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 十一月 20 2018
首页 / 新知快讯 / 24H看点 / 网盘、电商和做号者的盗版歧途

网盘、电商和做号者的盗版歧途

网盘、电商和做号者的盗版歧途

在前不久搜狐与某网盘服务商的版权诉讼中,网盘下载服务与版权保护的话题成了网民关注的焦点。更有媒体曝光,虽然搜狐提起了诉讼,但之后几天一些热播网剧仍能在某网盘上下载,这似乎有点儿积重难返的意味了。

尽管近年来有关部门及互联网行业纷纷加大对盗版内容的打击力度,但音乐、影视、文学等领域的盗版行为却时有发生,而相关的诉讼也一直没有停歇。

“只能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维权成本实在太高吧。”

曾在某知名传媒机构担任过网络影视导演的涂坤告诉懂懂笔记,过去三年多他经历过多次维权,但如今却依旧能在不少电商平台、微商渠道上看到自己的网络大电影被出售和下载。

他发现,这些上传侵权作品以及兜售盗版影音的卖家,已经从过去堂而皇之、明目张胆,变得越来越隐蔽和难以察觉。而各类网盘工具的出现,更让云盗版取证过程变得十分艰难。对于涂坤和他的团队而言,维权已经变成了一门苦差事。

难道,网络盗版这“病”真的那么难治?

压缩包成了躲避筛查的高招

“给我发红包之后,我给你发网盘链接。”

在一个“内容分享”微信交流群中,卖家康乐(化名)正在兜售前不久热映的印度电影《嗝嗝老师》片源。得益于近年来印度电影的良好口碑,加他好友的买家络绎不绝。

他的售价也不高,买家添加康乐为微信好友并发两元红包,即可获得这部电影的网盘下载链接。他信誓旦旦地表示:“电影的下载链接永久有效,绝对不会因为侵权等问题被删除。”

“网盘从一开始就是分享盗版影音的载体。”康乐向懂懂笔记回忆起这几年的生意经,早些年网盘查盗版并不是很严格,可以直接上传电影视频、音乐专辑、文学作品,买家付费后即可获得分享链接。

近年来随着不少网盘服务商加强了侵权内容的监督和管理,对于部分电影、专辑关键词进行过滤,他们再想上传相关的内容,很快就会被网盘删除,或限制分享。

“后来我们就改名字,将文件的名字改得乱七八糟,让系统难以识别。”而他说这一做法虽然一开始能够逃避网盘的过滤筛选系统,却无法躲避人工筛检。

在康乐看来,如今网盘已经不是盗版商家的“工具”了,对于大量侵权内容,运营方也在想尽一切办法打击。而且无论是关键词筛查,还是人工筛检,都曾对销售盗版内容的商家造成了不少困扰。

“但网络这么发达,我也不愿意再去卖DVD盗版,这种方式不仅成本高,也不好操作,早晚是要淘汰的。”这两年,他和不少盗版商家一样,尝试将影音内容加密压缩后上传网盘,并改一个近似“乱码”般的名字,让系统无法识别。

即便采用人工筛查的方式,也难以洞悉压缩包中的内容,更无从判定是否为侵权影音内容。这样一来,被系统、人工删除的风险大大减少。

“虽然过程比较繁琐,但不管是什么网盘平台,这一招都特别好使。”康乐透露,如今几乎所有从事盗版内容分享、交易的卖家,都是使用加密压缩文件这一招,也很少发生盗版电影、侵权专辑被网盘系统以及人工筛检删除的情况发生。

在他看来,这种“完美”的方式,除非是网盘这种服务彻底从国内互联网上消失,否则很难杜绝盗版、侵权影音的传播和下载。

这或许也是网络盗版屡禁不绝的原因之一。而在一些圈内资深人士的介绍下,懂懂笔记发现盗版圈子除了在传播、分享渠道有这么多门道,获取内容来源更有不少野路子和真“功夫”。

盗录成本或许就是一张电影票

“我买了很多平台的会员,每个月开销好几百呢。”

已经在广州某网络公司老老实实上班半年的柯勇(化名),描述起自己前几年的“工作”,仍有些心有余悸。“我每天就是坐在电脑桌前,守着几台二手笔记本电脑盯着那些正版网络剧集和综艺。”他告诉懂懂笔记,不少网络平台的热播剧集都需要充值VIP会员,才能够在第一时间及时观看。

每当这些剧集、综艺更新后,他都会通过录屏软件将正在播放着的最新内容录制下来,再经过调整压缩格式,制作成盗版视频。如果效率快的话,在平台更新剧集之后的一小时内,他就能提供“合格”的盗版内容。

“对于那些追剧的网友来说,这可是很有吸引力的。”柯勇表示,当时他翻录这些盗版剧集,并经过加密压缩上传网盘后,都是以几毛钱(每集)的价格进行兜售。

以热播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为例,每次更新后的盗版视频剧集,他只卖1毛钱~2毛钱,但往往一天内向他购买下载的人数会高达300人~400人,仅一集就赚回了一个月的会员费用。

“用户追完一整套网剧,往往也只花几块钱,性价比极高。”柯勇分析,这些买家大多只追单一平台的某一部剧集,觉得为此花费十几、二十元购买会员并不值当。

至于热映的当红电影就更是如此。尤其在取消网络售票平台票补的新规出台之后,电影票价将逐渐回调上涨,更多买家会青睐花几块钱在线上购买盗版、枪版的电影内容。

“枪版的录制,也往往会选择夜场、凌晨场,人比较少。”柯勇告诉懂懂笔记,由于这一时段电影院的管理较为宽松,容易架设偷拍设备和录制枪版视频。

在他看来,每一部枪版电影的成本,也就是一张电影票的价格。有一些偷录者将内容编辑、制作后,再通过电商、下载网站、微商渠道进行分销,往往会在电影刚刚上映短短几天内,获利数千元甚至上万元。

柯勇透露,这个圈子里玩音乐专辑盗版的可能技术含量最低。那些专门制作音乐盗版内容的人,会在音乐专辑上线免费试听时就通过电脑内录手段进行盗录,也会通过付费获取播放器音乐版权如法炮制。

待专辑下架、收费时,这些卖家会将这些翻录来的音乐内容整理打包,低价销售给有下载需求的用户。而获取盗版音乐的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这个领域,一直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由于需求总是存在,因此“制作盗版内容—分销—直销”的链条总是在变换着生意模式,而在各种监管和筛查手段的重压下,盗版侵权的盈利模式也从未停止升级。

盗版盈利方式逐渐多元化

“光是卖盗版资源,风险就已经很大了,所以我们不碰这一块。”

陈仰(化名)和两个朋友共同经营着一个电影“大号”,这个公众号除了定期分享最新的电影影评之外,还“低调”提供着一些盗版资源下载。

陈仰透露如今越来越多从事内容盗版的卖家,开始转做“无偿”分享。用户通过关注公众号或添加好友等方式,即可获得相关盗版电影资源的下载链接。

“这样做的方式,是为了聚集大量的粉丝。”陈仰笑称,虽然兜售盗版资源,获利手段比较直接,但“无偿”分享更安全,只要能将爱看电影的用户尽可能多的聚集起来,做号也可以持续盈利,且方式更灵活。

其中之一,便是销售与电影、音乐相关的产品,如耳机、蓝牙音箱、手机支架等等。这些商品价格往往都十分廉价,利润颇高,常常能吸引不少粉丝来购买。

据陈仰透露,他的电影公众号曾销售过一款价格仅为29.9元(包邮)的蓝牙音箱。在四十多万粉丝里,共有3246人参与拼购了这一款高仿“爆款”音箱,仅这一单生意利润就超过了三万元。

“这远比直接卖盗版电影赚得踏实,风险也小很多。”除此之外,他们还通过公众号、朋友圈的广告服务获取一定的收入。以其中一个拥有五千好友,名为“找片小XX”的微信号为例,转发一次朋友圈广告,收费为500元;直接发布一条原创的推广朋友圈,要价1200元。

“零食、数码、鞋服……有不少小品牌都喜欢在电影账号上投广告,受众群体相对也比较精准。”在他看来,这些用户具有很强的粘性,平时一直都有下载盗版资源的需求,因此对于账号发布的广告也有一定的容忍度,不会随意删除或取关。

在陈仰看来,这样的玩法远比直接兜售盗版资源来得更加持久。“实际上有不少‘大号’聚集了一些忠诚度很高的粉丝,随时可以为任何推广、活动提供导流服务。”

不用购买影票、不用充值会员,花很低的代价网上淘一淘就有低廉甚至免费的盗版资源可供下载。而一些网络用户也习惯了通过这样的方式,获取自己喜爱的影视(音乐)内容。

盗版行为是威胁整个影视产业、音乐行业和文学创作市场,侵犯创作者(版权方)合法权益的顽疾。因此,近年来随着监管部门、行业参与者对内容产业盗版打击力度的加强,网络视频、网络文学和数字音乐三大内容产业的用户付费收入规模,已经逐渐呈现出良好的增长态势。

资料来源:艾瑞《中国泛娱乐版权保护报告》

但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国内数字音乐市场的正版化虽趋于完善,但是在网络文学和网络视频领域,盗版用户的占比仍高于正版用户。在这一领域中,侵权成本低,维权成本高一度成为版权方维权过程中的 “难言之痛”。

资料来源:艾瑞《中国泛娱乐版权保护报告》

如何积极打击这些网络盗版、侵权行为,已经成为所有市场参与者共同的课题。以前不久相关网盘服务商发生的诉讼为例,通过技术手段、法律法规来杜绝相关网盘服务成为盗版影音的滋生地,的确势在必行。

但是除了在这些介质、平台上加大监管力度,从版权意识这个根基上培养公众的认知和理解,更是拔本塞源。

关于 声波

声波
发现不同的声音

检查

京东数字科技品牌正式升级 布局城市、金融、农牧等产业数字化

11月20日,在JDD-201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