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 十二月 19 2018
首页 / 人工智能 / AI / Google Maps,Keyhole后传

Google Maps,Keyhole后传

机缘

Keyhole其实一直处于“没钱-找钱”的轮回之中。2004年,Keyhole正在和硅谷老牌投资机构Menlo Ventures接洽投资事宜。恰恰在这时候,Google内部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那时候,Google的执行层正在一起开产品审核会,当次的主题是刚刚收购来的Picasa。谢尔盖·布林像往常一样,穿着人字拖从沙滩排球场走进来,打开他的笔记本加入会议。Picasa的产品经理正在做演示,忽然他发现布林的心思似乎全然不在自己的演示上。其他人也注意到了这点,所以Eric Shmidt(CEO)暂停了会议问布林: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希望让大家知道吗?

布林把投影仪接到自己的笔记本上,原来他正在看的是EarthViewer。许多人都是第一次见EarthViewer,但是他们都被这个软件吸引住了,希望布林输入自己的地址——“给我看看,给我看看”……。

布林停下来,甚至都没考虑商业前景就直接说:“我们得把这公司买下来。”

Google给Keyhole开出的价格是3000万美元。但这不是问题的关键,John最关心的是,Google之前没有地图业务,它买了Keyhole到底能做什么呢?他也担心自己的梦想,为整个地球建立高分辨率的3D模型,到底还有没有机会实现?于是,Google又组织了一次专门的会议。

“你们如何看为整个地球制作3D模型这回事?” John问。“我们觉得,这将是Google的核心”,拉里·佩奇回答说,“围绕地图和地理信息,有太多种信息可以组织起来了。” Eric Shmidt补充说:“我担保,Google会给你们提供足够的图像数据,比你们之前处理的所有图像还要多。”

有创始人和CEO的保证还不够放心,为了拿出足够的诚意敲定这次收购,当时还没有完成IPO的Google甚至“破例”给John看了过去三年的财务数据。据John回忆说:老天,我从没想过私营公司有这么赚钱!

第二天,John给Menlo Ventures的人打了个艰难的电话:“我们不签这份合同了,我们换了个方向”。

初入Google

因为John Hanke的坚持,Google没有办法对Keyhole的团队“挑肥拣瘦”,把29个人全收了进来。不过,每个人都需要参加面试。名曰“面试”,其实只是确定级别。

Never Lost Again的作者Bill Kilday也参与了面试,面试他的是Google的老员工、产品经理Bret Taylor。面试结束的时候,Bret问他:“进Google之后,你是想做PM(Product Manager,产品经理)还是PMM(Product Marketing Manager,产品营销经理)?” 因为完全不了解PM和PMM的区别,Bill只能答:“我之前两个都做”。Bret说:“两个都做?我没法断定能不能身兼两职,但我个人觉得这不太可能。当然,你可以试试看。”

Bill一开始并没有多想,但是John Hanke听说之后立刻警觉起来:“提防着Bret。我知道高层有个人对地图很感兴趣,而Bret是她力捧的家伙。我可不想我们所有人都走Bret这条汇报线”。John考虑的是,既然还有其他人希望染指地图,Keyhole不能把自己的家底全部暴露出去。最后John建议Bill不要走技术线,而是“挂羊头,卖狗肉”,这样名义上是PMM,不在技术线的汇报体系内,其实仍然身兼PM和PMM两份工作。

Keyhole加入Google之后,工作就拆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自留地,也就是之前的EarthViewer,原有的销售和服务都应当保留下来;一部分是新的工作,也就是开发Google Maps,基于Web的、全免费的地图产品。

按照Google的要求,被收购之后,Keyhole应当给EarthViewer加上Powered by Google的标识。常见的Google标识包括五个颜色不同的字母o,不过Bill希望把其中蓝色的那个改为地球,突出Keyhole的特性。在往常,这非常容易,Keyhole自己的网站管理员就可以完成,但是在Google,即便这样小的修改也必须一个人点头,这个人就是Marissa Mayer。

今天大家都很熟悉Marissa Mayer,她就是后来报道里屡次出现的著名的“梅姐”。但是,刚加入Google的Keyhole团队可不知道梅姐是何方神圣。弄了半天才清楚,她是Google的第20号员工,也是第1名女工程师,掌管着所有的搜索。“可以说,她是这个行业里权力最大的女人,Google超过一半的人汇报给她。”

Marrisa Mayer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为了对Google标识做一点小改动,几周里Bill发了数次邮件,打了若干电话,始终得不到梅姐的回应。其它的所有环节都搞定了,但所有人都说“没有梅姐点头,我们不敢确认”。眼看上线日期一天天临近,Bill不得不直接冲过去梅姐的办公室,当面要答案。他也确实要到了答案:任何改动,都必须在梅姐主持的每周UI会议上,等她确认才能放行。

终于轮到上会,Bill在耐心等待了45分钟之后,终于有机会花1分钟介绍他要做的改动。梅姐的评价也只有一句话:“嗯,这个挺有意思,你们可以放心去做。”

谁主沉浮

“对地图感兴趣的高层”就是梅姐,她的想法很简单:所有的搜索都归我管,地图也离不开搜索,所以同样应当向我汇报。不过,John早就意识到了这点,所以非常警觉。

Keyhole的团队也发现,之前以为的“Google没有地图业务”其实是错的,Google已经在地图上做了尝试,只是外人不知道而已。

Google之前的已经收购了一家叫Where2 Tech的公司,主要开发人员是丹麦的两兄弟:Jens Rasmussen和Lars Rasmussen。两兄弟一直在辛苦创业,但融资总是不太顺利。2001年以后,.com泡沫破灭,Where2 Tech公司基本要玩完了。本来他们在接洽红杉资本,但是在Yahoo更新了Yahoo地图,并且把Yahoo黄页和地图打通之后,红杉就撤退了。不过,红杉牵线让他们认识了Google的拉里·佩奇。

Lars Rasmussen。来源:Recode

佩奇对这个团队很感兴趣,但也给他们提出了要求。Where2的产品和当时的所有地图产品一样,都是桌面客户端。但是佩奇认为,Web是未来的方向,地图应该运行在浏览器里,通过互联网获取后台的数据。当时Google内部还有一个团队也在研究这种“不用刷新页面就可以获取数据”的技术,那就是Gmail。不过Gmail团队和Where2团队并不互相认识,但是最终他们的技术方案是一致的,那就是今天随处可见的Ajax。

当时Lars和Jens已经在破产边缘挣扎,因为签证问题,他们已经把办公室从美国搬到了澳大利亚,团队也只剩下四个人。与佩奇聊过之后他们发现,更改技术方案,投入Google的怀抱,是无法拒绝的选择。他们没日没夜地干了三个礼拜,拿出了一版Web地图,获得了加入Google的门票。

与Keyhole相比,Where2的团队在前端技术上有积累,但他们一直没有自己的地图数据。所以合并之后,Keyhole的团队也需要兵分两路,一路维护Keyhole原有的业务,一路与Google已有的地图团队合并,把Keyhole之前的数据导入Google,把Google“自己的”地图做出来。

看起来,无论是对Keyhole来说,还是对于Where2 Tech来说,Google Maps都是全新的产品,又都与他们之前的工作有关联。那么,到底谁上谁的船?谁来领导整个团队?

Where2 Tech之前是汇报给Bret Taylor的,Bret正是梅姐的爱将。无论是Bret,还是梅姐,对地图业务都有很多的想法,也对未来充满了期待。不过无论谁来领导,这支团队的主力都是Keyhole的人。

Keyhole的人与Google不同,他们并非个个都是名校计算机专业毕业,也不是人人都聪明绝顶,但Keyhole的团队战斗力不容忽视。

最终,Google给出了方案:John的头衔是“Keyhole总经理”,原来的Keyhole团队仍然汇报给John,John汇报给Google的产品战略副总裁Jonathan Rosenberg。同时,Bret和Google原来的地图团队仍然汇报给梅姐。这或许不是最好的方案,但至少是个清楚的方案,避免了不必要的纠缠。

汇报的关系清楚了,工作关系却没那么简单。Google给Keyhole的团队在41号楼(Building 41)分配了一个大办公室,Keyhole原来的29人,加上Google之前在做地图的Where2 Tech的4个人,合在一起办公。之前的4个家伙已经很适应他们的工作了,现在却要起身,腾出位子,给29个新来的家伙,这种感觉可想而知。更要命的是,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说明,大家在一起应该如何分工,怎样配合。最终的局面仍然有些诡异,之前Where2的4个人由Bret Talyor负责,他坐在桌子的这头。Keyhole新来的29个人由John带领,他坐在桌子的另一头。

山景城Google总部的Building 41。来源:Thomas Hawk@Flickr (据Google的朋友说,如今地图团队已经不在这里办公,Building 41也已经多次重新装修了)。

2004年12月7日的TGIF之后(TGIF是Google固定的周末活动,Thank God it’s Friday,员工可以聚在一起放松畅聊),某位Google早期的高层(书里没有透露名字)把Bill叫到阳台上。这位高层人士清楚Bill“身兼两职”的状况,他对Bill说:

你们得特别小心那女人,别被她蒙蔽了。如果John Hanke不够谨慎,如果他不多留个心眼,你们都会被她拿下。

自始至终,这位高层没有说“那女人”是谁。在黯淡的光线下,他的妻子在旁边认真点了点头。

眼光与格局

Keyhole团队加入Google,当然有很多新鲜的经历,让他们印象深刻。

在加入Google的第一天,他们可以去公司的配件站,自由地挑选自己想要的IT设备。如果希望在家也能接入办公网络,可以要求IT支持人员提供专门的路由器,而且Google会为员工支付家庭上网费用。此外,Google提供的园区班车都自带了Wi-Fi——想一想,那可是2004年。

在Keyhole团队加入之后,Google组织了了一次见面会,让大家畅所欲言,布林和佩奇也参加了。不过,这次会议更像是让布林和佩奇连珠炮一样发问:

你们的数据里有大比例达到了米级别分辨率?

数据源从哪里来?

卫星是怎么回事?

这些卫星是同步地球卫星吗?

感光元件有多大?

每个照片文件有多大?

卫星的飞行速度有多快?

多久可以更新一次卫星照片?

……

布林关心的另一个问题是:“如果要把整个地球表面都用米级别分辨率的照片存下来,大概要多少空间?”

虽然Keyhole的人之前一直在做这方面的工作,但他们从来也没想过这个问题。于是,负责存储的工程师Michael Jones回答:大概需要1 PB。——“我想你错了,应该是5 TB”,布林给出了他的答案。接着这两个人就开始纠缠起这个数字,Michael邀请布林到外面的白板上当场演算,于是两人开始朝外走。这时候,Bill赶上去抛出了自己的问题。

“营收1000万美元,还是发展1000万用户,你们更喜欢哪个目标?”

“我听不懂你在讲什么。”

“对Keyhole团队来讲,一年之后,你希望我们把营收做到1000万美元,还是发展出1000万用户?”

“我想,你们这帮家伙应该考虑比这大得多的问题。”

说完,布林和佩奇就离开了。

过了几个月,Google Maps的开发途中,Keyhole的人给布林和佩奇做了次产品展示。两人的反应还是一样的,他们想要的是一个大得多的目标。

“怎么才这么点数据?”

“嫌少吗?我们已经花了300万美元买地图了,要知道,Keyhole过去的四年总共才买了100万美元的地图。”

“这是Digital Globe的全部数据吗?”

“这是我们需要的全部数据。”

“整个地图数据库有多大?”

“你的意思是,整个地球的地图数据吗?要知道,撒哈拉沙漠、无人海岛、北冰洋、南极洲都包含在里面,那些数据对我们没有用。”

“你为什么不把整个数据库买下来?”

于是,购买地图的预算从之前的300万美元提高到8000万美元。“看来,我们确实应该考虑大得多的问题了”,John说。

合作

前面说过,Where2比Keyhole更早加入Google,但一直没有最终成果产出。与Keyhole相比,Where2但更擅长前端的工作,比如今天地图上都默认采用大头针图标来标注,就是Where2的Jens提出来的,而没有照抄Yahoo地图的红五角星。Jens认为,大头针既可以精确指示位置,又不会造成遮挡。Jens特别注重细节,如果你仔细看Google地图就会发现,大头针的阴影是可以重叠的,重叠部分颜色更深——不过他也笑着承认“现实中可不是这样,一束光不可能被挡住两次”。

Where2的问题在于,他们一直没有足够多的地图数据。对2004年的Where2来说,他们“守株待兔”等来了好时候。而且,Where2虽然没有数据,后端服务的战斗力却并不弱,即便是Keyhole最优秀的工程师Chikai,也低估了他们。

Keyhole的地图后台一直是他们最优秀的工程师Chikai维护的,Chikai跟Where2的工程师打赌,把Keyhole的数据全部导入,怎么着也得超过一周的时间。但是Where2的人只花了不到24小时就搞定了——要知道,这帮家伙早就在“等米下锅”了。结果Chikai只能认输,自掏腰包请Where2的人吃了顿大餐。

除了Where2和Keyhole,Google还为Google Maps配备了第三股力量,这就是Dan Egnor的团队提供的地理搜索。Dan Egnor是2002年Google编程大赛的冠军,他的作品是一个爬虫程序,四处抓取地址信息,按地理结构进行结构化。后来Dan Egnor加入了Google,把之前的作品做成了一个项目:Google Search by Location(后来这个项目改名叫Google Local,归属到了梅姐——毕竟,这还是搜索)。

在Google Search by Location诞生之前,地址数据库的维护是相当麻烦的,需要依赖专门的公司去收集、甄别、标注、录入。即便某家公司在网站上注明自己的地址是“xx州xx市xx街xx号”,计算机也无法识别,无法和地理位置关联起来。依靠Google Search by Location,“xx州xx市xx街xx号”就成了有结构的,可以和地理位置关联的数据,甚至你输入一个邮政编码,也可以直接联系到某个地理位置。

为什么Google会做这个项目?在2002年左右,Google发现,所有的搜索请求中大概四分之一是与位置有关的。既然如此,为什么花点力气把地理信息的搜索做得更好点?信息的解析和结构化是第一步,怎样构筑地理数据库,让结构化的信息直接和地理位置关联起来是下一步。从这个意义上说,Keyhole和Where2 Tech被Google看中,几乎是必然的。

有了Google Search by Location,Google Maps的使用体验就远远超过了Keyhole自己的EarthViewer,也超过同样提供Web地图服务的Yahoo和MapQuest。比如某个地址查询“Target near Sunnyvale, CA”,在MapQuest中,必须在“州”这栏输入CA,在“城市”这栏输入Sunnyvale,然后从下拉框选择查找的类型是Business,最后输入Target,才可以找到结果。

不幸的是,在没有地图配合的年代,Search by Location基本没什么价值。据Taylor回忆,当时一整天也难得有一个访问。但是有了Google Maps,Search by Location的威力就爆发出来了。Google Maps甫一诞生,使用感受就远远超过了Yahoo Maps和MapQuest,尽管它们出现得更早。

EarthViewer和Keyhole 2 Pro(专业版)的操作界面,请注意右下角的搜索栏。图片来源:Keyhole

所以,Google Maps总共包含了三支团队:汇报给John的Keyhole,汇报给Bret(Bret再汇报给梅姐)的Where2,汇报给梅姐的Google Local。梅姐希望John汇报给他,John不愿意这样,所以两人的关系比较紧张。实际上,这种紧张贯穿了Keyhole团队在Google的始终,最终他们选择离开也和梅姐有关。

但是,大家又都保持了足够的职业素养,关系紧张归关系紧张,项目仍然在紧锣密鼓地推进。从2004年10月Keyhole被收购,到2005年2月Google Maps发布,前后不过四个月的时间,没有足够高的合作效率是绝对做不到这点的。

发布

按照计划,Google Maps应当在2005年2月8日早上9点发布。它能不能成功,谁也没有把握。毕竟从来没有人在互联网上做过地图,而且,当时也只能提供美国的地图而已。

为了保险起见,2月7日晚上6点50,工程师们已经把Google Maps发上线了,并且把maps.google.com指向了新发布的服务。当时Google的服务端只能整点发版(火车模型),这样就可以赶上当晚7点的发布。虽然此时还没有发布任何消息,但如果用户输入maps.google.com,是可以正常使用的。这一次,工程师们寄希望于“没有人会发现这个域名”。

2月8日早上7:45,Slashdot上已经有人在讨论新出现的Google Maps了,原来有Google的拥趸偶然发现了这个域名,并发到了Slashdot上。于是流量开始涨起来,这让运维和后端工程师们感到紧张——当时Google总共有40万台服务器,工程师们立刻开始想办法,让负载尽量均匀地分布到各台服务器上。

所幸没有悲剧发生,Google Maps的发布大获成功,用户大呼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炫酷的产品,大家热衷于在地图上做各种新奇的探索。上线第一天,Google Maps就获得了1000万PV,在Google全站的流量中,Google Maps占据了显著的比重。

第一版Google Maps只有美国和毗邻的加拿大、墨西哥,其它地方都是海洋。来源:Google

不过抱怨也随之而来。Google Maps最早只提供了美国的地图,其他国家业务的负责人纷纷找到Google Maps的团队,希望能在自己负责的国家提供地图服务。他们甚至积极搜罗了当地国家的地图提供商信息,让Google Maps团队接洽,以便尽快在Google Maps中看到这个国家。

对Google Maps的团队来说,新增国家固然能带来商业上的收益,却没有什么技术上的挑战,他们只需要导入对应国家的数据即可。2005年7月,日本地图上线,2005年8月,英国地图上线,然后是爱尔兰、法国…… Google Maps的人(根据收益情况)给所有国家做了个排序,照着它在全世界招募商务拓展人员。

对于Google Maps的服务端开发人员来说,下面要做的就是为Google Maps提供卫星地图,让用户可以混合查看。之前为了赶发布周期,第一版的Google Maps没有提供卫星地图,现在,工程师们要加上它了。因为之前老大们要求买下“覆盖整个地球的地图数据库”,几千万美元花出去之后,办公室里堆满了硬盘,工程师们夜以继日处理卫星地图数据。Google甚至专门从办公室拉了一根光纤直通机房,提高传输速度。

终于, 在2005年4月4日,提供卫星地图查看模式的Google Maps发布了,它的项目名字是Google Maps with Satellite。尽管梅姐和John对这个名字各有想法,但是梅姐选择了让John来决定,而Satellite这个名字也确实符合大多数人的预期。

一周以后,梅姐给Google员工群发了一封邮件,宣布Google Maps是Google既Gmail之后又一个大获成功的产品,并特别表扬了Chikai,邀请他到自己的办公室,给了一份特别的大奖。这份奖励是什么,其他人谁也不知道。

再过一个月,梅姐又给Google员工群发了一封邮件,宣布因为Google Maps大受欢迎,提供地图服务的Google Maps团队将和提供本地搜索的Google Local团队合并,新团队的名字是“Google Local”。这封邮件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毕竟Maps是约定俗成的公认的名字,而Local往往让人不知所云。不过,支持Google Local的人也有理由,Google Maps发布之后,广告生意接踵而来,地图相关的广告叫local ad,与Google大获成功的AdWords一脉相承。

但是大家都知道,真正的问题不是名字,真正的问题是,梅姐始终没有放弃整体操盘Google Maps的念头。之前,Google主管工程的高级副总裁Wayne Rosing是支持Keyhole的,所以梅姐还有所顾忌。但是2005年,Rosing已经套现离开,Keyhole再没有了靠山。到底是坚守Google Maps,还是易帜Google Local?这场仗,John必须自己来面对。

John告诉他的同伴们:“你们都靠边站,我来处理这件事”。

彩蛋:Zipdash

很早的时候,Mark Crady自己投了几千美元,获得了旧金山湾区的出租车交通数据的使用授权。在手机上使用他们的Zipdash程序,可以看到系统估算出的交通状况,同时,用户的使用行为数据也会反馈到服务端,帮助改进估算。

许多人都知道,2013年Google花10亿美元收购了提供点对点的交通数据的Waze。Zipdash做的事情和Waze很像,但Zipdash要早得多。2004年,Google只花了200万美元就买下了Zipdash——当时Zipdash甚至没有注册公司,只有一个小团伙,甚至都称不上团队。不过,Google收购Zipdash的时候还没有IPO,这样算起来,Zipdash的人也不算太亏。

有一个例子可以说明Zipdash有多“早”。当时,Zipdash的程序只能运行在Nextel(Nextel是一家老牌的通讯服务提供商,2005年和Sprint合并,当时Nextel的手机用户很少)的手机上。Google收购Zipdash的时候曾经有这么一段对话。

Zipdash现在有多少用户?

200到300。

那么,单位是千?

千?我们可不像Google那样家大业大。

早期版本的移动版Google Maps。来源:Google

就是这个小“团伙”,后来作为主力开发了大获成功的移动版Google Maps。

P.S. 感觉没写完对吗?确实没有完,才刚开了个头。和今天的地图比比,就知道刚发布的Google Maps还差很多特性,这些特性背后几乎都有故事可说。

我本来打算用一篇文章讲完Google Maps的故事,但真正动笔我才发现做不到:Keyhole加入Google之后,面临的问题要复杂多了,写起来也要花多得多的篇幅。更何况,Keyhole的故事全靠Keyhole的人说就可以,而Google Maps的报道就多了很多,这固然提供了多样化的立体视角,但我也因此要多花不少精力来查证。上面的故事,就是综合了Never Lost Again和多篇报道而写成,我同时查找了当时产品的截图,附在文章里。

如果你对这个故事感兴趣,请不吝赞赏,鼓励我继续写下去。

关于 冯先生失眠中

冯先生失眠中
卷而怀之

检查

Bose 的“音频增强现实”眼镜将于明年 1 月发售

时间回到今年 3 月,Bose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