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 十二月 18 2018
首页 / 新知快讯 / 24H看点 / 融信“准千亿”之变

融信“准千亿”之变

融信“准千亿”之变

注:前段时间,融信中国执行总裁吴剑递交辞呈。吴剑本人对外表示“目前一切正常,想在家休息一段时间,陪陪家人”。融信方面也表示,吴剑离职是基于其个人原因作出的选择,目前集团运转正常,经营事务由集团主席欧宗洪全权负责。但是,吴剑离职背后,其实伴随的是“准千亿”房企融信大的架构调整与人事大换血,这也预示着,疯狂冲击规模的融信正在进入调整的关键期。

随着前执行总裁吴剑离职一事公布,“准千亿”房企融信的一场架构调整与人事大换血也浮出水面,过去几年疯狂冲击规模的融信进入关键调整期。

界面新闻记者从多个信源处了解到,融信集团两大平台正在进行整合,以实现组织和人员的精简化。

融信集团旗下两大平台包括:融信中国(03301.HK),主要业务包括房地产开发以及少量自持的商业项目、酒店;二是融信控股,主业包括施工建设、装修、景观、幕墙等。两大平台各有一套运营体系,行政总裁都由欧宗洪亲自担任,两者的高管层也略有重合,融信控股的规模虽然远小于融信中国,但其也有独立的审计、法务、财务、运营、人力、行政部门。

融信中国控股有限公司主席欧宗洪

接下来的这场整个则意味着两个平台将成为一套班子,原本各自独立的部门也可能将合并同类项。

界面新闻记者获知,这场整合的背景包括两点:

一是融信即将迈入千亿阵营,架构调整在所难免;

二是顺应当前房地产市场形势的需要。欧宗洪要达到的目的一是希望能更加聚焦房地产开发主业,另外希望通过组织和人员的精简让企业运转更有效率。

除了两大平台整合,这家企业的组织结构再造也是欧宗洪需要考虑的重点。

去年11月融信进行的一场组织变革,把“集团—区域公司—项目”三级管理架构改为了“集团—事业部—城市公司—项目”架构,将重要的核心区域公司变成事业部,并将周边区域并入了事业部,最终形成

了“4+1”的事业部格局。

其划分大致是:第一事业部包含福建、广东;第二事业部则包含上海、江苏、山东青岛;第三事业部包含浙江、江西和湖南;第四事业部包含郑州、天津和太原等城市;另外还成立了一个西南区域公司。

消息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融信调整组织架构的原因正是因为规模化扩张,融信希望通过加设事业部层级,来培养几个优秀的大区。不过,融信并没有完全搭建四级架构,实际是“3.5级架构”,部分城市的项目仍由事业部直管,而另一部分城市的项目,则是归为城市公司管辖,城市公司上级为事业部。比如福州和杭州的项目,分别由第一事业部和第三事业部直接管理,没有设城市公司这一级。

这样的“3.5级架构”改革最终却使得组织架构复杂臃肿,沟通成本增高。

目前房企在组织架构上的变动,选择扁平化是一种潮流和趋势,传统房企有集团—区域—城市—项目四级架构管控,现在很多公司选择扁平至集团—城市公司—项目三级。扁平化的代表性企业是龙湖,一直采用鲜明的集团直管城市公司的模式,城市总直接向集团CEO汇报,直到近两年布局城市迅速增多后,才进行了部分城市公司的合并。

对于即将迈入千亿房企阵营的融信,是否需要这样复杂的组织架构,是否应该花费相对高的沟通成本,是其亟需思考的问题。

此外,现在欧宗洪还有一个头疼的问题:还需要新增一位执行总裁吗?选谁?

随着吴剑的离职,欧宗洪正在用人上重新排兵布将,能否撕去闽系家族企业标签,更开放地用人,是衡量上市公司融信中国是否具备现代企业质素的一项重要指标。

根据融信11月16日晚间发布的最新公告,吴剑因其私人事务已辞任融信中国执行董事一职;林峻岭因内部工作调整,已辞任融信中国执行董事一职,并将继续担任融信中国副总裁。

这意味着两员追随欧宗洪长达十几年的老将都已离开融信中国董事会,这一调整亦完全打破了融信自2016年年初香港上市后的董事会格局。

前执行总裁吴剑2004年加入融信,负责协助规划公司策略、协助欧宗洪管理集团日常运营,监督销售与营销部门,近段时间他多次以个人家庭原因为由递交辞呈,并且已经实质性离开融信一段时间了。

消息人士透露,吴剑过去在融信承担的职责主要在生产方面,包括分管运营、工程、设计等,老板欧宗洪则是实质掌权者,负责战略、投融资、监督销售等。

另一位辞任执行董事职务的林峻岭现年仅40岁。尽管很年轻,却是融信高管层里最资深的一位——早在2001年,大学毕业仅两年的他就担任欧宗洪的莆田交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2003年欧宗洪创办融信后,时年25岁的他担任融信集团常务副总经理,2007年8月至2010年4月出任融信集团总经理,2014年1月起出任融信中国华东区域公司总经理,2014年12月获委任融信中国执行董事兼副总裁。

林峻岭离开董事会不意外,早在2018年年初,他的管辖范围就被调整了,他从分管上海为中心的大区总裁转为分管资产管理中心。

林峻岭原本负责的以上海为中心的华东区域,也被今年年初加盟融信的李宏耕逐步接棒。根据天眼查信息,从2018年5月起至今,融信在上海、南京、青岛、苏州等城市的数十家项目公司,其法定代表人和负责人都逐一由林峻岭变更为李宏耕。李宏耕最早是中海系出身,来融信之前担任南京龙湖总经理,现在的头衔是“融信中国第二事业部总裁”。

如今欧宗洪身边最红的一员大将,是身兼融信第一事业部和第三事业部总裁的余丽娟。过去两年余丽娟负责的杭州区域捷报频传,去年杭州区域销售业绩达到了集团总数的三分之一,余丽娟升任副总裁。

杭州是莆田人余丽娟的福地。初到杭州时,余丽娟简单地扎着马尾辫、未施粉黛,略显青涩地在镜头前接受采访,经过几年杭州市场的历练,现在她已经非常干练。

“80后”余丽娟也非常年轻,最初被派到杭州时,她压力颇大,在这座有本土房企绿城、滨江坐镇的城市,产品品质竞争异常激烈。2016年她交出首份成绩单,杭州区域合约销售额达到了82.57亿,仅次于大本营福州;2017年杭州区域合约销售额为166.71亿,超越福州区域。

2018年,融信在杭州排进了权益销售额第二名,欧宗洪对余丽娟寄予厚望,他给余丽娟领导的第三事业部下达了冲刺500亿的任务。

这个任务很有可能会被完成——今年前十个月,融信第三事业部销售额已达429亿元,同时融信也在杭州权益销售额榜单上登顶。

余丽娟一直颇为低调,在公开场合她总是强调,融信在杭州市场的成功基于集团的前瞻性布局以及前期“拿对了地”。过去几年融信在杭州高价重仓夺地,正好赶上了近三年杭州楼市的行情一再高涨。但随着7.31之后杭州楼市进入下行周期,融信第三事业部的巅峰状态是否还能持续,对余丽娟的考验其实才刚刚到来。

值得一提的是,在吴剑和林峻岭离开董事会后,两名新任董事阮友直、张立新未来在高管层中将拥有更重的份量。

现年43岁的阮友直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2008年加入融信,历任总裁办主任,品牌中心总经理、投资发展中心总经理、董事局主席助理、公司副总裁。此前他做过中学教师和海峡都市报的记者。目前他负责集团的投资和公共关系事宜。

40岁的张立新显得跟其他人不同,他是标准的职业经理人,一直从事房企财务工作,曾在万达、绿地、海亮地产任职,2015年8月起担任融信财务资金中心总经理。

在融信目前的四名执行董事欧宗洪、曾飞燕、阮友直、张立新中,老板欧宗洪负责整体战略和监督销售营销,CFO曾飞燕负责融资,阮友直负责投资发展,张立新负责财务。一名内部人士表示:“对于当下市场来说,最重要最核心的业务,都由董事会直接管理了,董事会和管理层已经高度融合。”

不过,到底谁会代替吴剑成为执行总裁?从目前状况来看,融信还缺一个合适的人选,业绩颇好的余丽娟正承担两大事业部重担,不太可能短时间内安排回集团任职。

“其实公司一直以来真正的总裁就是老板本人。”内部人士称。但对于这些年轻的职业经理人来说,执行总裁的位置无疑是极具诱惑力的。

融信正处于十字路口。今年1200亿的销售额目标,前十个月融信完成了946亿元。规模上千亿后,是继续冲击更高的销售额数字,还是减弱对规模的强烈诉求,转而补齐短板,优化组织架构、降负债、提升产品力,欧宗洪在接下来的关键期必须作出选择。

关于 声波

声波
发现不同的声音

检查

鹿客今天发布了高端旗舰新品,顺便还宣布获得6亿元D轮融资

12月18日,国内智能门锁领军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