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 十月 21 2018
首页 / 人工智能 / AI / 从Google Maps到Google Earth

从Google Maps到Google Earth

从Google Maps到Google Earth
破解危机

Jonathan Rosenberg,1961年出生,在芝加哥大学读了MBA,在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美国顶级私立文理学院)获得了艺术学士学位。2002年,他加入了Google,依靠自己不凡的洞察力和前瞻眼光,主导了搜索、广告、Gmail等多个项目的设计和开发工作。

2005年的一天,Rosenberg和同事打篮球。在球赛开始之前他说:

新发布的Google Maps很棒,不过还可以做得更好。我真正想要的是这样的地图:上面可以一眼看到本周末硅谷在售的所有房产,这些数据可以直接发到我的某个设备,然后我开车跟着导航直接去看房就好了。

那是在2005年,iPhone还有2年才问世,Rosenberg为什么会这么说呢?因为他看到了几个新玩意儿。

2004年末,梦工厂的动画师Paul Rademacher想在湾区租一套价格合适的房子。他在Craigslist上搜了几个月,在地图上标出地点和价格,等周末再去现场看。他花了许多个周末,用了许多张地图,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房子。有一天他忽然想:

“这办法太蠢了。应该有统一的地图,所有待租的房子都标在上面,我可以直接按地图来搜索,一目了然。”

2005年发布的Google Maps让Rademacher眼前一亮:这就是我想要的!于是他破解了Google Maps的前端代码,刨出了地图数据,再把Craigslist上的房产信息抓过来,按对应地理位置标注在地图上。

在Google Maps发布之后三天,housingmaps.com就上线了。显然,Rademacher不过是给Google Maps包了层皮,把房产信息都标上。从技术上说,这只是个小创意,但从用途上说,这是四两拨千斤的——从来没有人想过可以有这样直观的方式来维护和查看房产信息。当天晚上,湾区已经有几千人在使用这个网站查看房产信息。Google也注意到了这个网站,在内部邮件提及了它。

housingmap.com的界面。来源:housingmap.com

第二天,Google Maps的人又收到一封邮件。原来有个叫Adrian Holovaty的家伙,是个程序员兼音乐家,同样破解了Google Maps的代码,配合政府公开的犯罪记录,做出了另一个版本的Google Maps:直接在地图上标出芝加哥地区的犯罪记录分布。这个网站叫Chicagocrim.org。不用说,它也飞速传播开来,并连带出现了大量类似的项目。

chicagocrime.org的界面。 来源:chicagocrime.org

“这样下去可不行!” Google Maps团队的Bret和Jim迅速意识到这点。Google Maps的前端代码被破解,会对Google Maps的基础设施和数据造成巨大威胁,而且想要破解的人还在如潮水般涌现。而在Google Maps,他们完全不知道这些人是谁,从哪里来,想干什么。

对这种问题,Bret和Jim不是一味封堵,而是想法疏浚,所以他们一边修复系统的漏洞,一边迅速拟定了官方的Google Maps服务,让开发者可以按照预定的方式方便地使用Google Maps,同时有细致的文档可以参考。要使用此服务,开发者必须注册账号,签署协议,才能拿到访问令牌,这样就限制了恶意的滥用。

之前Rosenberg之所以会提那种要求,正是受到了这两个网站的启发。不过Rosenberg显然看得更远,在他的愿景里,地图不仅应该能标注,还应该可以和其它数据源交互,和其它设备交互。于是,2005年6月,Google 正式发布了整套的Maps API。

让Keyhole的人惊奇的是,Google Maps API竟然是免费的。要知道,Keyhole可是靠卖软件授权活下来的。如今Google Maps广受欢迎,基于它二次开发的程序和网站如雨后春笋一般涌现,怎么能免费呢?哪怕在注册协议里要求这些二次开发的网站必须把数据共享给Google也可以。按照当时的服务协议,Google是在无偿地、单向地向大家提供数据。大好的商业机会,就这样被浪费了。

但是在这个问题上,佩奇、布林、梅姐、Bret的意见都保持了一致。在Keyhole的人看来,Google总是保持着一种“自由至上”的风气,故而Bret根本没想过让那些开发者跟Google共享数据。所以,即便Yelp、Zillow、Trulia、Hotels.com等等大受欢迎的网站,甚至包括后来流行的的Uber、Lyft都重度依赖Google Maps,但Google并没有要求瓜分它们的利润。

因为,这不符合Google的精神。

今天看来,符合Google精神的,免费的Google Maps API,其实是Google早期联系开发者、营造社群影响力的有力工具。毕竟,当时Google还只有搜索和Gmail,虽然口碑都不错,但都不太可能通过API玩出花来。但是如今大红大紫的Mashup(服务混搭),理念上其实是和早年Google Maps二次开发的那些网站共通的。

致命一击

2004年Google Maps发布之后,地图服务迅速变得热门起来。微软、雅虎都在摩拳擦掌,准备杀入这一领域。

2005年3月28日,《华尔街日报》发了一篇文章:在地图上,微软打算同场竞技。比尔·盖茨隐居了7天,读完了300页的报告,思考微软的未来。盖茨选出了未来的重点项目:Virtual Earth(虚拟地球)。按照这个项目的说法,未来的地图服务,会提供出行指引、交通路况、实时街景,还有其它很多信息。“我很看好它的前景”,盖茨如是说。

按照报道的说法,微软上下都很重视这个项目,包括研究部门在内的多个团队已经参与其中。

这份报道让John异常紧张。因为之前,Keyhole的团队和微软打过交道。微软管理层的Vic Gundotra在微软内部演示过Keyhole的EarthViewer,甚至在微软开发者活动上做过推销。Keyhole之前还派人去过微软总部,为微软的操作系统专门优化EarthViewer,所以微软的人对EarthViewer也很熟悉。

又过了两周,在华尔街日报的Walt Mossberg组织的All Things Digital的会议上,盖茨演示了Virtual Earth的Demo。可是到了交流环节,前三个问题都是关于Google Maps的,只字不提Virtual Earth。这让盖茨异常恼火,他当场发作了:

“对对对,Google Maps是完美无缺,放心让这泡沫继续膨胀吧。Google的人什么都能干,所以别问Google的股价是多少,你们只管买就好了。”

Virtual Earth的界面。来源:Microsoft

而在Google内部,大家已经可以感受到压力。标着“加快”“紧急”甚至是“全力配合”的邮件一封又一封地出现,预算已经很充足了,现在又加倍。人员飞速增长,Keyhole刚加入时只有29个人,6个月过去已经扩张到200人,新增人头的要求仍然获得了批准。

Google Earth的界面。来源:Google

之前,John Hanke一直处在比较尴尬的地位。名义上,他是Keyhole的总经理。但是Google Maps包含三个团队:Keyhole、Google Local、Where2 Tech。其中,Keyhole汇报给John,Google Local汇报给梅姐(Marissa Mayer),Where2 Tech汇报给Bret(Bret汇报给梅姐)。虽然汇报线很清楚,但合作起来总有些别扭,梅姐也一直没有放弃全面掌控地图团队的想法。

现在,John和Keyhole团队看到了一个机会。

于是,他们根据自己在地图行业的经验和思考,写了若干邮件给布林、佩奇、施密特,阐述Google Maps的战略和战术。同时,John根据对微软的报道,推断出微软和航空图片和卫星图片提供商之间的合作方式和价格,并评估了这些服务商的能力。

按照John拟定的计划,Google应当加速发布自己版本的EarthViewer软件,Keyhole、Google Local、Where2 Tech三个团队必须合为一体,同时必须花大力气充实自己的数据,他同时也列出了重要的地图服务提供商的名单。

到2005年夏天,所有的Google员工都收到了一封邮件:Google要新成立一条产品线Google Geo,之前的Keyhole, Google Local, Where2 Tech三个团队悉数并入。John成为这条新产品线的老大,之前Keyhole的工程副总裁Brian McClendon,成了所有技术人员的汇报对象。John的汇报对象是Google的产品战略副总裁Jonathan Rosenberg。

之前一直困扰John的是他和梅姐的关系问题,现在已经彻底不存在了,梅姐已经出局,纵然心有不甘,也无话可说。

按照John的说法,在这个决策过程中,Google负责商务拓展的副总裁Megan Smith(现任美国政府的CTO)为John出了很多力。要知道,当年Google收购Keyhole就是Megan出面来谈的,在Google IPO之前,破例提前给John看Google财务状况的人也是Megan。

在成立Google Geo的决定过程中,负责人的另一个人选是Bret。按照John的说法:“我觉得Bret当然是有能力的,但是还太嫩,大概就是这样。不管怎么说吧,最后,管理层决定让我来坐这个位子。”

不是所有人都欢迎这个决定。Bret、Jens、Lars,还有很多人,都不赞同这样,他们都认为是自己创建了Google Maps。尤其是Where2 Tech,他们两年前才凑齐四个人,过了不久,其中三个选择回到澳大利亚,虽然仍然在Google,但已经脱离Google Maps。

Google Earth的诞生

虽然Google Maps大获成功,但这并不意味着要放弃Keyhole之前的客户端软件。相比浏览器里的地图,客户端软件至少有几个方面的优势是无可取代的:迅速的响应,流畅的体验,3D地形展示功能,测距等GIS功能,本地数据的导入导出…… 所以,Google仅有浏览器地图是不够的,还需要推出客户端地图:Google Earth。

Google Earth可不是EarthViewer的简单翻版,最显著的变化是,借助Google强大的搜索功能,搜索面板从之前的多栏简化为一栏,还有强大的测距、标注工具。值得专门提到的是,Google Earth提供的卫星图像数据量是之前EarthViewer的10倍之多,支撑它的服务器也不是之前的几十台,而是几万台。

但是,这些还不够,要发布Google Earth,还有一堆问题要找到答案。

首先,新产品该叫什么名字?

地图团队希望这个产品的名字里有Google,而不是像Picasa, Blogger那样看起来和Google毫无关系。但是到底该叫什么名字呢?不少人支持Google Globe,这个名字看起来有点抽象但又包罗万象,很适合Google那种“少说话,多做事”的风格。但是,John选择了Google Earth,一锤定音。

其次,新产品该卖多少钱?

之前EarthViewer的售价是:专业版每年600美元,普通版每年79美元。Keyhole被Google收购之后,所有的价格都打了五折。但是,数据量是EarthViewer十倍的Google Earth要卖多少钱?布林和佩奇决定,免费开放!

所以Keyhole的人做了个折衷,Google Earth也提供了专业版Google Earth Pro,提供了更强大的功能,每年收费399美元。不过到了2015年1月30日,Google宣布,Google Earth Pro也不再收取费用,免费开放使用。

再次,使用Google Earth要不要注册?

按照之前Keyhole的数据,访问网站的人里面,只有8%到9%会选择下载试用,因为需要注册。据估计,Google Earth的情况要好点,转化率大概会提高一倍,在16%到18%之间。但是作为对比,Picasa的转化率达到了35%左右,一个很大的区别是,用户不需要注册。

转化率高当然是好事,但Google Earth的数据量比之前的EarthViewer多10倍,需要遍布全球的数以万计的服务器来支持,而且是免费使用的。如果不需要注册就能使用,会不会导致软件的滥用,流量的爆发?

Keyhole的团队挣扎了很久才决定:Google Earth应当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下载使用。

看起来,Google Earth已经“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但是Keyhole的人无论如何没有想到,东风恰恰掌握在他们的“老朋友”——梅姐(Marissa)的手里。

事情是这样的,Google Earth要上线,就必须启用earth.google.com这个域名。启用新域名,必须得到梅姐的书面许可。没有她的许可,谁也不敢擅自作主。但是到了2005年6月27日,那个周一的中午,距离Google Earth的发布只有12小时了,无数的文章、博客、新闻组都已经准备就绪,梅姐还没有点头。

不得已,负责产品的Bill Kilday只能直接冲去找梅姐:

梅利莎,我们需要你的书面许可,这样才能启用earth.google.com。

好呀,那么参加周四的UI评审会吧。你和John必须先预定日历,等确认,其他几十个PMM都是这么做的。在Google,我们都是这么做事的。

但是我们等不到周四了,我现在就需要许可。今晚9点有八家媒体要发布信息。John去纽约了,PR的人已经准备好了Google Blog的内容,程序已经部署到六个数据中心,只等发布了。

什么意思?什么叫“只等发布”?开什么玩笑?你还没有发布许可呢,你根本不可能发布!你们为什么不早点来参加UI评审会?你们Keyhole的人又搞这一套!你们这些家伙总是跟我来这一套!

梅姐的声音很大,在场的其它产品经理都偷偷离开了。但是,Bill没有离开。

据他说,他完全不知道为何会这样:“梅姐在想什么?因为发布Google Earth没有提前跟她打招呼吗?还是因为John成了热门的Google Geo的老大,而她出局了?” 无论如何,Bill没有离开,也没有动怒。

还好,梅姐抱怨了几句John和Keyhole团队之后,冷静下来说:“OK,让我看看这玩意儿。” 看完Bill的展示,梅姐给开了绿灯:“好吧,我许可发布,不过,记得周四来参加UI评审会。” Bill的回答也很大方:“没问题,我很乐意参加。”

这里需要讲点背景知识。以梅姐为代表的Google“老人”一直对Keyhole的人有微词。Google都是名校毕业、聪明绝顶的年轻人,相比之下,Keyhole属于“草台班子”,人的年纪也偏大(佩奇和布林都出生于1973年,Hanke和Bill出生于1967年,之前Hanke职位的另一个人选Bret Taylor更是1980年出生)

更重要的是,Keyhole虽然团队被收购了,但仍然在维护和销售EarthViewer。而在Google的“老人”看来,Keyhole的人会开小灶,优先把最好的地图数据留给EarthViewer用,然后才轮到Google Maps和Google Earth使用。虽然Keyhole的人觉得这是天方夜谭,但他们没法说服Google的“老人”——这个例子充分说明,团队间的信任是多么重要,缺乏信任会带来多少无中生有的矛盾。

风波归风波,最后Google Earth还是顺利发布了。最初版本的安装包大小为28MB,Google动用了几十万台服务器来支持,其中专门用来提供地图数据的服务器就数以万计。在发布后24小时,下载次数就超过了45万次,第28小时,下载超过了50万次。要知道,之前Keyhole团队花了两年时间,才让EarthViewer的下载量达到50万。媒体报道也接踵而来,不吝溢美之词。

Google Earth早期版本。来源:Google

不过乐极生悲,汹涌而来的流量终于在周三晚上冲垮了Google的防线,Google Earth“暂时无法使用”了,并且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持续“上线—下线”的命运,即便Google有几万台服务器参与支持也无济于事。到第七天,工程师才终于想到了办法,彻底解决了问题。之后每天,下载量都保持在30万到50万之间。

面对这些数字,Bill又想起了之前他和布林和佩奇的对话:

营收1000万美元,还是发展1000万用户,你们更喜欢哪个目标?

我听不懂你这个问题。

对Keyhole团队来讲,一年之后,你希望我们把营收做到1000万美元,还是发展出1000万用户?

我想,你们这帮家伙应该考虑比这大得多的问题。

新大陆

2005年8月25日,卡特里娜飓风的袭击让新奥尔良受灾严重,政府出动了大批力量救援灾民。Google Geo团队认为,他们应当为救灾出点力。于是他们加快了新奥尔良地区的图像更新速度,提供高分辨率的图像,方便救灾和撤离。

他们继而发现,最快的办法竟然是通过单独的KML文件直接提供某个地点的图像,这样不必等待地图的完整更新。不过他们没有预料到的是,Google Earth以一种完全意想不到的方式,大大提升了救灾的效率。

事情是这样的:参与救灾的是海岸警卫队,对于地理位置他们有一套自己的体系,采用经纬度、地点坐标之类的描述法。但是民众在打电话求救时往往只能说出自己在哪条街多少号,或者“在查尔斯广场东面两个街区”之类的描述。如果打电话给911,接线员要求“说出你的经纬度”,这是谁都没法想象的事情。然而没有经纬度,只有街区、街道、门牌的话,海岸警卫队的地面和空中救援队完全找不到方向。

不知是谁想到了Google Earth,但这个主意绝对给救灾帮了大忙。求救者发出信息之后,海岸警卫队的调度人员直接输入地址,就可以查到经纬度,救援人员能迅速定位地点。地点定位了之后,救援人员还能根据最新的卫星照片提前定位障碍物,规划好路线,这些都大大提升了救援的效率。据参加救灾的人说,Google Earth起码帮助解救了几百人的生命,所以他们希望特别感谢。

Google Earth里的新奥尔良(2018年),可以看到街区所在经纬度。来源:Google

这当然是宣传Google Earth的好机会,Keyhole的人也看到了这个机会。但是,Google的人从上到下,都不希望借用这个机会。他们会认为:

“不,这不是我们做事的方式。我们不愿意蹭这样的热点,把自己塑造成幕后英雄,佩奇和布林也不会同意的。”

不愿意宣传,并不代表Google不愿意参与这样的事件。

2005年,一名叫Rebecca Moore的女性环保人士联系到了Google Earth团队,表达自己的谢意。Rebecca Moore为了保护圣克鲁斯山(距离Google总部只有一个半小时车程)的植被,一直在与木材公司斗争。木材公司给当地居民的公开信中承诺,伐木活动只会对当地居民生活的影响微乎其微,并标注了伐木的区域。

之前,环保人士没有办法准确监督木材公司是否履行了承诺,因为实地测量的要求太高了。但是现在,有了Google Earth提供的卫星地图,砍伐范围一览无余,再没有任何遮挡,也不可能存在争议。甚至连木材的运输方式,运输路线都被记录在案,Moore等人制作了3D演示,详细说明了木材公司的所作所为。在小镇的听证会上,后续的伐木计划被当场拒绝了。

Google的人知道这件事之后,并没有选择避嫌,而是大方将Moore招募到公司内。Moore汇报给Brian,带领一支团队发掘Google Earth在环境方面的各种用途。用他们自己的话说,他们希望“为地球制作一张鲜活的、实时更新的仪表盘”。

其实,Google Earth的用途不仅限于环境保护,新物种、新海岛、物种的迁徙等等。随着用户的增加,层出不穷的用途被发掘出来,甚至还有段传奇经历被拍成了电影。

Saroo Brierley出生在印度,五岁时误登上一列火车,从此与家人失散。火车带着他穿越了整个印度来到了加尔各答,后来他又被澳大利亚的夫妇收养。成年之后,Saroo依靠Google Earth提供的信息,历经磨难,最终找到了自己出生的家庭。后来他把这段经历写成了一本书:A Long Way Home。派拉蒙影业把它拍成了电影,取名《雄狮》。2016年,《雄狮》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有观众打趣说,这“纯粹是Google Earth的宣传片”。

《雄狮》剧照。 来源:cinema.mu

2011年,Google Earth团队再接再厉,推出了Google Ocean。这一次,地图不再局限于海平面以上的部分,还包括了水下的信息,你可以看到水下的景象,还可以看到海床。

Google Ocean的水下3D视图。来源:Google

Google Ocean的海底地形视图。来源:Google

今天Google Ocean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独的产品,而是合并到了Google Earth。如果你访问Google Earth,选择Ocean View,就可以看到海平面下的信息。

关于 冯先生失眠中

冯先生失眠中
卷而怀之

检查

《刺客信条:奥德赛》:迷人的古希腊之旅

  真实的“奥德赛”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