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 十二月 19 2018
首页 / 新知快讯 / 24H看点 / 社交媒体让青少年更孤独了?未必

社交媒体让青少年更孤独了?未必

社交媒体作为一种非常普遍的交流方式,已经深深浸润到青少年的生活之中。

对于青少年来说,社交媒体的使用早已嵌入了以下几种场景:与朋友进行交谈、安排课余生活、获取新闻、关注亲朋好友的动态、紧随最新潮流、分享生活中的闪光时刻、表达自我等。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交媒体在青少年群体生活中扮演的角色却愈发复杂、微妙且多样。似乎,人们可以简单谈论“社交媒体对青少年影响”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近期,Common Sense(一家帮助青少年在媒体科技世界中成长的非盈利组织)进行了第二波美国青少年社交媒体使用的持续跟踪研究,与2012年相关研究进行对比并发布报告。本期全媒派整合编译此次研究报告内容,以期带领读者了解青少年与社交媒体在当下的真实关系,以及社交媒体在青少年生活中扮演的角色发生了怎样微妙的演变。

关键词一:社交媒体使用频率

自2012年以来,青少年社交媒体使用频率大幅度上涨。

2018年,使用社交媒体的青少年比例大约为81%,与2012年的该数值大致相同,但自2012年以来,青少年群体社交媒体使用频率变化非常显著,在六年时间内,每天多次使用社交媒体的青少年数量比例翻了一番。

2012年,34%的青少年每天使用社交媒体超过一次,而2018年该比例增长为70%。并且,事实上有38%的青少年表示,他们每小时都在使用社交媒体。

此种情况的形成,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是由于移动设备使用的急剧增加导致:自2012年以来,青少年使用智能手机的比例翻了一番多(41%上升到89%)在13到14岁的青少年群体中,84%的人拥有智能手机,93%的人拥有平板电脑等移动设备。

在社交媒体使用频率增长的同时,Facebook却遭遇了明显的衰落。2012年,68%的青少年将Facebook列为他们的主要使用的社交网站,而如今,这个比例降到了15%,同时有41%和22%的青少年分别将Snapchat和Instagram列为常用社交媒体。

在焦点小组访谈中,当一个16岁的女孩被问到她在Facebook上与谁交流时,她的回答是:“我的祖父母。”

关键词二:社交媒体积极效应凸显

只有极少数的青少年表示,使用社交媒体会对自我感受产生负面影响,更多的人认为这会带来积极的影响。

调查显示,青少年更倾向于认为社交媒体对他们的自我感受有积极影响,而不是消极的影响。

25%的青少年表示,使用社交媒体可以让自己感觉不那么孤独,相比之下,只有3%的青少年认为社交媒体让自己更加孤独了;

18%的青少年表示使用社交媒体会让自我感觉更好,而只有4%的青少年说使用社交媒体会让自己感觉更糟;

16%的青少年说使用社交媒体让自己感觉不那么抑郁,而3%的青少年说这会让自己更加抑郁。

尽管在过去六年里社交媒体的使用有所增加,但从调查来看,社交媒体带给青少年的负面影响却并不比2012年多。

更重要的是,在弱势青少年的生活中,社交媒体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绝非“积极”、“消极”那么简单。

Common Sense在此次调查中设置了社交情感幸福(SEWB)量表,该量表的制定基于诸如幸福、抑郁、孤独、自信、自尊和父母关系等多个维度。

大约19%的青少年位列“高社交情感幸福感”组,63%的青少年属于“中等”组,而只有17%属于“低社交情感幸福感”组,然而社交媒体却对“低社交情感幸福感”组的生活尤为重要:“低社交情感幸福感”组中,近半数(46%)的青少年社交媒体用户表示,社交媒体在他们的生活中扮演着“极其”或“非常”重要的角色,相比之下,“高社交情感幸福感”组中的这一数据为32%。

“低社交情感幸福感”组中的青少年社交媒体用户表示,社交媒体会使自己产生各种各样的负面反应,比如,如果自己发的帖子没有获得很多评论或点赞,他们就会对自我产生较坏的感受;在社交媒体上看到朋友出席了自己没被邀请的活动后,会感到自己被冷落或被排斥;而更令人不安的是,该组中超过三分之一(35%)的青少年表示他们受到过网络欺凌,相比之下,“高社交情感幸福感”组中只有5%的青少年受到过网络欺凌。

但值得注意的一点是,相比社交媒体给自己带来的消极作用,有更多“低社交情感幸福感”组中的青少年也表示,社交媒体同时能给自身能够带来积极的正能量,例如,29%的青少年表示使用社交媒体会让他们感觉不那么抑郁,而只有11%的人说使用社交媒体会让他们感觉更抑郁。

在2012年至2018年期间,尽管青少年使用社交媒体的频率得到较大提升,但在社交媒体中更容易获得负能量的青少年比例却没有增加,相比之下,有更多的青少年表示,自己会在社交媒体中获得积极能量。换句话说,在过去的六年里,社交媒体对弱势青少年的积极影响可能有所增加。

因此,我们应当意识到,该群体与社交媒体的关系既不是统一的,也并非单向的,即:社交媒体更能对此青少年群体产生负面影响——让他们觉得自己被忽视了等,但社交媒体亦能帮助他们减少孤独感,增强自信,建立联系。

2012年,“低社交情感幸福感”组中11%的青少年说,使用社交媒体会帮助自己减少抑郁,而如今,这一数字上升到了29%。

总体来看,更多的青少年认为,社交媒体会给自己带来许多积极正面的影响。

关键词三:“面对面交流”偏好

青少年中偏好“与朋友面对面交流”的比例大幅下降,而认为“社交媒体能够干扰个人互动”的人数比例有所增加。

表示自己最喜欢“面对面交流”方式的青少年比例,从2012年的49%下降到现在的32%,居于“短信交流”方式之后。而且,相较于2012年,有更多的青少年认为自己被社交媒体分散了个人关系注意力。

54%的青少年认为“当我应该将注意力放在与我在一起的人时,社交媒体会经常分散我的注意力”;42%的青少年认为“社交媒体抢占了自己与朋友面对面相处的时间”,而该数据在2012年是34%。

关键词四:数字设备沉迷

多数青少年认为,科技公司使用户花费更多的时间,并表示数字干扰对家庭作业、人际关系和睡眠等方面均产生了影响。

近四分之三(72%)的青少年认为,科技公司会操纵用户花费更多的时间,社交媒体会导致注意力分散:除了社交媒体抢占青少年与朋友相处的时间之外,还有44%的青少年表示,他们会因为与朋友在一起时,朋友沉迷手机而感到沮丧;更有超过三分之二(68%)的青少年认为“社交媒体对自己所在年龄段群体具有负面影响”;在拥有智能手机的青少年群体中,有近三分之一的人(29%)表示,他们曾在夜里被电话、短信或通知吵醒。

此外,还有许多青少年表示,对父母沉迷数码产品感到担忧,有33%的青少年希望父母能少花些时间在他们的设备上,这一比例高于2012年的21%。

当然,许多青少年会在关键时刻选择将数字设备调至关机或静音状态,免受打扰。

调查显示,将手机关机或静音的情形及相应人数比例为——

睡觉——56%

与他人吃饭——42%

访问亲朋——31%

做作业——31%

实际上,青少年心里明白,科技公司试图通过产品设计使其耗费更多的时间,但青少年并不能总能克制自己沉迷其中。从另一个层面来讲,科技公司对该群体的操控还可能通过其他更加微妙的方式,比如,对青少年的社交行为数据进行跟踪存储,并将其透露给第三方。所以,青少年亟待加强其规范和调节数字设备使用的能力,并在参与社交媒体活动时,更加谨慎。父母和教育工作者应当对青少年进行指导,使其掌握数字公民基本技能,同时,政府也应当通过有效政策的制定,帮助青少年更好地将科技和社交媒体融入生活。

关键词五:社交媒体极端内容

青少年在社交媒体上接触到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和恐同内容的比例有所上升。

在2018年,近三分之二(64%)的青少年社交媒体用户表示,他们“经常”或“有时”会在社交媒体上看到种族主义、性别歧视、恐同或基于宗教的仇恨内容。实际上,在过去的六年里,每一种内容在社交媒体上的曝光量都在增加,比如,在社交媒体上“经常”或“有时”遇到种族主义内容的用户比例,从2012年的43%增加到今天的52%。

此外,社交媒体上极端内容散播猖獗,也有青少年因此而遭受网络欺凌的状况,其中一部分人认为,自己遭遇的网络欺凌可以用“严重”来形容。

13%的青少年说他们曾经遭受过网络欺凌;

9%的青少年认为自己受到欺凌的方式可以算得上是“严重”。

当然,也有青少年尝试与网络欺凌进行抗争:23%的青少年曾尝试过帮助被网络欺凌的人,比如与被网络欺凌的人进行交谈、向成年人报告、或者在网上发表关于被网络欺凌对象的积极信息。

关键词六:社交媒体创造性表达

对于许多青少年来说,社交媒体是实现创造性表达的重要途径。

超过四分之一(27%)的青少年表示,社交媒体对于自身的创造性地表达是“极其”或者“非常”重要的,该群体中的较大比例是那些拥有“较低社交幸福感”的脆弱青少年社交媒体用户。与此同时,37%的青少年认为,社交媒体对于他们来说是“极其”或“非常”重要的,而这其中有21%的青少年社交媒体用户拥有较高的社交幸福感。

一名17岁的白人女孩在公开回应调查时表示:“社交媒体的好处之一,是可以‘把我的作品展示给公众’”;

一位14岁的非裔美国女孩写道:“社交媒体让我有了一个表达自我个性的渠道。”一个14岁的白人男孩说他喜欢社交媒体,因为“我可以分享我制作的东西”;

一个16岁的西班牙裔/拉美裔男孩表示,他喜欢使用社交媒体的原因是“我可以在此(社交媒体)发布我的服装和设计作品”。

关于社交媒体等形式的数字通信,最引人深思的问题之一则是“它最终将如何影响人类相互交流和相互联系的方式”。在过去六年里,“面对面交流偏好大幅下降”究竟是一个暂时现象,还是从青少年群体中滋生出的新趋势?如果是后者的话,那么科技和社交媒体又是如何促成这种转变的发生呢?这是否又在提示着我们一个转变正在到来呢?

在当下、在这些问题被思考之前,我们首先应当正视数据带来的已知事实,关注到社交媒体带给青少年的情绪变化,承认对于多数青少年来说社交媒体有助于减轻他们的孤独感和抑郁感,至少父母、教育工作者、心理健康专家、决策者应当率先注意到这一点,并作出正确的引导。

关于 声波

声波
发现不同的声音

检查

鹿客今天发布了高端旗舰新品,顺便还宣布获得6亿元D轮融资

12月18日,国内智能门锁领军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