由自己垫付。”

至此,周星驰手下已有不少公司,从最初的星辉、比高,到现在由新文化公司控股的PADL。从最近将要上映的《新喜剧之王》也可以看出,该片主要出品方: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星辉海外有限公司、上海新文化影业有限公司和阿里巴巴影业(北京)有限公司。

可见,资本方对于“周星驰”三个字,无论是周星驰本人的才华,还是他这些年所打造出来的个人品牌,都是有所期待与依仗的。所以,无论是否外界说的那样“江郎才尽”,周星驰在资本方的“敦促”下,还是会继续产出作品来。

“周星驰 IP”们的宣发,唯有周星驰的浑身解数

就《新喜剧之王》本身,也肩负了多方资本的期待,这部剧在春节档前竞争如此激烈的环境下,又是怎么做的?

这就要先说一说在周星驰众数电影中营销最成功的《美人鱼》。正如《美人鱼》的营销方麦特文化总裁所说:“周星驰本身就是一个超级IP。”

所以周星驰的电影,卖情怀是虽然老套,但的确是有效的方式。

回忆《美人鱼》的宣发,与之前《西游降魔篇》时,打出“欠星爷一张电影票”口号的方式不同,《美人鱼》邀请了同为一代人记忆的莫文蔚和郑少秋演唱电影宣传曲,包括3个上映倒计时视频的制作,视频内容也是基于星爷的经典《大话西游》《喜剧之王》和《食神》,这些大家耳熟能详的作品。除了借旧影说新语,麦特文化还联合新浪微博,发起“一代人的周星驰”,卢正雨、张雨绮、罗志祥、吴亦凡等7名新老咖也纷纷执笔诉说与周星驰的故事。

除了卖情怀,《美人鱼》之所以能够成功,营销方还运用了另一种策略。早在海报刚出来时,只有人物半身正面特写的海报,仅仅将主要角色介绍给观众,除此之外,再无更多的惊喜。

可《美人鱼》正是运用这样“降低预期”的营销策略,麦特文化与发行方联瑞影视,做出了在公映前不设任何提前看片的策略,即在这部电影正式上映前,点映场、首映场及媒体观影全部没有的情况下,在“充分引起大众观影欲望”和“防止大众预期值过高”中找到了一个平衡。最终,助力《美人鱼》赢得了33.92亿元票房。

再看《新喜剧之王》这部电影。周星驰作为该部电影的导演,宣传起来同样卖力。根据灯塔专业版数据显示,截至2月2日,该片的营销事件共36个。其中发布会占比高达36.1%。优酷预告片播放量达538.59万,淘票票预告片播放量为395.07万。

《新喜剧之王》在宣发上还力求在细节上下功夫。官方在元旦当天更新了该影片的宣传海报,海报中周星驰站在《新喜剧之王》的海报面前,拿着折椅,模仿着小人物的动作。而这个折椅也是另有玄机。熟悉周星驰的粉丝都知道,这个折椅,陪了周星驰很多年,几乎是他从小演员到大明星,最后成为国际知名导演的见证。

微博配图

随后,周星驰不仅出席了月初的微博之夜,宣传《新喜剧之王》电影,也在开始的路演宣传中,请来了《喜剧之王》中的搭档张柏芝,再现“我养你啊”等经典桥段。

此外,周星驰还专门为电影录制了一个简短的预告片,里面有一句“临时演员也是演员来的”,与当年《喜剧之王》中尹天仇的对白相同,让人再回当年岁月。

可除了“卖情怀”一点与往期电影营销策略相似之外,其他似乎都略有不同。早在宣传期前,为了迎合年轻人的口味,周星驰就专门为电影组建了一支限定女团“疾风少女”,由她们来演唱电影的主题曲。

这只女团的成员均是从《创造101》落选的女生中挑选的,包括李子璇,王菊,吕小鱼,陈芳语等7位。该主题曲的mv中,不仅曝光了7位疾风少女日常生活,也加入了王宝强讲述自己的奋斗史,以“努力奋斗,追求梦想”的主题,将宣传最终的焦点,聚集在了与电影相符的小人物的奋斗史上,似乎这部千呼万唤始出来的电影,到了最后,还是将落点放在了电影本身,去展示即将播出的电影中满满的正能量。

微博配图

无论营销策略如何,壹娱观察从微博、公众号等多平台的评论来看,网友大多还是冲着“周星驰”这三个字,愿意买上一张电影票,去看一看这部《新喜剧之王》。当然,回顾往年几部由周星驰执导的电影,从票房及口碑来看,都可圈可点。这样的成绩在一定程度上,给了观众对影片质量的信任。

随着《新喜剧之王》的正式上映,口碑窗口的正式打开,观众在接受不断进阶的喜剧语言后,再度去看“周星驰”,又或者周星驰再去看“观众”,难免会存在偏差。这一现象也充分表明,“情怀”不再是周星驰电影成功的制胜法宝,吸引观众关注的除了“周星驰”三个字带来的IP价值外,更多的还是对于周星驰电影质量的信任,以及周星驰不停转的新型创作意识。

在资本的推动下,周星驰显然还会拍更多的电影。而背负更多资本期待的周星驰在对电影的热爱之外,也会考虑更多的电影内容之外的因素。这时的周星驰显然不再是记忆中、情怀里的周星驰,但这时的周星驰,却绝对正在当得起一声“星爷”。

关于 恰克

恰克
吃鸡吃鸡

检查

搜狐视频2019再启视频新策略,张朝阳希望低成本创造优质内容

2019年4月17日北京,搜狐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