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 十月 21 2018
首页 / 新知快讯 / 大疆在美国被告,谁干的?

大疆在美国被告,谁干的?

大疆在美国被告,谁干的?

知道真相,目瞪狗呆。

近来国际氛围,大家或多或少都能感知到一些。

所以当商务部官网发出专利诉讼预警,通报最新中国企业在美遭遇诉讼的事件时,自然也比平时更受关注。

更何况这一次要站上美国被告席的,是中国这几年在创新方面“颇拿得出手”的大疆。

按照指控,一旦坐实被判,大疆无人机对美出口、在美进口都将受影响——遭排除甚至禁止。

这不是中兴事件again吗?

难道在全球无人机市场近乎垄断的大疆,也将遭遇类似命运?

然而万万没想到,事情扒得越深,真相越难堪。

原来在美国诉告大疆的不是别人,正是另一家中国公司——道通。更啼笑皆非的是,这还是一家中兴投资的中国公司。

巧合如此,大写的尴尬。

大疆在美被告,商务部预警

事情要从商务部最近更新说起。

就在昨天,商务部预警信息披露栏目中更新了消息。

具体内容显示,8月30日, 美国Autel Robotics公司依据《美国1930年关税法》第337节规定向美国际贸易委员会(ITC)提出申请,指控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对美出口、在美进口或在美销售的无人机及其组件侵犯其专利权,请求ITC发起337调查并发布有限排除令和禁止令。

337调查,涉足中美贸易的中国企业,向来不陌生。

这是一个专门针对专利的条例,上至芯片电脑,下至纸尿裤,只要涉及侵犯美国知识产权,都有可能被卷入调查。而且一旦败诉,就意味要退出美国市场,甚至全球市场也将被屏蔽和被封杀。

所以大疆此时遭遇337调查,怎还得了?

别的企业还则罢了,大疆是什么样的公司?恐怕国内基本都有了解。

创立于2006年的大疆创新,总部位于深圳,以无人机为核心产品,并以DJI之名畅销海外,是全球无人机市场近乎垄断的公司,每一款新品发布都能引起全球媒体报道、粉丝追逐,甚至多次出现在当红美剧中。

在各种国际统计中,大疆在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的地位,也始终是统治级的,光在美国市场份额占比就超过50%。

并且与被讽刺为“美帝良心”的民族企业不同,大疆国外售价往往高于国内,中国市场虽大,但大疆8成收入来自海外。

可以这么说,大疆在无人机市场的影响力,基本就是iPhone在手机市场的影响力。

而且,最难能可贵的是,大疆从无到有、从弱到强,一路都是中国科技在新时代里自主创新的代表和象征,提到大疆DJI,不仅被认为是无人机的引领者,也是该品类的开创者。

所以小到深圳、大到整个国家,大疆DJI,一直都是中国科技和中国制造的创新标兵。

然而就在当前大局下,大疆竟这样以专利被告了,你说尴尬不尴尬?

美国公司Autel Robotics?

那把大疆告上美国法庭的Autel Robotics,到底是一家怎样的“美国公司”?

根据其官网介绍,Autel Robotics USA总部位于华盛顿,主打无人机技术和产品,而且也以四轴飞行器和摄像无人机见长。

说白了,产品和业务,与大疆属于直接竞争。

然而一旦深扒,却不难发现这家Autel Robotics,竟然还有中文域名,而且当售期产品,也都一模一样。

不点不知道,一点进去——虽然依然中文痕迹不浓,但这确实一家土生土长的中国深圳企业啊!

没错,这家Autel Robotics,中文名或本名,叫道通智能航空技术有限公司,业内称道通智能

道通智能自己介绍说:总部位于享有“中国硅谷”之称的国际大都市——深圳。自2014年创立至今,已凭着过硬的技术实力先后在美国和欧洲成立了分公司。

当然,道通智能过硬实力背后,一方面靠自己,另一方面是因为有“爸爸”。

道通智能头上,还有一家名为道通科技的股份制母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04年,主打汽车后市场的诊断设备和汽车电子的研发、生产及销售。

道通科技在2011年,还一度开启了A股上市的议程,但时运不济,赶上国内IPO暂停,其后便进入了排队阶段。

排队期间,或许是为了剥离新业务“包袱”,也可能出于独立融资需求。道通科技将道通智能单独拆分、独立发展。

具体剥离分拆时间现已不详,但根据公开资料,2013年10月,道通智能官方宣布成立的2014年之前,道通科技获得了一轮7480万元的A轮融资,投资方有金石投资、达晨创投,以及中兴旗下资本中兴合创。

也就是说,中兴投资了道通科技,道通科技进而分拆出专门做无人机的道通智能。

排资论辈,中兴之于道通智能,问题正是:爸爸的爸爸叫什么?

但资方关系更多还是巧合,如果不是道通智能在中兴事件后、以美国分舵之名在美状告大疆,谁喊谁爷爷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Autel Robotics——道通美国分公司,因为用的是美国分舵名义,以致商务部都真假难辨,出现了文章开头介绍的尴尬乌龙。

或许你也好奇,为什么?

为什么一家中国公司和另一家中国公司的恩怨,要在此时此刻放到美国去做了断?

具体原因一言难尽,但根本原因并不难发现:恩怨由来已久,双方早就交恶。

大疆、道通交恶史

双方首次公开交恶,发生在2016年1月30日。

当时正值德国纽伦堡国际玩具展,中国参展公司Autel——道通智能航空技术有限公司的展台,被当地法院派出的法警持“临时禁令”查抄,原因是该公司无人机产品X-Star被指涉嫌外观设计侵权。

而举报道通的不是别人,正是其深圳老乡:大疆。

当时,国内科技媒体雷锋网,还以一篇《山寨还在继续,但他们不敢走出国门了》,报道了道通被查一事,引起国内关注。

同时,雷锋网还援引消息人士爆料,揭露了道通和大疆更深层次的恩怨。

雷锋网报道说,道通发轫之初的四轴无人机产品X-Star,一开始就是照着DJI精灵对比着做的,从机架到云台,遥控器则借鉴了3DR家的一些灵感,加入了一些屏幕。

“软件上从App界面到参数的调参方法,以及螺旋桨细节的设计,说真的,理论上是一次完整地山寨行为。”

此外,为了跟大疆做得更像,道通还从大疆挖走核心技术人才。还有意识选择了大疆的一大帮供应商。

大疆对道通的旧恨,早已埋下。

国内两场官司:大疆败诉

于是2015年年中,大疆打响公堂对簿第一枪。

一纸诉状将道通告到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指控道通产品涉嫌对其外观设计专利等方面,存在侵害,要求销毁相关产品模具、赔偿经济损失和维权费用,以及承担诉讼费用。

然而2015年12月16日,判决结果出炉:大疆败诉。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审理判决,分析了双方无人机产品的机身、机臂、机身与机臂形成的形状、支架以及机臂末端、旋翼的形状及电池仓顶端设计等4大点和5小点的不同。

同时指出,对于机身与旋翼臂构成的整体造型这一对旋翼类飞行器外观设计中整体视觉效果影响最大之处,二者存在较大的区别,因此二者既不相同也不近似。

最终,一审判决认定:驳回原告大疆公司的诉讼请求,并且承担诉讼费。

大疆自然不服,再次上诉。这次来到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然而等到2017年3月12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终审判决,认定大疆上诉理由不成立,道通无侵害大疆外观设计专利等行为,驳回大疆上诉,维持一审原判。

国内第一次“法庭见”,由此告一段落。

而且值得注意是,大疆在德国纽伦堡玩具展成功举报道通,时间还是国内一审败诉后。

对大疆来说,不可谓不是:国内仇怨,国外得报。

美国三场官司:未见分晓

于是德国一役成功后,大疆开始在海外寻求进一步维权。

2016年8月,大疆以专利侵权为由,将道通诉至美国特拉华联邦地区法院。

在诉状中,大疆指控道通侵犯其3件美国发明专利、和1件美国外观设计专利,涉及多旋翼无人机的上下壳体一体化结构等——与国内诉求相似。

其后该案便进入漫长取证阶段,至今还显示处于证据开示期。

同时,2017年5月,大疆还在华盛顿西区联邦地区法院向道通发起诉讼,依然还是指控后者侵犯其专利,最后该案于2018年3月被移送特拉华联邦地区法院,与上述案件合并审理。

或许也是出于反击,在2018年4月,一路当被告的道通,这次翻身成了原告。

以其美国子公司Autel Robotics USA之名,在美国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对大疆三家公司(DJI Technology Inc.、SZ DJI Technology Co. Ltd.和DJI Europe B.V.)提起诉讼,称大疆侵犯了其2件美国发明专利权。

在诉状中,道通称大疆目前在售的多款无人机产品均涉嫌侵害其专利,要求法院确认侵害事实,停止侵害,并赔偿损失。而且在诉告中,道通还同时请求由陪审团参与审判。

然而,世事波云诡谲,真是万万没想到。

随着太平洋两岸贸易局势变化,中兴事件在前,其后高通恩智浦作样,公司与公司之间的恩怨情仇,不由自主有了更多意味。

于是美国Autel Robotics公司以专利诉告中国大疆的消息一出,连商务部都高度关注。

只是谁又能想到,一切只是两家深圳公司之间的陈年恩怨。他们以无人机为业,走出国门,冲出亚洲,原本他乡遇故知,老乡见老乡。

然而大势之下,吵着吵着,竟就这样给国家添乱了。

目前,大疆DJI未予置评,道通方面也没发出公开回应。

但国内评论已炸。

消息一出,有网友认为就是大疆在美国被下黑手了,惊呼大疆这样的公司都能被摆一道,下一个将是老干妈。

也有无人机爱好者立马指出实质,认为这是自己人“窝里”斗,时间地点都是竞争问题,不算什么大问题。

甚至还有网友傻傻分不清,误把DJI当JD,加上理查德·强东·刘的赴美近况传得沸沸扬扬……于是还有网友评论说:支持京东!

不知道你怎么看?

关于 声波

声波
发现不同的声音

检查

iOS自动化的3.0时代

相信很多少数派的读者都和我一样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